我们回来啦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2-05 14:08:2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赫海小剧场




关于冰桶挑战背后

猴性李某人跟一位朋友通完一则电话之后,傍晚东海就通过FB看到自己被点名冰桶挑战。窝在沙发上愣神,想起了上一次被点名冰桶挑战还是和李赫宰一起完成的,那时候他们在做什么呢?李东海看着厨房里的人,回想了一下,感叹时间过得真快啊,不过在自己身边的还是同一位,心里暗暗的甜蜜。爬起身,走到李赫宰身后看他在厨房洗碗。

“李赫宰,我突然觉得好不可思议,我们都在一起生活这么多年了。”东海从后面抱住李赫宰,头抵在那人儿的肩上。李赫宰笑着,不说话。东海看着李赫宰依旧在认真的刷碗,手开始不安分的乱动。

“呀!李东海,你出去找点事情做,别在这捣乱了”李赫宰忍着内心的意痒,努力坐怀不乱,试图让李东海停止玩闹。“我被点名冰桶挑战了,这次你跟我一起吗?”李东海随意的问问。“不行噢这次,被点名的是SUPER JUNIOR 东海,不是SUPER JUNIOR D&E噢”李赫宰摸摸东海的后脑袋,解释道。“噢”李东海眼底失望,他没有看到李赫宰眼角的一丝狡黠。

“不能陪你一起挑战,那我帮你拍小视频吧”李赫宰说道。当然这个提议被东海一口否决了。他不会忘记当时他们D&E接受挑战结束后,李赫宰借着帮他擦身上的水时吃了他多少豆腐。

第二天晚上,李东海支开李赫宰,悄咪咪的让助理用手机自拍模式录了一个短视频。但是,他不知道,李赫宰这个一只披着兔皮的狼在门口看着全过程,然后等着结束之后借着帮东海收拾整理再把他吃干抹净。

李赫宰为什么如此费尽心思呢,还不是之前东海跑希澈哥那,听希澈哥说什么不能老惯着,以至于现在李赫宰想和东海培养一下感情都被东海以各种理由拒绝。所以李赫宰才让朋友在冰桶挑战时让东海接受挑战,这样他就可以...嘿嘿嘿,李赫宰在门外偷看,想想就有点激动呢。

等着李东海结束之后,李赫宰借机走进房间,手上拿着一条毛巾走进东海,将毛巾覆上东海的湿头发,接着将东海的湿衣服脱在一边。大浴巾裹上东海赤裸的全身,不给东海任何拒绝的机会。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日上三竿。


一个脑洞儿



你如果认识从前的我,也许你会原谅现在的我。

                           ——《倾城之恋》

故事结束了。

“你好。这些回忆属于你,所以我觉得应该由你来保留。我想,他以前肯定很喜欢你。我很庆幸,那个人是你。谢谢你一直以来的回信。我会再写信给你的。再见。”

播放器里的男声低沉而富有磁性,李东海躺在床上,睁着双眼看着黑暗的,空荡荡的房间。这是《情书》里博子的最后一封信,反面还有一句话,恐怕你还是喜欢他的吧。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主播并没有读出这一句。

大概沉默了有一分钟,一分半。

播放器里重新传出声音,和刚刚刻意低沉的音调不同,是很轻快的少年声,

“今天的直播到这里结束啦,嗯,还有一件事要告诉大家,最近因为一些工作上的变动,暂时没有办法直播了,虽然有些遗憾,但是没有办法,感谢这段时间的陪伴,晚安。”

李东海拿起身侧的手机,在漆黑中发出荧蓝色的光芒,直播室里很安静,只有渺渺几个评论“为什么要停止直播呀”“已经习惯每晚伴着你的声音入睡了呀”

是因为听众太少了吗?李东海皱起眉头,应该是因为这样吧,没有听众,没有名气,所以才不愿意花时间直播了呀。

无利可图的事情,有几个人愿意做呢。李东海觉得这很好理解,然而却还是有些郁郁,甚至莫名有些生气。

他把手机重重地丢在一边,翻了个身闭上了眼睛。

李东海是个声控,最喜欢的声音是天涯直播主播0404,除此之外,李东海还是个重度失眠患者,每晚只有听0404的直播以后才能入睡。

0404,天涯直播里默默无名的读书主播,声线很好,但是专注于读经典,又从不露脸,因此粉丝很少。

李东海一方面为他可惜,一方面又有些居心不良地觉得这个声音只有他一个人听到才好。

可惜,现在他也听不到了。

第二天,公司里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李总的低气压,众人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秘书察言观色,端了一杯咖啡进去,

李东海头都没抬,边看手里的文件边说

“待会儿打个电话给你哥,让他再帮我开点儿安眠药。”

秘书先是习惯性答应了,随后又是一愣,“您的失眠不是治好了吗?”

李东海漫不经心扫了他一眼,这一眼看过来,秘书只觉得遍体生寒。说错话了。他苦着一张脸,“我现在就去。”

刚走到门口,他又想起什么一般折返回来,“老板,新招的秘书今天已经来了,您要不要先见一面。”他下个月就要去董事办公室了,因此公司为李东海重新招了一位秘书。

他想起对方的模样学历,又看了一眼前面冷冰冰的李东海,实在想不出来这人哪根筋不对,要来受这份罪,业界盛传一句话,做李东海的员工,等于为下辈子积德行善,因为实在是苦处太多。

倒也不是因为李东海脾气又多差,事实上李东海从不发火,既不吃人,也不会乱扣员工工资,但大家就是怕他,非要追究,大抵是天性使然。

无论是卓越的才能,还是精致的外表,他就像更高阶的物种,无形的威压就能让人透不过气

尤其是当他没睡好,顶着两个黑眼圈出现的时候,秘书默默为新人烧了根香。

李东海点点头,“待会儿就让他把药送进来吧。”

秘书拉开门,新人正乖巧地站在门口,似乎正等待着传唤。

“你先等一会儿,去跑一趟,替李总拿点儿东西。”

新人点点头“好的,前辈。”

真是个青年才俊,秘书看着他的背影感叹道,怎么就想不开上了贼船呢。

医院就在公司对面,没多久新人就拿着一个袋子回来了。

他抬手敲了敲门。

“进来。”

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新人轻轻笑起来,拉开门走了进去。

李东海还在看文件,并没有抬头看他,于是新人就静静站在一边,肆无忌惮地打量着自己的新老板,

瘦了点,发型也换了,穿着修身的西装,浑身上下都是精英感。

大概是这目光太过灼热,李东海皱着眉头侧眼看过去,他余光里是对方的衬衫下摆,有一个角没有塞好,从裤子里漏出来,若隐若现露出一小块腰身。

未免太不仔细。李东海下了判断。

“把东西放下就出去吧。”

耳朵里传来皮鞋的脚步声,李东海以为对方走了,然而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要放在哪里呢?李总”

李东海瞳孔倏然扩大,他不敢置信地抬起头,不敢置信地看向眼前的人。

“李赫宰?你怎么在这儿?”

李赫宰吊儿郎当地看着他笑,笑容里有些不怀好意,“好久不见,我的猎物。”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