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朝鲜:一直被制裁,为什么经济还没垮掉?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1-07 16:10:1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来源:世界华人周刊(ID:wcweekly) 


一方面坚定地奉行共产主义,另一方面又饱受制裁之苦,它的经济是世界上最闭塞的经济之一。



美国针对朝鲜并对其打压也不是什么新闻了,美国对朝鲜的制裁已经持续数十年。


然而,根据美国媒体的观察,实际上朝鲜的经济正显现出扩张的迹象——扩张速度还可能颇为可观。


其中缘由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01 国际制裁不断


近几年朝鲜小动作不断,惹得中国政府也很不舒服。


终于,2017年2月18日下午,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官网发布对朝鲜制裁的重磅新闻:



为执行联合国安理会第2321号决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外贸易法》和商务部、海关总署2016年第81号公告,本年度暂停进口朝鲜原产煤炭(包括海关已接受申报但尚未办理放行手续的煤炭)。


这则公告的发布,表达了中国对于朝鲜的核试验强烈的不满,如果严格按照公告执行,朝鲜的经济结构将再次遭到重创,经济实力将可能倒退20年。


美方4月26日曾表示,美方寻求通过加大对朝经济制裁力度和外交施压相结合,以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



然而,几十年不听话的朝鲜哪会乖乖听美国的话,还是关上国门埋头去造核弹了。


5月4日,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对朝鲜实施新一轮制裁的法案。该法案将送交参议院审议。该法案将禁止朝鲜船只在美国水域行驶或在美国码头停靠。此外,任何由朝鲜“强迫劳动力”生产的商品将被禁止进入美国市场。


法案还要求特朗普政府在90天内就是否将朝鲜重新列入“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名单向国会报告。



7月4日,朝鲜的洲际弹道导弹“火星-14”试验发射成功。朝鲜选在美国独立日实验发射,就是一巴掌拍在了美国脸上。


从朝鲜的国防建设为出发点,美国已经无法对朝鲜产生核威胁。随后,美国、日本跟韩国就提议召开联合国安理会紧急会议。



在7月5日召开的紧急会议上,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黑莉谴责朝鲜4日的行为是“明确和尖锐的军事升级行为”,美国将会采取一切手段阻止朝鲜。


朝鲜已经蹦跶到美国头上,要是再不做出点事情,美国这个大哥的权威可能就受到质疑了。


朝鲜将会面临美国的全面制裁,但是朝鲜会受多少到影响?


02 朝鲜的独特经济结构


朝鲜政府的很多作为和不作为把朝鲜经济搞得很糟,虽然有“伟大领袖”带领,然而大多数朝鲜民众的日子还是非常难过的。


直到从上个世纪90年代,要么交易要么死的朝鲜人终于开始了地下交易,市场经济才开始在朝鲜萌芽。


朝鲜政府当然不承认市场经济,但是不默认地下经济的存在,肯定会造成民愤。在朝鲜政府的这种态度下,市场经济已经成为不合法形态下的灰色经济,或称为影子经济。


平壤万寿台纪念碑广场周边的高层住宅


按韩国首尔国立大学的金炳彦(音)教授等人的测算,约占GDP的70%,几乎完全取代了传统的公共分配体系,占据朝鲜国民收入的大半。


而特权城市平壤居民的市场参与率最低,约55%,经济发达地区的居民参与市场率远低于欠发达地区以及贫困地区,这是不符合市场规律的。


上世纪90年代中期,朝鲜城市的角落开始出现摊贩,逐渐集中成为集市,到2002年最终演变成综合市场。市场经济是时代发展的体现,朝鲜政府发布七一措施,首次默认部分市场的存在。


2003年3月,朝鲜首次以官方的名义将农民市场改编为综合市场,允许以市场价格进行交易,默认双重价格制。



要么就不承认市场经济,要么就大大方方承认,又想要好处,又不想给人家合法地位,凭什么好处都是你的?


与其他国家存在较大差异性的是,朝鲜市场的主力军是女性,朝鲜最早参与市场经济的也是女性。“女子能定半边天”这句话来形容朝鲜的市场,一点都不过分。


“苦难行军”时期,朝鲜政府严厉打击市场贸易。迫于生计,朝鲜人民需要通过贸易活得生活必需品,于是朝鲜女人就将商品藏在裙子下面,选择偏僻的巷子或者角落进行交易。


就目前的朝鲜经济来讲,女性的GDP的贡献份额仍然要远高于男性,更是远远甩开了以军人为代表的体制经济。


平壤的金日成铜像旁,一个女孩在卖花


虽然朝鲜经济在缓速提升,但是不得不说的是,朝鲜的经济结构还存在很大问题。朝鲜政府模棱两可的态度明显会限制朝鲜市场经济,并且,大量的男性没有参与到商业活动当中,也不利于经济的发展。


03 朝鲜经济到底什么样?


20世纪90年代,朝鲜国有经济崩溃,这是朝鲜历史上最困难的时刻,因饥荒饿死的朝鲜人民数量达到了惊人的60万。但之后,根据美国的数据报告,朝鲜的经济一直在缓慢稳定地提升。



半个世纪以前,朝鲜政府就拒绝向世界公布各项数据,无法得到朝鲜准确的经济增长数据。


虽然朝鲜自己不愿意公布数据,于是世界各国就把朝鲜当做外来物来研究。朝鲜也没什么数据供人研究,真不知道他们在防些什么东西。


作为韩国的最大威胁,韩国一直致力于对朝鲜各项经济的分析。根据韩国中央银行韩国银行估计,在过去的十年间,朝鲜的国民生产总值增速平均为1.3%。一些观察家私下认为,朝鲜的真实国民生产总值增速可能还要高一些,大约接近2%。


目前,大多数亚欧国家已经不再为粮食发愁了,而朝鲜直到2013年,才在近40年来第一次满足了朝鲜人民的基本需求。



虽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成就,但是对于朝鲜来讲还是意义重大的,农业生产能够自给自足,对于现在的朝鲜来讲就不惧怕来自国际的经济打压。



因为苏联的解体,朝鲜的工业产值减半,农业产量下滑导致饥荒。国营商店没有食品出售,人民手里的配给券只能成为一张废纸。


生存还是毁灭的问题就摆在了朝鲜人面前,为了活命的朝鲜人只能唤醒地下经济。农民开荒种植粮食这还算好的,工人偷用国有工厂的设备制造私人产品数不胜数,私人企业因运而生。


在这种畸形的经济环境下,朝鲜的新兴企业家阶层变得十分富有,开始购买更奢侈的商品。个人作坊、旅店和小餐馆如雨后春笋般兴起。


平壤街边的冰淇淋摊


因为朝鲜的对外开放程度有限,外部观察者所能了解到的朝鲜实况大多局限于平壤,因此部分观察者认为只有平壤的经济出现了增长。但是随着了解的不断升入,近期也有证据表明,朝鲜的农村生活条件也在逐步提高。


朝鲜市场经济的“不可描述”,大概起源于布鲁金斯学者海西格和欧(Ralph Hassig and Kongdan Oh)2009年出版的一本书,《朝鲜的隐形人:隐士王国的日常生活》。


他们以“隐士王国”来形容朝鲜,平壤大街上的市民们表面上都包围在没有差别的蓝蚂蚁外衣下,但是仔细分辨,会发现其中一些在使用蓝牙耳机,一些人脖子上挂着金项链,女性手上的挎包也能依稀分辨出欧美的名牌。


平壤女孩


虽然朝鲜经济在稳步上升,但是非常明显的是,朝鲜经济隐患重重。朝鲜的资源调配能力差,只要国内出现稍大的波动,在被经济封锁的状况下,可能瞬间就导致朝鲜经济崩溃。


04 面临制裁的朝鲜经济


苏联解体之后,朝鲜的发展一直都是依赖中国的,从国家发展来讲,朝鲜最不应该作对的就是中国,一旦中国实施对朝鲜的封锁,朝鲜经济就会直接瘫痪。


朝鲜每年40亿美金的贸易外汇收入中,30亿为中国提供,而这30亿中,12亿为煤炭。


也就是说,中朝煤炭贸易,占了朝鲜全国贸易外汇收入的30%,是朝鲜第一大外汇支柱。


2007-2016年中国从朝鲜进口煤炭数量及金额(来源:wind资讯)


尤其是,去年朝鲜核试验和导弹试射引发的全球制裁,使得朝鲜的外贸更是90%依赖于中国。而煤炭占了朝鲜对中国出口的40%,因此,中国对朝鲜贸易制裁之严厉,影响之重,超乎想象。


就上文公告来讲,一旦条例严格执行,首先受影响的就是劳动密集型产业,煤炭产业将会瘫痪,同时朝鲜将会有大量的工人失业。


失去这笔外汇,朝鲜将无法采购石油、高精密设备等战略物资,最终导致朝鲜的各大产业部门停产,各大战略计划被搁置。



那么,我们对比上一次朝鲜的经济结构重创。


1991年,苏联解体,朝鲜的出口从18亿美金跌至9亿美金,暴跌50%,因为朝鲜的对外贸易,一直采取社会主义国家间,经济互助委员会的记账方式,只挂账而不使用美元结算,因此朝鲜没有外汇储备,却可以从苏联进口石油等重要原材料和高精密设备。


苏联的解体瞬间改变了国际形势,从两大超级帝国的对峙,转变为一超多强的国际形势。东欧国家可以转投德国的怀抱,而没有外汇的朝鲜直接崩盘。


没有外汇购买石油,先进的农业机械就丧失了生产能力,沦为废铁,石油制品也很难在朝鲜市场上出现,朝鲜瞬间就从完成农业机械化的富庶朝鲜,变成了贫下中农。


因此,若朝鲜政府不迅速采取相应措施,那么大量失业与外汇收入缩水,引发全面的社会动荡,将让他们回想起20多年前的苦难行军。



然而朝鲜这些年采取措施允许各地发展私营企业,在严峻的国际制裁下,经济发展不断取得成就。


一些专家估算朝鲜经济的年增长率可能在1%~5%之间。如果实际增长率处于这个估算区间的上端,比如为4%左右,那么这个国家面对国际制裁正显现出令人惊讶的韧性。


在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统治下,可以自由买卖商品的市场在朝鲜不断增多,这种自由市场既有非正规经济形式(比如路边摊),也有经过政府审批的正规市场。



《纽约时报》的文章列举了一些统计数字,表明朝鲜发生了重大改变,如:


从2010年到现在,像购物中心这样经过政府审批的商业中心数量翻了一番。现在有440家商业中心,而卫星图像显示它们还在不断扩张。


有100多万人在这些商业中心找到零售商或者经理的工作。


现在至少有40%的人口参与“某种私营企业活动”。


有些小卖部中出现了可口可乐的身影,朝鲜官方宣传机构曾经将可口可乐斥为“帝国主义的粪水”。


300多万人使用手机;


首都平壤建筑业兴旺,汽车增多……


一系列的数据表明,朝鲜经济的韧性很高,就是不知道这根橡皮筋能否承受得了世界更高力度的制裁。


如果朝鲜继续蹦跶惹恼了中国,笼罩朝鲜的怕是不知饥荒阴影了吧。


平壤街头


05 朝鲜还有房地产市场?


“朝鲜的市场经济意识比我们改革初期要强,”延边大学东北亚研究院院长金强一说,“如果朝鲜改革开放,会比我们改革初期转变要快。”


但是目前还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朝鲜政府有改革开放的意思,根据美国对朝鲜的研究表明,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朝鲜都会维持现状。


例如,以房价而论,虽然大多数人仍然住在国家分配的住房里,但是各种形式的私人公寓楼早已雨后春笋般涌现。


平壤江边的高端建筑楼盘


尽管这些私人公寓仍然处于半合法、半非法状态,但是2010年平壤的公寓价格已经达到每平方米3000元人民币。到2016年,一些消息显示平壤房价涨到了每平方米5000元,与鸭绿江对岸的中国丹东房价相近。


而在2014年10月,俄罗斯媒体和韩国媒体均曾报道,朝鲜的房地产市场正在形成。


10年前,几千美元就能在平壤卖到一套房子,而在外省,一栋房子也仅需数百美元。


平壤的城市夜景,整个城市灯火辉煌,与以前相比有着天壤之别


但这早已是过眼烟云了。尽管不动产交易都是非正式的,且统计缺失,但似乎,这段时间里不动产价格已经上涨了10倍。


尽管如此,朝鲜政府还是没有允许住宅交易,而房屋买卖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就已经成为常态,朝鲜政府吃着肉还让做菜的人提心吊胆的,着实让人心寒。


延伸阅读:朝鲜经济:五千一平的平壤房价是如何炼成的?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ID:lifeweek)


朝鲜市场经济的“不可描述”,大概起源于布鲁金斯学者海西格和欧(Ralph Hassig and Kongdan Oh)2009年出版的一本书,《朝鲜的隐形人:隐士王国的日常生活》。他们以“隐士王国”来形容朝鲜,平壤大街上的市民们表面上都包围在没有差别的蓝蚂蚁外衣下,但是仔细分辨,会发现其中一些在使用蓝牙耳机,一些人脖子上挂着金项链,女性手上的挎包也能依稀分辨出欧美的名牌。这些静悄悄的变化几乎每天都在增加,以至于,朝鲜人自己都已经把平壤、罗津等地出现的新富称为“金主”阶层,代表着朝鲜社会生活中一个新兴的中产阶级。

这个社会现象的背后,是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的市场化进程。只是,这一“市场”经济长期以来都以黑色或者地下经济的不合法形态存在,直到最近几年规模日大变成庞大的影子经济或者灰色经济,按韩国首尔国立大学的Byung-Yeon Kim教授等人的测算,约占GDP的70%,几乎完全取代了传统的公共分配体系,占据朝鲜国民收入的大半。到最近几年,这一市场卷入程度提高到78%,在一些特区城市和边境城市,参与率甚至接近90%,只有传统特权城市平壤居民的市场参与率最低,约55%。

而市场经济的主体——市场组织中,综合市场的存在,堪称朝鲜市场经济发展的缩影,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的自发集市演变到2002年,朝鲜官方发布七一措施,有限接受了市场的存在。有趣的是,次年朝鲜进口运输用卡车的份额(1250万美元)终于超过了对小轿车的进口额(869万美元)。2003年3月,朝鲜首次以官方的名义将农民市场改编为综合市场,允许以市场价格进行交易,默认双重价格制。

女性是朝鲜市场经济最早的参与者,也是朝鲜市场参与的主力军。如果以女性经济来形容朝鲜的市场经济景观,恐怕一点不过分。90年代“苦难行军”时期,官方并不允许市场公开交易。朝鲜女人将货物藏在裙子下或者躲在巷子里秘密交易。这些交易者被传言成蚂蚱部队或者蝴蝶部队。而且,她们对今天朝鲜GDP的贡献份额已经大大超过男性特别是军人所代表的体制经济。在90年代中期公共分配体制崩溃后,被逼到市场购买生活必需品的朝鲜人,又被逼着想方设法找东西到市场卖,赚取外快。当地商人告诉记者:“丈夫在大学教书,老婆则去市场摆地摊,这对他们来说很正常。朝鲜全民皆兵,但也全民皆商。”

在20年前的朝鲜社会结构中,出身以及与劳动党、军队的关系是决定社会地位的基本条件。经过多年变革,朝鲜社会已经发生改变。《朝鲜新的阶级构成》一文中曾引用脱北者的话:“朝鲜人看待家庭出身重要,但赚钱的能力已经比社会背景更重要。”

朝鲜的新兴商人阶层尽管在各方面均无法与党政军精英相比拟,但他们独有一项最重要的特权:穿越鸭绿江,到中国去。同时,新兴阶层也蕴藏着推动朝鲜经济在计划体制之外成长的力量。“朝鲜的市场经济意识比我们改革初期要强,”延边大学东北亚研究院院长金强一说,“如果朝鲜改革开放,会比我们改革初期转变要快。”例如,以房价而论,虽然大多数人仍然住在国家分配的住房里,但是各种形式的私人公寓楼早已雨后春笋般涌现。尽管这些私人公寓仍然处于半合法、半非法状态,但是2010年平壤的公寓价格已经达到每平方米3000元人民币。到2016年,一些消息显示平壤房价涨到了每平方米5000元,与鸭绿江对岸的中国丹东房价相近。

外贸的中心市场在新义州和罗津。国内的中心商贸批发市场在顺川。顺川在平壤以北大约50公里的地方,是朝鲜的老工业中心。2010年,记者在丹东采访时就已听说,朝鲜的商业市场实际上已经成熟。从中国进口一箱集装箱的自行车。一个月内可以卖到朝鲜的东海岸。特别对小额贸易来说,遍布全国的长途汽车网事实上承担了物流的主要功能。这些公共汽车在底舱和车顶装载着各种商品,虽然经常抛锚、缺少燃料,却是朝鲜目前最可靠的物流网络。今年4月,当记者再次在延吉遇到金教授,他有了新的观察:朝鲜今天的市场化程度已经超过中国上世纪的80年代。

仅仅从规模看,表面封闭且处于国际有限禁运的朝鲜经济,虽然体量不大,只和中国的一个二线城市相当,却已经具备了惊人的开放度,而且对此严重依赖,特别是对华贸易严重依赖。而朝鲜市场经济的起源,是这个国家生态灾难后的社会自救。

上世纪70年代朝鲜推行“千里马计划”,大量使用化肥,化肥是通过共产阵营内部经互会的易货贸易和近乎无偿援助获得。虽然化肥的过度使用短时间内提高了粮食产量,但是造成土地板结和退化,其负面后果要待十几年后甚至更久才出现。稍晚,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金日成又发动了两次“自然改造”计划,朝鲜山岭上80%的树木遭到砍伐。

这些所谓“计划”,往往是“70天”突击式的大规模行动,学生和士兵都被动员起来加入农民或工人的行列,快速完成一个个宏伟的基础建设项目。以至于这些快速上马的项目往往质量低劣,却无人负责。“自然改造”计划的恶果同样如此。一点降水就可能造成山洪暴发,80年代后期这些问题开始显露,但是没有得到重视。当“冷战”结束,朝鲜再也得不到来自苏东国家的援助和易货贸易后,生态危机终于爆发。朝鲜经济的自身造血机制也很快出现连锁反应:没有足够的石油,电力能源和原材料无法保证供应,工厂开工不足,农业生产没有化肥,农产品供应不足。1994年以来的连续洪水造成全国范围的灾荒,更让朝鲜雪上加霜,加之土地退化,90年代中期朝鲜的粮食产量下降到70年代的一半,大面积饥荒出现了,直到1997年。这一阶段,金日成逝世加上所谓“三年自然灾害”,也被朝鲜政府称之为“苦难行军”。粮食配给的公共分配体制开始崩塌。

即使是国际社会最保守的数字估计,这场饥荒的死亡人数也在50万以上。韩国银行的数据记录下朝鲜从1990至1998年连续9年GDP负增长,而此后朝鲜GDP增长率也长期徘徊在3%以下。

黑市商品的价格于是更高了,朝鲜人靠工资根本无法承受黑市商品的价格,因为工资与近乎福利的国家配给物品价格挂钩。在90年代,黑市上1公斤大米要卖到25元朝币,而在国家供销社大米的价格仅为1毛钱。朝鲜长期以来“偷偷摸摸”做生意的个体户随即多了起来。只要得到政府许可,朝鲜人可以开小商店、餐馆。在大桥下摆地摊一般也不会被轰走。在朝鲜,一个人可以腋下夹着只鸡站在路边卖,也可能是在面前摆一箱24瓶的啤酒。高达75%的朝鲜人口不再依靠国有经济体系养活,而是去黑市上寻找食物和一切生活用品。

平壤一个住宅小区中的商店

在金正日任内,官方几乎限制了绝大多数市场的活动,只有国营的商店可以出售食物、日用品和进口产品。直到2008年11月,朝鲜《劳动新闻》的社论还称改革开放是“帝国主义的圈套”。

不过,1994年,朝鲜经济陷入困难的开始,也是朝鲜的核计划得到世界注意的开端。朝鲜通过加强核武器研发争取国际注意力,然后换得能源与粮食。来自美国和中国的大量粮食进入朝鲜,但是随即溢出公共分配部门,流入并支撑起最初的黑市交易。朝鲜政府和国有企业也乐于依赖这些新的国际援助,逐渐丧失了基本的自我更新能力,其影响更为深远。

似乎可以简单地以70%的大数,来衡量今天朝鲜的市场化比率。如朝鲜占土地3%的自留地提供了市场上可流通农产品的70%,70%多的朝鲜劳动力在为市场经济工作,等等。当然,至此,朝鲜的市场化也不再是不可描述的了。在去年5月朝鲜劳动党的七大会议上,一个要求优先满足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先民政治”正式提出,开始代替金正日时期的“先军政治”。不仅越来越多的朝鲜外贸公司开始改投门面,不再挂靠军队,而是党务部门,而且,连金正恩出席的核子计划现场,也再难看见军装了。随着今年4月15日核危机中“黎明大街”的落成,朝鲜的政治重心,也在悄然转移。唯一的解释是,支持这一变化唯一可观的社会力量,大概就是市场经济的继续扩大。市场经济正在成为朝鲜的新常态。

本文节选自《三联生活周刊》2017年第19期封面文章《“市场第一”:旁观朝鲜经济新常态》,图片来自网络

环球财讯网官方微信,致力于向商业菁英和企业决策者及时提供来自全球的商业、经济、市场、管理和科技新闻。

微信号:hqcaixun【←长按复制】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