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德15秋拍 逸庐——古器雅集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2-05 15:49:0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逸庐——古器雅集》专场是中国嘉德2015年秋拍工艺品部推出一大亮点。逸庐主人游心长物,博学好古,多年潜心研究,郊游甚广,其学养、心性为人称赞,其文房收藏之珍,见者无不咋舌。早年得伊秉绶后人尹立勋所书“逸庐”横额,爱其渊雅拙厚,悬置堂上朝夕与对,以“逸庐”为室名。



南宋赵希鹄在《洞天清禄集》中曾经描述了一个理想化的书斋:“明窗静几,罗列布置,篆香居中,佳客玉立相映。时取古人妙迹以观,鸟篆蜗书,奇峰远水,摩挲钟鼎,亲见商周。端研涌岩泉,焦铜鸣玉佩,不知身居人世。所谓受用清福,孰有逾此者乎?是境也,阆苑瑶池,未必是过。”亲临逸庐,见过逸庐主人多年所藏,方才感悟。


此次呈现专场包括王世襄先生旧藏,《自珍集》著录之铜炉、木胎铜丝编织黑漆小箱等古器臻品四十余件,涵盖竹、木、铜、砚、瓷、玉、紫砂各类,其中臻品更是鲜少示众,本次秋拍恰是与诸位同好共同品鉴之绝好机缘。


逸庐主人闲暇时间度日如明清文人,时常见其案头盛置香具、茶器,其中铜炉之属,常年炭墼烧热,徐徐火养,又时常巾围帕裹,把玩摩挲多,此次呈现多是铜色优雅、精光内含之器。


明中期

“大明宣德年制”蚰耳炉

款:大明宣德年制

来源:王世襄先生旧藏

出版:《自珍集》,王世襄著,北京:三联书店,2003,14页。

17.5 × 7 cm 1989 g


炉作蚰耳簋式,口沿平侈,收颈鼓腹,圈足微外撇,有侈弦一周,双耳出颈曲折下收于腹部,浑厚有力,粗细富于变化,转角圆润,耳洞几近浑圆。炉身线条流畅柔美,分量沉重坠手,叩之金声玉振。器造型凝重典雅,铜质密实细腻,色正而莹洁,奇光内出,宝气温润,抚之绵滑。圈足内开框錾刻“大明宣德年制”三行六字篆书款,工丽整饬,秀朗俊健。据记载,蚰耳炉器形仿自宋代定窑器,耳为龙身,曲弯如蚰蜒,故称。此炉具潜龙之象,含韬晦之志,正如《易•系辞》云:“尺蠖之屈,以求信也;龙蛇之蛰,以存身也。”因此,古代不论帝王、文人皆喜爱之。


蚰耳炉为宣炉中最具代表性的款式,其型婉转圆融,久观不厌,寓意绝佳,据记载,明宣宗爱之弥笃,置于书房为伴。也正因此,后世仿制者甚多。《宣德鼎彝谱》赞其“款制大雅为诸炉之冠”。观诸此炉,令人信服。此炉形制、皮色洵美,铜精工巧,其色熠熠,蕴光其里,备极精妙。款字结体苍秀,深得金石韵味。王世襄称赞此炉“远胜常见宣德款炉”,可见钟爱尤甚。如斯佳器,名家旧藏,更兼有历史印记者,置于书房,不惟可得悠悠清趣,亦得历史之厚重感。


据王老记载,此炉于“1950 年2 月15 日购自地安门大街俊福祥”,曾于文革中被抄去,言辞间流露出对此炉之怜爱与悲叹,其间坎壈,几人可知。此炉历经浩劫而重见于世,实属不易,经后人涵养,皮色已渐臻佳境,当可告慰王老矣。


明晚期

“舆卫家藏”铭马槽炉

直径 12.4 cm 高 5.7 cm


明晚期“ 舆卫家藏”款马槽炉,作斗形,斜直腹,渐收至足,两侧铸饰方耳,下出戟,炉底四角连体铸“L”形四足,中央开框錾刻“舆卫家藏”减地阳文篆书款。炉器造型方正,具阳刚肃穆之气;炉款边角锐利,整饬精工,与炉形浑然一体。马槽炉样式,系由《宣德彝器图谱》之台几炉式衍化而成,按照“天圆地方”的宇宙观,方炉为礼地之器,后世去台几炉型之繁复,遂成此器之形。


马槽炉历来被认为是方正耿直之器,因此除作礼器之用外也备受文人崇尚,多用作文房清供,而其中品质精工者耗费颇奢,其拥有者多为达官显贵,故有“马槽多私款,私款多佳器”之说。此类精工之作器形庄重,皮色妙丽,款识独特,铜质精良,存世较少,为藏家所珍,如王世襄旧藏“湛氏之炉”款马槽炉即为一例。此炉体量略小,双耳、四足与器身谐称和洽,铜质极佳,手感沉坠,叩之金声玉振。


“舆卫家藏”篆款,极富金石气,为私款,可知该炉为私人订制器。造型平直精确,沉稳凝练,款识工正,颇难得。


马槽炉多见清初制器,入明者极为罕见。相较清代马槽炉而言,明炉更富敦厚古拙之气韵。此炉四足沉稳,敦实厚重而不失比例精准,款识静逸古茂,皮色精明隐映,具晚明之特征。


《沈氏宣炉小志》载:“古无香炉,古尚气臭,焚萧艾,故无专炉焚香。凡食器用鼎,故制有三鼎、五鼎,今不用鼎供,而间以鼎焚香……明宣庙铜器甚精,制度亦雅,铸炉不规,规三代,鼎鬲多取宋瓷炉式仿之,其制以百折、彝炉、乳足、戟耳……方圆鼎为上品。”马槽炉在方炉之列,亦当为古人推崇之品。此方炉良材精工,形色俱美,呈现出有明一代铸铜工艺之精髓,加之通体包浆浓郁,云霓蒸蔚,于沉稳之气韵中透出灵动之美感,更彰显出古代贵族文人的尚雅之风。



“鉴湖公玉家藏”三足冲耳炉

款:鉴湖公玉家藏

15 × 9.2 cm 1819 g


明“鉴湖公玉家藏”款三足冲耳炉,唇口微外侈,束颈,冲天耳,浑圆腹,下腹圜收,底承三乳足。造型扁圆浑厚,重心沉稳,双耳峭拔,立于沿上。炉底开框錾刻“鉴湖公玉家藏”六字阳文篆书款,结体古拙,工整有度,刀法劲键,富金石气。


冲耳又称朝天耳,炉形典雅美观,器型源于宋代官窑,明宣宗曾以此式炉置于乾清宫等议政殿堂,相伴朝议,于是有“敬天法祖”之意。冲耳炉不仅在宫廷中颇受青睐,亦被贵族文士争相铸造,此炉底镌私款,便是一例,订制之人,尚待研究考证。


私款铜炉多为官宦富贵人家的订造之物,往往不惜工本,精益求精,故不论铜质、款识、皮色、形制,较一般铜炉尤更精绝,并多为孤品,可见其珍罕之程度。此件铜质精细,致持之坠手,叩之音清脆亮,颤越悠扬,细密厚实,实为精铜所制,当为明代之铜质也。有明一代,为中国数千年来造铜又一巅峰。造像一脉,永宣称首,文房一脉,宣炉为首,明代所铸宣炉,亦是各代文人趋之若鹜之器。此炉造型周正圆浑,为古制炉中典型样式。精铜铸成,器表平滑光素,色正而熠熠有光,数百年包浆自然而成,内膛可见跳刀旋纹,乃明人制炉之法并为后世沿袭不衰者。形、色、款、质,均为上佳,实为明代私款炉中鲜见之作,或礼佛敬神,或玩赏焚香,堪为宝藏。


“大明正德年制”阿拉伯文铜香盒

款:大明正德年制

10.1 × 5 cm 495 g


当下,阿拉伯文铜器在明清铜炉收藏系列中成为了又一光彩夺目的瑰宝,为众多收藏家所觅求珍藏之物,拍场上屡屡拍出高价。本场所见明正德 阿拉伯文铜香盒,铜盒扁圆状,盖面凸起作拱形,减地浮雕阿拉伯文,阿文纹饰鎏金,子母口,盒身圜收,下承圈足,足内开框铸阳文“大明正德年制”三行六字楷书款,字面亦局部鎏金。盖面纹饰走线流畅爽俐,鎏金光泽熠熠。盖盒小巧圆润,娟秀可爱,分量压手。


阿拉伯铭文铜香具,起源于明朝正德年间,正德皇帝(明武宗朱厚照)崇信伊斯兰教,他曾对当时社会的各个宗教与流派进行过评述,并认为:“儒者之学虽可以开物成务,而不足以穷神知化。佛老之学,似类穷神知化而不能复命归真。盖诸教之道各执一偏,唯清真认主之教,深源于正理,此所以乘万世与天壤久也。”可见其对伊斯兰教的信奉程度。正德皇帝还有一个阿拉伯文的名字,叫作妙吉敖兰(mejid-Allah),意为安拉的荣耀。


正德帝当政十六年之间,前后制造出各式各样的阿拉伯铭文铜香炉、珐琅炉、陶瓷炉,包括宫中瓷器、各种铜器等,多以阿拉伯文为饰。正德年间所铸阿拉伯文香炉,多数是皇宫御用或赏赐功臣。其次是安置于清真寺经堂陈设,世代家族传承享用。出现在各类正德朝器物上的阿拉伯文字,一般多含吉祥祈福之意。有时内容已不重要,相当一部分文字已无法释出原意,而只是作为装饰纹样。这种器物上的阿拉伯文装饰是研究明代中叶伊斯兰文化与汉文化相互交融、影响的实物资料。本件盖盒纹饰鎏金,高贵之品。


存世于今的正德朝官造铜器,具款有“正德年制”和“大明正德年制”两种。此香盒署“大明正德年制”,六字楷款,端正庄严,铸后修磨,施金厚润,底平字峻,极为工整,四字于框内比例均匀,保留书写意趣,又不失官方气度,宫廷味十足,与故宫博物院所藏“明正德• 青花阿拉伯文烛台”之六字楷款风格一致,《明清宣德炉》一书中也辑录有一座具相同风格款识的阿文筒式炉。此类造型规整、做工精良、皮色精绝的官作阿文铜香盒,如今存世极少。


清早期

藏六旧藏沈存周制锡茶叶罐

款:竹居、存周、竹居(器身);一字晓山(器底)

铭文:家园鹰爪工呕冷,官焙龙文常食陈。山谷句,鹭雝。(器身)

仿唐解元笔意(器身)

浪霞(盖)

6.5×6.2 cm


古代素有“(茶)收贵锡瓶”、“但以锡瓶储得清香味”、“藏茶须用锡瓶,则茶之色香,虽经年如故”之说,因此宫廷以至民间,制茶叶罐多以锡为材。本次所见清早期 藏六藏沈存周制锡茶叶罐,器身扁圆,口为正圆,盖、口工艺衔接紧密。古人以锡制茶入取其材质无味、密封性较好,对茶叶保鲜之功效胜于其他材质。


器身雕刻山水,奏刀顿挫有力,气势连贯,复又镌刻诗文,取黄庭坚诗句,结体劲秀,诗画相融。盖面刻“浪霞”二字,罐底铭款“一字晓山”,錾刻深峻。茶入包浆古厚,具供箱,箱体有藏六墨书,洋洋洒洒近百字,藏家对此茶入之珍爱溢于言表。


沈存周,字鹭雝、晓山,号竹居主人,明末清初时浙江嘉兴人,与朱彝尊(1629-1709)同时,其以制锡名世,得“沈锡”之别号。沈氏勤学诗书并自见韵致,以锡制壶则富雅驯之旨,凡雕镂诗文、图印,当世书篆者莫能匹之。可见沈氏并非一般意义上之工匠,而是深具诗书造诣与文人倾向的艺术家。清宋咸熙在其《耐冷谭诗话》中谈到:“康熙初,沈居嘉兴春波桥,能诗,所治锡斗,镌以自作诗句。钱箨石诗集中载有《锡斗歌》,颇令人称赞。元明以来,朱碧山之银槎,张鸣岐之铜炉,黄元吉之锡壶,皆勒工名,以垂后世,而不闻其能诗。”中国嘉德2010年春拍“翦淞阁文房清供”专场中“沈存周制东陵瓜锡水注”为沈氏存世作品之一例。


此器得沈氏以锡作纸,铭诗刻画,文风郁郁,形制沉稳,流传于日本,又得名家题跋,宝藏于匣中。器身铭诗语出黄庭坚《谢王炳之惠茶》,“鹰爪”,谓嫩茶芽,此处当指山谷故里洪州分宁(今江西修水)所产双井茶(系宋代贡茶之一)。器身铭诗大意谓:因官焙龙茶常被放至陈旧方取来喝,如今已改喝故乡所产之茶。若得此茶入,储以茗茶,当并有宋韵与清趣。


清早期

沈存周制诗文锡茶叶罐(带加工布袋)

8.5 × 8 cm


另有,清早期 沈存周制诗文锡茶叶罐,款:竹居(器身)、竹居(器底)罐身铭刻东坡《赤壁赋》一段,行书结体古拙,金石味浓郁。其旁雕饰夜游赤壁图,书画交映,可谓雅器。器底镌“客至汲水烹茶”,取东坡赏心十六事之一。所谓:“活水还须活火烹,自临钓石取深清。”(苏轼《汲江煎茶》)贤友相访,汲水烹茶,岂不快哉!。此件茶叶罐书画俱佳,文人气息颇浓,非等闲工匠所能为。沈氏卓绝之意气与谨严之工法,溢于器表,道味盎然。


清乾隆

“大清乾隆年制”青铜仿古长方鼎

13 × 10.7 × 15.7 cm


清乾隆“大清乾隆年制”青铜仿古长方鼎,此鼎平折沿,口沿置双立耳,束颈,长方腹,平底,腹下四柱足。腹部四角各出一道扉棱。鼎腹四面均为上半部分饰雷纹,下半部分饰蝉纹,雷纹地上各饰夔纹一对。器身多处嵌以绿松石、孔雀石,仿佛遍身铜锈,斑斓漫漶,古韵尤浓。外底中央阴刻“大清乾隆年制”六字篆书款,圆润整饬,工正严谨。


明代董其昌在《骨董十三说》中认为,鉴赏象征礼、乐的古器物可以修养德行,所谓“先王之盛德在于礼乐,文士之精神存于翰墨,玩礼乐之器可以进德,玩墨迹旧刻可以精艺,居今之世,可与古人相见。”乾嘉之际,金石学兴盛,清高宗继承了宋明以来文人好古的传统,一如他在诗文集所写:“玩物仍存师古情”,“事不师古说闻匪”,“求师述古风”……乾隆帝命内廷刊印《西清古鉴》、《西清续鉴》、《宁寿鉴古》等书,所著钟鼎彝器,于各工艺门类皆有影响。


在这一时期的宫廷仿古潮流中,出现了仿商周鼎彝、秦石鼓、汉博山炉、蚕纹璧,仿汝、哥等宋代官窑、永宣青花、成化斗彩等。乾隆仿古一般专指乾隆帝命造办处制作的仿夏商周青铜鼎彝。乾隆仿古主要有三种形式,一是仿原器,造型纹饰均按照青铜器仿制;二是仿其形,只是类比青铜器的外形,再综合运用浮雕、镂雕或镶嵌等技法,器型或大或小,纹饰变化丰富,古代纹饰和乾隆朝纹饰并用,体现了仿古而不泥古的创新精神;三是仿其纹饰,以乾隆朝的器型添加古代的纹饰,如饕餮纹、蝉纹、夔纹、回纹等,有的还借鉴青铜器纹样加以演化,将其改为适合自身材质雕刻的纹饰,将造型美与装饰美融为一体。此鼎当属第二类。


该鼎仿商周时期青铜鼎而铸,器型与故宫博物院所藏殷商“小臣缶”方鼎相似。商周时期的方鼎造型浑朴,雷纹线条流畅自如;此鼎则以精工、娟秀见胜,雷纹装饰线条刚硬,结构规整,纤毫不差。乾隆一朝,此种仿古风浓郁的铜鼎因帝王的笃爱而屡为内务府督制,故宫博物院藏清乾隆“雷纹四足方鼎”,与此鼎形制相类,腹部雷纹装饰手法如出一辙。夔纹无商周时期的狞厉雄浑而更富文气与装饰性,夔龙身体弯曲部位皆为直角,又称拐子龙,造型刚柔并济,恰当地凸显了纹饰硬朗、挺拔。与商周时期相较,蝉纹形象更趋于简化。此外又杂饰以绿松、孔雀石,时代风格突出,宫廷气息浓郁,当作帝王陈设赏玩之用。


清咸丰

莲溪铭端砚带原配紫檀盒

16.7 × 12.6 × 3.5 cm


“即墨侯”砚台是文房书斋不可或缺的角色,本场呈现清咸丰莲溪铭端砚带原配紫檀盒,端砚作长方形,砚面与砚背皆砥平,通体光素,唯两侧镌刻铭文,别无修饰。质地细润,抚之如肤,色泽古异,造型敦厚朴重。磨之无声,贮水不耗,发墨而不损毫。原配砚匣,紫檀制,工艺精准,合若符契。砚身一侧以篆书铭文:“水为之质,云为之神,朝天岩下,实产奇珍,既温且洁,耀墨浮津,幸时加以洒濯,勿怀宝而致点夫纤尘。”书风古拙劲健,笔划如铁线,结体端庄严谨。


另一侧复以行书铭文:“按,端溪有水岩,其背为朝天岩,产蕉叶白最佳,屈翁山云蕉白以纯白成片者贵,今观斯砚纯洁坚腻,真罕觏之物也,余不惜重价售之,亦私幸物色之非虚云。咸丰癸丑仲冬莲溪铭并识。”落款曰:“咸丰癸丑仲冬莲溪铭并识。”咸丰癸丑为咸丰三年(1853)。


莲溪乃嘉庆至光绪年间画僧,释真然(1816-1884),原籍江苏兴化,俗性丁,自称俗丁,名真然,字莲溪(一作痉溪),号野航,又称黄山樵子。道光二十四年(1844)同歙人汪仰沾至扬州。吴幼莲见所画盈丈人物、仙佛,不用朽稿,落笔稳成,惊为绝技,于是知名。亦善禽鱼、花卉、走兽,山水有华喦遗意。画荷尤萧然出尘,兼工篆刻。此砚为莲溪三十七到三十八岁之间所寻得并铭文其上之爱物,细观其文,奏刀流畅,腕力爽利,文风朴实浑成,喜爱之情于刀锋与行文间表露无遗,兼制紫檀砚匣韫椟藏珠,可谓爱之甚矣!砚、匣至今保存完好,如此断代清晰而制作精工者,难得之至。铭文中所提屈翁山者,乃明末清初著名学者、诗人屈大均(1630-1696),初名邵龙,又名邵隆,号非池,字骚余,又字翁山、介子,号菜圃,广东番禺人,与陈恭尹、梁佩兰并称“岭南三大家”,有“广东徐霞客”之称。曾与魏耕等进行反清活动。后避祸为僧,中年仍改儒服。诗有李白、屈原遗风,著作多毁于雍正、乾隆两朝,后人辑有《翁山诗外》、《翁山文外》、《翁山易外》、《广东新语》及《四朝成仁录》,合称“屈沱五书”。


清早期

紫檀委角方笔筒

8.1 × 11.7 cm


本场所见木器亦是精到,如清雍正 紫檀委角方笔筒,呈委角方形,上阔下窄,四壁呈较小弧度内收,下承连体四足,木质致密沉实。通体光素无纹,唯有本然之纹理与浑厚之包浆为饰,品之富太璞无琢之趣。器型整体简洁素雅,端庄清秀,外廓线条挺拔柔美,委角处转折圆润,较一般委角工艺过渡饱满浑厚,兼四壁曲线内收,形成整体柔婉之艺术气息,寓圆于方,较四壁笔直更易表达器物形态之美。口沿线条处理严谨整饬,婉转相因,工艺精绝。笔筒取材珍异,纹理纤细浮动,变化无穷,其色调深沉,古气浓郁。此件笔筒造型端庄秀雅,气韵婉约古异,确有增一分则拙,减一分则陋之感,符合雍正时期的造型风格及工艺特征。步入清代盛世的雍正一朝,历时虽仅十三年,但制器工艺却在前朝的基础上得到了更进一步的发展,某些品类所取得的成就远远超过前后两朝。此一时期的器物造型,一改康熙浑厚古拙之风,代之以轻巧俊秀、工丽婉约之貌,外形上素有“线条美”之誉,器物各部分之间比例协调,恰到好处。雍正朝以后,笔筒装饰工艺渐趋繁复,取而代之的,是乾隆朝繁缛华丽的制器风格。


清早期

云石面画桌

95 × 63 × 83.5 cm


另外,清雍正 紫檀嵌云石面画案,整体方正,带束腰,案面四角攒边,面心嵌整块云石,边沿起拦水线。束腰铲地浮雕拐子纹。方直腿,腿与牙条起边线。内翻马蹄足,上雕回纹,为清式家具常见的腿足装饰。足端置管脚枨,管脚枨间攒接作冰裂纹,平衡上下,兼具保固之效与装饰性,为典型的清式家具。


案面云石光洁素雅,石质细腻,抚之平滑,以白色为主调,天然纹路恰如水墨,山石兀起,岚霭氤氲,似欲浮动。《云南考略》言:“点苍石出大理山崖洞中,白质黑章,有人物山水草木禽鱼之状,可为屏几。”云石产于云南点苍山,具天然纹理。明清时常被用作家具面心,取其美质。



从故宫博物院现存的文物来看,清式家具以优质硬木为代表,其中紫檀占绝大多数。清代康熙以前的家具仍保持明式风格,被划分到明式家具范畴,用材多取黄花梨,其次为紫檀、铁梨木、乌木、鸡翅木等;到了雍正朝,黄花梨木由于过度使用已经匮乏,紫檀开始受到青睐,其时所使用的紫檀木大部分系明代时开采,数量亦十分稀少珍贵。据记载,雍正时期,下臣请用紫檀木须奏启主管造办处的怡亲王,同时,清宫也常从民间采购;嘉庆以后,紫檀木已极为罕见,硬木家具多取材酸枝木,且工艺随国运日衰。


因此,清代中期以前的家具,特别是宫中家具,取材以色泽深、质地密、纹理细的紫檀木为首选,且为保证外观色泽纹理的一致,各种木料多不混用。工艺方面,乾隆时期家具风格尚修饰,渐趋富丽精缛,彼时工匠们尝试一切可以采用的装饰手法,在家具与各种工艺品相结合上更是殚精竭虑,手法上又借鉴了牙雕、竹雕、漆雕等技巧,嵌瓷、嵌螺钿、嵌珐琅等等,融入诸多元素,将家具的装饰艺术推向了富丽精缛的极致。而此件画案款式文气具足,线脚装饰洵美,具有皇家制作工艺超卓、用料精美之特征,纹饰精简而不繁缛,符合雍正时期的审美意趣。


故宫博物院藏有一套《雍正十二妃图》,乃胤禛专命宫廷画师为圆明园所绘,绘画主题为表现宫苑妃嫔品茶、沉吟、鉴古等生活情境。在此十二幅绘画中,展现了康熙至雍正时期家具与陈设中最盛行的品种,其中有数幅均描摹到嵌云石所作家具,亦有与本件风格相近的画案,可见彼时帝王对此类家具之喜好。


4276

木胎加铜丝编织黑漆小箱

45×23.3×13.5 cm

来源:王世襄先生旧藏

出版:《自珍集》,王世襄著,北京三联书店,2003年,199页。


清 木胎加铜丝编织黑漆小箱,箱以薄木板制成,铜叶包镶边角,底面及里皆髹黑漆,断纹细而美。立墙四面尽露铜丝编织,细密成纹。此为木板又附贴铜丝编织作胎骨的漆器。光绪重刊本《长汀县志·产》称:“铜丝器,木其质干也,漆其文饰也,丝竹其经纬也。或佐之以革,或镶之以铜,一器而工聚焉。邑人制为箱、盒、盘、盂等器,甚觉华美。”此箱当即福建长汀制品。其时代至迟亦在清中期,可能更早。铜丝工艺之兴定远在光绪亡前也。五十年代购于琉璃厂古玩店。”—王世襄先生《自珍集》


箱长方形,内外皆髹黑漆,箱盖与箱身以活页相连,子母口。两侧装铜质提环,又以铜叶包镶边角,加固其形。箱体四周于木板外以铜丝编织装饰,其上复髹漆,繁复精缛,工细至极。盖面及外底皆光素,惟漆面之自然断纹,清晰可辨,富于律动,更增美质。整器形制规矩,工艺精绝,为罕见之品,更兼名家旧藏,品相完整,极为难得。




长按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中国嘉德官方微信

微信号:zhongguojiade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