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岁女高管跳楼:女人一定要知道的三件事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2-05 16:33:4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许青珂为了报仇,穿了官服爬上权位成了弄臣。

诸国争乱起,国内国外权贵者都先奔着名声来挑衅——听说贵国许探花长得十分好看?

于是他们都来了,然后他们都弯了。

狗哥:那没有的,我后来把自己掰直了,因小许许女装更好看。

小剧场

姜信:下毒火烧暗杀我多少回?我只想跟你结盟,为啥不信我?

许青珂:你知道太多了。

姜信:最上乘的谋略不是杀人灭口,而是将对方变成自己人。

许青珂:太麻烦。

姜信:不麻烦,我跟元宝已经在你房间门外了。

金元宝:汪汪!

起初,他只是想结盟,后来,他想跟她成为自己人,再后来……不说了,准备嫁妆入赘去!

金元宝:我的原主人脸皮很厚,因为天天带着人~皮面具,有时候还戴两层,我觉得他有病,对了,我叫金元宝,是一条狗,我只为自己代言。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 天之骄子 女强

主角:许青珂 ┃ 配角:师宁远、秦川、弗阮, ┃ 其它:男神,女神

============

第1章 许家青珂

  那一年天象尤为奇怪,前几日还秋风清爽,暖阳柔和,不过一日便是大雪封山。

  冬日还未到呢,有人在她耳边呢喃,但告知她雪也是极美的。

  极美的。

  那雪可真大啊,白茫茫的一片望不到尽头,仿佛这清俊典雅的山之俏脸都被蒙上了一层岁月苍老的痕迹,的确山川俊彦,一派大气。

  但也极冷,她从那仿佛天一般高的悬崖山跳下的时候,依稀听到一个人在她耳边一直叮嘱她,快跑,快跑……

  她反身看到那山顶庙宇之上冲天焚烧的烈焰,那火光并非望不尽,只是忘不掉。

  火红带白,像是刀刃切肉,血跟白肉。

  许轻柯眉心一缩,手掌阖起,抓住了棉被一角,睁开眼,感觉到粗布质感显然有些凉,仿佛这些年来每日惊醒都只能抓到这样的冰凉,再无其他。

  没有迟疑外面是否天明,反正已经醒来,左右也是睡不着的。

  许青珂醒来,就着昨夜备好的冷水湿润了毛巾,将脸擦净,冷意驱逐了凌晨醒来的些许懵懂,不过还未等擦好脸,院外就有人急切得呼喊着,并且还急促敲门。

  放下毛巾洗了一把,摆放好,许青珂披上青衫,不慢,但也不快——她知道来者所为何意。

  咯吱,门打开了。

  “青哥儿,你快走,那些坏蛋老娘们又来了!”牛庆是村里独一户的高大膀子粗,素来嗓门大讲话粗气,跟他老爹是村里唯一的铁匠也有关。

  以前他跟许青珂一起长大,早已有了兄弟情义,但凡跑腿传信儿这种彰显哥们义气的事儿,他是最积极的,其余村里少年郎都不及他。

  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每次都来传信,但他每次都能看到自己的这位青哥儿不紧不慢的,仿佛一点也不着急。

  奥,反正也不第一次了,但他还是想早点通知青哥儿,就是这么任性!

  好吧,其实是因为……

  “吃了么?”

  “还没啊,等下要跟你一起吃么?”这人高了许青珂一个头,人高马大的,腆着脸又假装不在意,但眼睛拼命往院子灶房内瞧。

  你这是邀请呢,还是讨要呢?

  “嗯”许青珂淡淡颔首了,侧步让他进院。

  只是这高大的身体一入了侧边,便让许青珂看到了村子小道上匆匆而来的一群人,来势汹汹。

  许青珂只瞥了一眼,对牛庆说:“你先进去吧,生好火先。”

  牛庆虽早已且腹中空空,早已饿得不行,但还记着自家老爹的叮嘱,便是摇摇头,十分坚定捍卫自己的本意:“说的我好像是奔着吃才来似的,青哥儿,好歹你也是我大哥,但你太瘦了,也不知这三年游历都干嘛去了,且那些人忒坏,还会动手,你打不过他们,我可以保护你!”

  说罢还握举拳头,显得自己很是英勇强悍。

  许青珂瞧着他,眼里平静,但眸光清澈潋滟,端是把牛庆看红了脸,只得转开脸,暗自嘀咕难怪老爹老说自己长得太丑,这村里有哪个少年跟许家青哥儿一比不是丑哦,就是那些姑娘家也丑。

  两人对话的时候,许青珂的婶婶们已经来了,就算是牛庆这样连三字经开篇也记不住的忘性也能倒背如流对方的话。

  “我说青哥儿,这些年不见又长大了啊,看你这出落的啊,可真俊,怕是我家老三留下不少钱财才能将你养得如此好,可怜老三夫妻走得早啊,没看见你这般出色。”

  大婶子这边刚说着说着开始哭,二婶子就配合得接上哭声:“可不是,青哥儿这般好看也是老三夫妻在天有灵,可怜他大哥二哥穷的揭不开锅啊,饭儿都吃不上几口,一家老小都饿得不行,还得挤在牛棚里度日,哪有青哥儿一人住着这大院子吃着饱饭来得福气哦~~”

  哭着哭着坐地上了。

  一气呵成,不给人插话的机会,抑扬顿挫,情绪衔接无懈可击。

  牛庆一脸痴呆,村子里的人都围拢过来,虽然早知道每年都要上演这么一回,偶尔中秋端午什么的还会多即兴表演一回,但今日这一回是真的别开生面了。

  配合相当之完美,跟唱戏似的,若不是台词都差不多,他们都得见者伤心闻着见泪了。

  对了,这成语是这么用的?青哥儿教的他们没记错吧。

  一群人围拢着看热闹,但许是表演者大多这样:观众者多,演艺兴味更足。

  于是大早上的鬼哭狼嚎不止休。

  对了,那许大家的大婶子看人多,还拉扯出自家的幺女:“青哥儿,你看你看啊,这是你的小表妹,你看她都饿瘦成这样了,可怜见的,乡亲们,你们看啊,我家闺女都瘦成这样了,哪比得上青哥儿长得好啊……”

  她哭得这样伤心,许青珂也只瞥了那虚弱又木讷的女孩儿一眼,依稀记得这小表妹小她七岁,如今该是十岁了,却跟六七岁似的矮小瘦弱。

  不光许青珂这样想,其余人也打量着,心里默默的:莫不是这许大家里真这般穷?所以年年来许三家里“嚎丧”?

  这牛庆憋得实在忍不住了:“大婶你这话不对啊,你家的人吃胖了也比青哥儿长得丑啊,而且是丑很多。”

  这话一说,哭丧的许大婶差点被口水呛死,许二婶一时间也哭不下去了,只本能看看许大家里的幺女,再看看许青珂。

  哎妈呀,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就是孵出蛋的小鸡仔跟那天上飞的丹顶鹤啊。

  相比当事人的无言以对,群众却是很捧场得喷笑了,人群里的铁匠瞪了瞪自己的傻儿子——瞎说什么大实话呢!

  唯一没笑的是许青珂,他看着地上赖着的两个婶婶。

  一袭青衣极地,靴子干净无尘,也仅此而已,但被他看着的两个婶婶越发感觉到压力。

  仿佛今年的青哥儿有所不同。

  “两位婶婶,若要我知你们家穷,无论故意还是有意饿瘦了小表妹是无用的,理应再叫上你们家的男孩,无论年纪大小,比我瘦几斤,我便还你几斤猪肉。”

  诶,所有人都被许青珂这番论调给惊得不行,就是两个婶婶也一脸青红。

  青红脸是因为被一个小辈看穿了饿瘦小幺女的罢休,这对一个母亲而言的确是一种控告。

  还有恼怒——她们的确有儿子,可儿子不管年纪大小,都胖墩墩的,比纤细单薄的许青珂定然重上许多的,哪里还有半点便宜占。

  “青哥儿,你这话不是故意要绝我们的口吗,明知你堂哥堂弟都……”许大婶刚想说比你胖,便被许二婶拉了拉,这才回想起来自己之前还说自家孩子饿瘦了,这不是自己打脸么!

  不过若真的贪上几斤几十斤猪肉……绝对不行,难不成还得饿瘦自家宝贝儿子。

  一想到自家儿子,两个妇女都苦了脸,明显不愿,许二婶便是胡搅蛮缠起来,“你这法子分明是不好的,哪有这种说法,难道你还希望你堂哥堂弟病弱单薄不成!乡亲们啊,你们看这青哥儿死没良心的,还咒我们老许家子弟血脉呢,真真是该天打雷劈!”

  这话重了,村民们也算是看着许青珂三年的,自家小子也都跟他玩得好,自有护犊子之心,便要纷纷指责。

  然,许青珂开口了:“两位婶婶,莫要忘了我是童生第一名,纵然五年过去了,童生资格已经无效,但今年我打算再考,若我再中,许家诸多长辈们恐会觉得你们这样不好。”

  什么!连村民们都惊讶了,而两位婶婶更是惊愕,看着许青珂都说不出话来。

  “言尽于此,两位婶婶可以回去等待了,无需苦思对策,若我通不过,这院子跟父母所留遗产尽数给你们。若我通过了,一切便是我说了算,劳烦两位婶婶莫要大清早老扰了其余乡亲安生,青珂在此谢过了。”

  这话不软不硬,有读书人的斯文,也有读书人少有的果决狠劲,断了自己的绝路,也断了许家人的念想。

  说到底这一切都得看许青珂自己。

  许家两婶婶仿佛也被许青珂这个突来之言给吓到了,许大婶子有些悻悻:“你这都五年了,还考的上?何必再废那力气呢!”

  这话真不好听,但凡哪个读书人都会被气死吧!有人想要怒斥她们。

  “再不去考的话,我怕我没地方住,没饭吃了。”许青珂轻轻说着。

  两个婶婶当然闹个大红脸。

  但眼看着两个婶婶尴尬,许青珂又微微笑了:“我开玩笑的,只是父亲母亲患病两年,作为儿子侍奉身边本是应该,守孝三年不入仕考也是应当,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只是可惜了,有许多人这样想,但看许青珂那安静从容的模样,许多人又说不出哪里可惜。

  只能说——自家怎就没有这样孝顺的儿子呢?

  许青珂这话可算是给两个婶婶解围了,可又让两人更为难看,仿佛自己做的事情简直天怒人怨,对不起这个大孝子了。

  反正其余人指责的目光就是这样的!

许青珂为了报仇,穿了官服爬上权位成了弄臣。

诸国争乱起,国内国外权贵者都先奔着名声来挑衅——听说贵国许探花长得十分好看?

于是他们都来了,然后他们都弯了。

狗哥:那没有的,我后来把自己掰直了,因小许许女装更好看。

小剧场

姜信:下毒火烧暗杀我多少回?我只想跟你结盟,为啥不信我?

许青珂:你知道太多了。

姜信:最上乘的谋略不是杀人灭口,而是将对方变成自己人。

许青珂:太麻烦。

姜信:不麻烦,我跟元宝已经在你房间门外了。

金元宝:汪汪!

起初,他只是想结盟,后来,他想跟她成为自己人,再后来……不说了,准备嫁妆入赘去!

金元宝:我的原主人脸皮很厚,因为天天带着人~皮面具,有时候还戴两层,我觉得他有病,对了,我叫金元宝,是一条狗,我只为自己代言。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 天之骄子 女强

主角:许青珂 ┃ 配角:师宁远、秦川、弗阮, ┃ 其它:男神,女神

============

第1章 许家青珂

  那一年天象尤为奇怪,前几日还秋风清爽,暖阳柔和,不过一日便是大雪封山。

  冬日还未到呢,有人在她耳边呢喃,但告知她雪也是极美的。

  极美的。

  那雪可真大啊,白茫茫的一片望不到尽头,仿佛这清俊典雅的山之俏脸都被蒙上了一层岁月苍老的痕迹,的确山川俊彦,一派大气。

  但也极冷,她从那仿佛天一般高的悬崖山跳下的时候,依稀听到一个人在她耳边一直叮嘱她,快跑,快跑……

  她反身看到那山顶庙宇之上冲天焚烧的烈焰,那火光并非望不尽,只是忘不掉。

  火红带白,像是刀刃切肉,血跟白肉。

  许轻柯眉心一缩,手掌阖起,抓住了棉被一角,睁开眼,感觉到粗布质感显然有些凉,仿佛这些年来每日惊醒都只能抓到这样的冰凉,再无其他。

  没有迟疑外面是否天明,反正已经醒来,左右也是睡不着的。

  许青珂醒来,就着昨夜备好的冷水湿润了毛巾,将脸擦净,冷意驱逐了凌晨醒来的些许懵懂,不过还未等擦好脸,院外就有人急切得呼喊着,并且还急促敲门。

  放下毛巾洗了一把,摆放好,许青珂披上青衫,不慢,但也不快——她知道来者所为何意。

  咯吱,门打开了。

  “青哥儿,你快走,那些坏蛋老娘们又来了!”牛庆是村里独一户的高大膀子粗,素来嗓门大讲话粗气,跟他老爹是村里唯一的铁匠也有关。

  以前他跟许青珂一起长大,早已有了兄弟情义,但凡跑腿传信儿这种彰显哥们义气的事儿,他是最积极的,其余村里少年郎都不及他。

  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每次都来传信,但他每次都能看到自己的这位青哥儿不紧不慢的,仿佛一点也不着急。

  奥,反正也不第一次了,但他还是想早点通知青哥儿,就是这么任性!

  好吧,其实是因为……

  “吃了么?”

  “还没啊,等下要跟你一起吃么?”这人高了许青珂一个头,人高马大的,腆着脸又假装不在意,但眼睛拼命往院子灶房内瞧。

  你这是邀请呢,还是讨要呢?

  “嗯”许青珂淡淡颔首了,侧步让他进院。

  只是这高大的身体一入了侧边,便让许青珂看到了村子小道上匆匆而来的一群人,来势汹汹。

  许青珂只瞥了一眼,对牛庆说:“你先进去吧,生好火先。”

  牛庆虽早已且腹中空空,早已饿得不行,但还记着自家老爹的叮嘱,便是摇摇头,十分坚定捍卫自己的本意:“说的我好像是奔着吃才来似的,青哥儿,好歹你也是我大哥,但你太瘦了,也不知这三年游历都干嘛去了,且那些人忒坏,还会动手,你打不过他们,我可以保护你!”

  说罢还握举拳头,显得自己很是英勇强悍。

  许青珂瞧着他,眼里平静,但眸光清澈潋滟,端是把牛庆看红了脸,只得转开脸,暗自嘀咕难怪老爹老说自己长得太丑,这村里有哪个少年跟许家青哥儿一比不是丑哦,就是那些姑娘家也丑。

  两人对话的时候,许青珂的婶婶们已经来了,就算是牛庆这样连三字经开篇也记不住的忘性也能倒背如流对方的话。

  “我说青哥儿,这些年不见又长大了啊,看你这出落的啊,可真俊,怕是我家老三留下不少钱财才能将你养得如此好,可怜老三夫妻走得早啊,没看见你这般出色。”

  大婶子这边刚说着说着开始哭,二婶子就配合得接上哭声:“可不是,青哥儿这般好看也是老三夫妻在天有灵,可怜他大哥二哥穷的揭不开锅啊,饭儿都吃不上几口,一家老小都饿得不行,还得挤在牛棚里度日,哪有青哥儿一人住着这大院子吃着饱饭来得福气哦~~”

  哭着哭着坐地上了。

  一气呵成,不给人插话的机会,抑扬顿挫,情绪衔接无懈可击。

  牛庆一脸痴呆,村子里的人都围拢过来,虽然早知道每年都要上演这么一回,偶尔中秋端午什么的还会多即兴表演一回,但今日这一回是真的别开生面了。

  配合相当之完美,跟唱戏似的,若不是台词都差不多,他们都得见者伤心闻着见泪了。

  对了,这成语是这么用的?青哥儿教的他们没记错吧。

  一群人围拢着看热闹,但许是表演者大多这样:观众者多,演艺兴味更足。

  于是大早上的鬼哭狼嚎不止休。

  对了,那许大家的大婶子看人多,还拉扯出自家的幺女:“青哥儿,你看你看啊,这是你的小表妹,你看她都饿瘦成这样了,可怜见的,乡亲们,你们看啊,我家闺女都瘦成这样了,哪比得上青哥儿长得好啊……”

  她哭得这样伤心,许青珂也只瞥了那虚弱又木讷的女孩儿一眼,依稀记得这小表妹小她七岁,如今该是十岁了,却跟六七岁似的矮小瘦弱。

  不光许青珂这样想,其余人也打量着,心里默默的:莫不是这许大家里真这般穷?所以年年来许三家里“嚎丧”?

  这牛庆憋得实在忍不住了:“大婶你这话不对啊,你家的人吃胖了也比青哥儿长得丑啊,而且是丑很多。”

  这话一说,哭丧的许大婶差点被口水呛死,许二婶一时间也哭不下去了,只本能看看许大家里的幺女,再看看许青珂。

  哎妈呀,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就是孵出蛋的小鸡仔跟那天上飞的丹顶鹤啊。

  相比当事人的无言以对,群众却是很捧场得喷笑了,人群里的铁匠瞪了瞪自己的傻儿子——瞎说什么大实话呢!

  唯一没笑的是许青珂,他看着地上赖着的两个婶婶。

  一袭青衣极地,靴子干净无尘,也仅此而已,但被他看着的两个婶婶越发感觉到压力。

  仿佛今年的青哥儿有所不同。

  “两位婶婶,若要我知你们家穷,无论故意还是有意饿瘦了小表妹是无用的,理应再叫上你们家的男孩,无论年纪大小,比我瘦几斤,我便还你几斤猪肉。”

  诶,所有人都被许青珂这番论调给惊得不行,就是两个婶婶也一脸青红。

  青红脸是因为被一个小辈看穿了饿瘦小幺女的罢休,这对一个母亲而言的确是一种控告。

  还有恼怒——她们的确有儿子,可儿子不管年纪大小,都胖墩墩的,比纤细单薄的许青珂定然重上许多的,哪里还有半点便宜占。

  “青哥儿,你这话不是故意要绝我们的口吗,明知你堂哥堂弟都……”许大婶刚想说比你胖,便被许二婶拉了拉,这才回想起来自己之前还说自家孩子饿瘦了,这不是自己打脸么!

  不过若真的贪上几斤几十斤猪肉……绝对不行,难不成还得饿瘦自家宝贝儿子。

  一想到自家儿子,两个妇女都苦了脸,明显不愿,许二婶便是胡搅蛮缠起来,“你这法子分明是不好的,哪有这种说法,难道你还希望你堂哥堂弟病弱单薄不成!乡亲们啊,你们看这青哥儿死没良心的,还咒我们老许家子弟血脉呢,真真是该天打雷劈!”

  这话重了,村民们也算是看着许青珂三年的,自家小子也都跟他玩得好,自有护犊子之心,便要纷纷指责。

  然,许青珂开口了:“两位婶婶,莫要忘了我是童生第一名,纵然五年过去了,童生资格已经无效,但今年我打算再考,若我再中,许家诸多长辈们恐会觉得你们这样不好。”

  什么!连村民们都惊讶了,而两位婶婶更是惊愕,看着许青珂都说不出话来。

  “言尽于此,两位婶婶可以回去等待了,无需苦思对策,若我通不过,这院子跟父母所留遗产尽数给你们。若我通过了,一切便是我说了算,劳烦两位婶婶莫要大清早老扰了其余乡亲安生,青珂在此谢过了。”

  这话不软不硬,有读书人的斯文,也有读书人少有的果决狠劲,断了自己的绝路,也断了许家人的念想。

  说到底这一切都得看许青珂自己。

  许家两婶婶仿佛也被许青珂这个突来之言给吓到了,许大婶子有些悻悻:“你这都五年了,还考的上?何必再废那力气呢!”

  这话真不好听,但凡哪个读书人都会被气死吧!有人想要怒斥她们。

  “再不去考的话,我怕我没地方住,没饭吃了。”许青珂轻轻说着。

  两个婶婶当然闹个大红脸。

  但眼看着两个婶婶尴尬,许青珂又微微笑了:“我开玩笑的,只是父亲母亲患病两年,作为儿子侍奉身边本是应该,守孝三年不入仕考也是应当,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只是可惜了,有许多人这样想,但看许青珂那安静从容的模样,许多人又说不出哪里可惜。

  只能说——自家怎就没有这样孝顺的儿子呢?

  许青珂这话可算是给两个婶婶解围了,可又让两人更为难看,仿佛自己做的事情简直天怒人怨,对不起这个大孝子了。

  反正其余人指责的目光就是这样的!



来源 | 李月亮

ID:bymooneye

1

几天前,万达44岁女高管徐毓跳楼身亡,引无数唏嘘。这位颇有名气的商界女强人,生前是南京万达茂项目的总经理。

家人说,她工作极拼命,最近半年日夜忙项目,加班到夜里一两点是家常便饭,大年三十也只回家待了一个多小时。


6月1日,徐毓负责的万达茂项目终于开业,现场人山人海,热闹非凡,她心情也特别好。有业内人士说,南京万达茂地处城郊,招商难度很大,“徐毓能圆满完成招商,确实很让人佩服”。


然而,6月5日下午万达开会,据传,会上以业绩未达标为由,公开批评了徐毓,甚至有领导表露了撤换徐毓总经理职务的意思。而徐毓也当场合上本子,说“今天这个会我不开了,我不干了”,接着就起身离开了会议室。


之后,她在门口遇到了万达的人事主管,对方说请她去星巴克坐坐。两人到星巴克后,人事主管去买咖啡,买完发现,徐毓不见了。


傍晚六点多,徐毓在一家三口的群里发了一条微信,三个字:对不起。



四分钟后,她关了机,再也没有打开。


当晚,她老公开始四处找她,在万达茂上上下下搜了个遍,一无所获。凌晨3点多,他来了老婆的办公室,哭了一个多小时,5点再次出去找。一直找到第二天上午11点,他收到了警方通知:徐毓在万达茂附近一处在建楼盘坠楼身亡,自杀可能性较大。


一家人都崩溃了。


女儿哭得撕心裂肺。那么好的妈妈,转眼间竟阴阳两隔。老公也完全不能接受。他们从高一开始谈恋爱,恩爱至今。


徐毓去世后,女儿给妈妈发的微信


而徐毓的微信头像,至今仍是万达茂“盛大开业”的海报。她近期的朋友圈,也全是工作内容。

 


没有人知道徐毓离开前,经历了怎样的挣扎。如果确属自杀,她一定是愤怒委屈不甘心的。自己倾尽心力的付出,没有功劳、没有苦劳、只有过错,情何以堪。那一刻,她可能对未来迷茫了,对人性失望了,也对这世界彻底灰心了。


女儿举着妈妈遗像在万达


2

中年女人,别押上一切赌事业

 

我的一个姐姐,在研究所工作,也是个昼夜不息的女强人。当年怀孕时,下午生孩子,上午还在学校弄论文。她儿子小学毕业前,她接孩子放学不超过五次,经常连人家上几年级都说错。


儿子有次写作文,说他最大的愿望是妈妈每周能回家吃三次饭,包括周末。这她都做不到。


姐夫对此非常不满,俩人不见面则已,见面就吵。


去年单位评职称,以姐姐的能力和资本,本该是正高的第一人选,领导也暗示过肯定没问题。但是结果出来,没她的份。姐姐说她当时就懵了,生凭第一次知道什么叫“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去找领导,没想到对方态度大变,开始打官腔,说她跟别人还有点差距。她那个心啊,好几天都觉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走在马路上就盼着有辆车过来撞死自己。



女人到了中年,看着成熟强悍,其实心里特别脆弱,工作上有点风吹草动就是一身冷汗,更别提大风大浪。


因为根本输不起。


好在姐夫还是懂她,那段时间一直特别耐心地开导,跟她说“没事,就算这工作不干了又能怎么样,回家,有我和儿子呢。”


姐姐那时候才意识到,家有多重要。职场是逐利的,随时可能见利忘义辜负你。但家讲情义,是给你托底的,会在你无助时提供坚实依靠。


所以女人要有事业,但绝不能押上一切去赌事业。否则,赌输了你一无所有。就算赌赢,你也亏欠自己和家人太多。


我们老觉得工作离不开,其实单位今天没了你,明天就有人顶上去,一样忙活得风生水起。但在家里,你是父母无可替代的女儿,是孩子无可替代的妈妈,是老公无可替代的爱人,没有你,他们的心就要空掉一大片。而你没有他们,也必定活得孤苦。

 

3

 中年女人,别指望男人圈养


那么,押上一切去赌家庭吗?更不要。


如果你有这样的梦,就请再看一遍《我的前半生》。


陈俊生算是相当诚恳厚道重情重义的男人了。他当年对罗子君说了“我养你”,也是真心实意想养她。但是,当他在外面一边打拼一边成长,而老婆在家里一边紧张兮兮一边裹足不前;当他身边随便拎出来一个女人,都比家里的老婆更适合做老婆,他再厚道,也难免动摇。


被男人圈养的女人,生存风险指数最高。



前几天我一个好友说,工作太累了,想回家生二胎,之后就留在家相夫教子,永别职场。我说这个真不行。生二胎可以,生完一定滚回去继续上班。


上班辛苦。我当然知道。三四十岁的女人,工作没几个不累的,身累,心更累。


  •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稍有不慎就被边缘化。


  • 本来资历不浅该晋升了,但大部分单位还是喜欢提拔男领导。眼看着当年自己带的实习小弟都成了某总,而你还在原地打转。


  • 更可怕的是,还要兼顾家庭。经常是孩子在家嗷嗷待哺,你还在会议室里加班开会,如坐针毡,三分钟看一次表,最后会没开好,孩子还也没管好。


真是难,但再难,也不能逃跑。因为“凭自己本事吃饭”,是人最踏实最靠谱的路。


手心向上的人,拿到的是钱和风险,交出去的是尊严和安全感。而且相夫教子这件事,听起来清闲雅致,事实上……肯定没那么雅致。


确实有些全职妈妈过得很不错,但这种中彩票的几率往往轮不到你。你到最后很可能是累死累活,还被当成寄生虫。而偏偏自己又越来越老,想重出江湖越来越难。


所以,永远别把男人当救世主,别把孩子当全部寄托。你要爱他们,然后去工作。

 

4

中年女人,记得富养自己

 

我们楼下菜店的胖姐,每天都是蓬头垢面破衣烂衫,忙忙叨叨地卖菜剁肉,整理菜架,搬鸡蛋箱。稍微闲点就坐门口剥蒜,因为去皮蒜一斤能多赚几毛钱。我一直以为她很穷。


但有天她老公带着女儿开着宝马来了,特别精神的父女俩。那是我唯一一次看见他们一家三口在一起,感觉画风有点诡异:一个衬衫领带利利落落的男人,一个公主裙小皮鞋白白净净的女儿,一个大肥花背心大肥破裤子指甲里都是泥的操劳胖女人。


完全不像一家人。男人对胖姐的态度也不像夫妻:老婆手忙脚乱干活,他全程严肃脸袖手旁观,丝毫没有搭把手的意思。


后来胖姐告诉我,她老公收入不高,家里的宝马和两百平的房子,都是她卖菜赚的。言语间颇骄傲。


我说那你得多给自己花点,买貂儿去啊。她大笑,拍拍大肚子说,艾玛就我这身材,我天天干这活,穿啥都浪费。——言外之意:我不配。


这是很多中年女人的心态吧,觉得自己又老又丑没价值,不配花钱,所以放弃自己,一心打造老公孩子。



孩子报英语班一两万不心疼,自己在地摊买五十两件的衣服还得讲半天价。看上去特伟大,其实特别傻。


人活一辈子,苦也受了,压力也扛了,该付出都付出了,然后明明可以过点好日子,却不肯善待自己,活得特别卑微特别廉价。


太想不开了。


关键是,你自己活得不像样,就很难给身边人好影响,更别说被人欣赏。就像胖姐,除了钱,她可能什么都给不了家人——有情趣有品质的生活、良好的教育理念、高质量的夫妻关系,都离她太远了。


而这些,是和钱同样重要的东西。


所以,女人到中年,必须要学会富养自己


  • 穿像样的衣服。


  • 用力所能及的优质化妆品。


  • 有自己的闺蜜圈子,不时聚会。


  • 有自己的兴趣爱好,能自己取悦自己。


  • 多运动,吃健康食物,定期查体,有问题及时就医。


  • 保持学习。学专业技能,学育儿理念,关注高科技,了解新时尚……


总之,力所能及地,把时间和钱投资给自己。然后用从内到外都光彩照人的自己,去带动身边人,让他们和你一起变更好。

 

5

 

中年女人,各有各的难,也各有各的勇敢。无论怎样,这三件事你一定要知道:


1.不要把工作当全部。第一,家人需要你,第二,当你被世界欺负,家是最温暖的退路。


2.也不要完全放弃事业。整个世界只剩老公孩子的女人,日子太窄,风险又太大。


3.放弃谁也不能放弃自己。富养谁也不如富养自己。对自己好一点。

作者:李月亮,高人气专栏作家,新女性主义者,扎实写字的手艺人。解读情感,透视人性,以理性和智慧陪万千女性成长。新书《婚恋心理学:爱过你不如爱着你》热卖中。微信公众号:李月亮。

 【 点 击 查 看 精 选 文 章 】

这种排大队购买馒头出事了!

21岁护士失联2天后确认遇难!凶手竟是…

“老公,你在天堂的路还好吗?”

有一种爱,叫老婆(看完泪奔)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