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从小读到大的ta,今年八十岁了!| 傲月寒 CEO日记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1-15 05:41:3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大侠,关注个呗~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有江湖的地方就是侠世界





你从小读到大的ta,今年八十岁了!


专栏 | 周三 | CEO日记    

傲月寒,武侠世界公司新晋董事长法人兼ceo(这么多职务,就拿一份工资,是不是很亏),今古传奇·武侠社长主编(纯女人,各位发私信或者留言时别开口就喊叔叔,更不要叫伯伯);世界上读武侠小说最多的女人(自称的,不服者欢迎来战),以及……(此处省略一万字)


古龙,一个武侠迷如雷贯耳的名字。

他于193867日,生于香港。他于1985921日,因肝硬化静脉出血,在台湾去世。终年48岁。

在古龙诞辰80周年的今天,今古传奇武侠版的代表九凤老师,正携着众多侠友们的祝福,前往古龙先生的墓前,焚纸寄情。

作为众多侠友中的一员,我也写了一段寄语:

感恩你的理想照进了许多人的现实!

没有你的江湖,添了几分寂寞的醉意……

想念!祝福!

——傲月寒

同今天的几篇文章一样,献给英年早逝的古龙先生。




挟飞仙以遨游

——纪念古龙先生诞辰八十周年

文 | 柳拾意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臧克家《有的人》



这首《有的人》是臧克家在纪念鲁迅先生逝世30周年时而作的,语言凝练质朴,情感真挚炽烈,至今传唱不衰。究其缘由,无非是它引起了人们对于生存意义的思考。英国著名剧作家威廉·莎士比亚在《哈姆莱特》中写了一句经典的台词,“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翻译成中文,一般译为“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这与《有的人》有异曲同工之妙。

活着,其实不仅仅指肉体的生理存活,更在于其精神!在当下这个多元化的社会,谈论活法似乎已无意义,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活法。活法不再是儒家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也不再是道家的“道法自然,无为而治”,更非释家“超脱轮回,度己度人”,所有的活法,总结起来,无非是“开心就好”四个字而已!这让我想起唐代杜甫对时下那些自认为活得不可一世的家伙的评价,“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此语用于当世,又何尝不可呢?

迪士尼动画片《环游寻梦记》(英文名COCO)中表达了一种“请记住我”的渴求,亡灵在阴间生存,当尘世间最后一个人忘记他的时候,他便永久的消失了,永久的死亡了。如此说来,这尘世间,被死亡的人何其多哉!然雁过留声,人过留名,谁不希望自己划过夜空之时,留下一抹色彩呢?大多数的人,还是有这个想法的吧?至于是流芳千载还是遗臭万年,那因人而异了!

活着,永久的活着,在肉体灭亡后,仍能活着,千年百载不朽,此当为“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然而,要永久的活着,就要有所作为,要有痕迹留在人间。

要达此目的,路径很多。然文章,实为达此目的之最引人情感共鸣之途。三国时曹丕在《典论·论文》中尝言:“盖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所言甚是矣。

古龙先生逝世三十多年了,今年是其诞辰八十周年之期,先生虽已辞世,然此尘世间,有井水的地方,有人的地方,有江湖的地方,谁不知晓先生之大名呢?!先生文章风流,才华横溢,志趣高雅,襟怀磊落,先生身前,慕者潮潮,先生身后,忆者涛涛,先生不朽!

古龙先生有此不朽之幸,在于其人与其文章!

古龙先生其人,少年辗转漂泊,颠沛流离,后定居台湾,历经生活心酸与人世冷暖,他的活法却与异于同样遭际的人。他奋笔疾书,痴情武侠,执着于开创新的武侠思路。他天真纯朴,潇洒大度,倜傥风华,他的赤子之心为他的小说吸引了无数粉丝。

古龙先生喜欢饮酒,经常邀三五知己,欢饮达旦,不醉不休。他很孤独,也极寂寞,他注重喝酒带来的氛围,更怕宴席散去、酒醒之后朋友的离去。那种孤独,啮心噬骨,痛苦至极,我深有同感,曾因之夜夜不眠。“孤独是一种最深刻,最难耐的生命体验。因为人只有在孤独感中最能感受自己作为一种个体真实的存在。”言之是也!若有“每一夜被心痛穿越,思念永没有终点”的体验,当知此言不虚!

古龙先生喜欢美女,坊间传闻,古龙先生女友众多,风流多情。这也造成他婚姻的不幸。古龙的浪子情怀,使得他用情不专。他的孤独与寂寞需要知心人的排解,然后,这种暂短的挚爱排解逝去后,他的内心仍旧孤独如死寂寞凄凉。

古龙先生有仁爱之心。丁情是古龙先生的大弟子,他年少之际,愤世嫉俗,众人皆不看好,然古龙先生却愿与他为友,诗酒相酬,并鼓励和教导他写小说。古龙先生,实非庸俗常人!

古龙先生的作品情节跌宕起伏,大开大合,豪壮慷慨!作品语言简洁,意境深远,确属神来之笔!

但作品的主人公,大多寂寞。李寻欢,西门吹雪,萧十一郎……

且以李寻欢为例,他出身高贵,“一门七进士,父子三探花”,文武双全,重情重义。然而最后将挚爱之人让与别人,一人独饮寂寞酿造之酒,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古龙先生的作品脍炙人口,将那人世间的悲欢喜乐注入文笔之中。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而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故事;有故事的地方,就有古龙先生!

古龙先生的作品已非著作等身来形容,用汗牛充栋亦不为过。置身古龙先生作品之中,如立于泰山之巅,观无边落木萧萧下,如立于东海之滨,览不尽长江滚滚来。

陈子昂登幽州台,曾言道:“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古龙先生其人其文章,千载之后,还有人能及否?

蒲松龄在《阿宝》中言道:“性痴,则其志凝。故书痴者文必工,艺痴者技必良。世之落拓而无成者,皆自谓不痴者也!”古龙先生,痴人也!

痴人已逝……

小李飞刀成绝响,人间不见楚留香。

青山白云外,何处不江湖?终是要相忘于江湖!

古龙先生这样豪情浪荡的活法,这样真挚热烈的活法,这样孤独寂寞的活法,虽仅一生一世,足以倾倒千世万世的读者,不朽!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古龙先生永生不死!

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知不可乎骤得,托遗响于悲风。

古龙先生以仙人之姿,永远的离开人间,然亦永远的活在人间!

古龙先生不朽!

是为祭!




武侠乱弹:人生若只如初见

——谨以此篇献给古龙武侠小说《天涯明月刀》

文 | 秦似海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唐代之时,游侠之风盛行,融胡汉为一体,文武不殊途。李白写下这首“侠客行”,抒发得正是对英雄侠客的倾慕与向往之情。

阅读武侠小说的起步,记得是小学转初中的暑假,一本是厚厚的《倚天屠龙记》,颇具分量,以我谦卑求知的姿势与狂热,手不释卷的动作太过文雅,只因身板太弱,我几乎是抱起来阅读。那么另一部,就是古龙的《天涯明月刀》。

这两部书是我武侠人生的启蒙老师,金庸、古龙二位大师的名字,深印脑海之中,恍惚若梦。

我曾幻想自己是张无忌,一旦遭遇蹲守在校园走廊上同学的挑衅,我可以直接使用乾坤大挪移,将那几个“恶棍”轻轻松松地扔到大街上去。但是,当我读到傅红雪,读到古龙诗词般飘逸的文字,兴奋之情油然而生。苍白的手,漆黑的刀!一个握紧刀锋的浪子,偏偏是个坚韧不屈的瘸子,这是一种令人惊叹的视觉冲击,我觉得远比乾坤大挪移更为冷酷。

很多人说,喜爱武侠小说的人都很寂寞,他们喜欢独处。

一进入状态,三魂七魄皆游弋在刀光剑影之中,狂笑时双眼翻白,哭泣时肝肠寸断,遇到情绪激动的场景,鼻孔里会突然哼出几句书中的对白与感叹:喝不完的杯中酒,斩不尽的仇人头……鼻腔与热血共鸣,语气坚定有力,动作表情简直就是电影镜头里绝世高手的风范,再用45度角仰望天空,任由清风拂面,眉宇间定格侠义之浩然正气,那从容的演技,无懈可击。

遥想少年,当父亲用颤抖的手触摸我额头时,他脸上流露出那种惊恐莫名的眼神,至今难以忘怀。

这是一种境界,说我痴迷也好,说我着魔也罢,反正我这一生就这样被武侠小说给绕了进去,而数十年沉迷于情怀之中,真的不必怨天尤人,因为“罪魁祸首”正是古龙。

世上只有一个古龙,他的酒量和笔力无人能敌,每当人们提起他,忍不住都想敬他一杯酒,他在武侠小说界的成就有目共睹,除了膜拜,我还能做点什么?

古龙临终前的最后一个星期,林清玄去看望他,古龙写了一幅字:陌上花开,可以缓缓醉矣,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古龙平生最厌恶的就是寂寞,但他却时常以寂寞为伍,人生充满了矛盾,任何人都无可奈何。

“劝君更尽一杯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武侠小说里的英雄好汉都喜欢喝酒,肝胆相照,快意恩仇。但偶尔也会出现像阿飞这样的人,竟知道树上的梅花开了十七朵;或者懒惰如王动者,屋檐下的冰柱子二十六根长,三十七根短,他却只数过三次,因为他要留着慢慢数。

李寻欢就是把五脏六腑咳出来,他也一定要跟朋友喝酒,而傅红雪如果有心要请你对饮,你敢推三阻四的话,他脸色可能就像远山上亘古不化的冰雪,冷冷地问你一句:你是不是看不起瘸子?

慷慨燕赵之士,好像天生就是与众不同。不管是肺痨患者还是羊癫疯,展示给读者的首先是人性的缺陷,古龙赋予傅红雪孤独、苍凉、阴暗和决绝,他之所以叫“傅红雪”,是因为他出生当天流的血,已将满地的雪都染红。

“天涯远不远?”

“不远!”

“人就在天涯,天涯怎么会远?”

“他的人呢?”

“人犹未归,人已断肠。”

《天涯明月刀》的开头,盎然诗意跃于纸面,形如散文。

求新求变的创作态度,再加上散文诗化的技法,令《天涯明月刀》的意识过于超前,最终在《中国时报》上连载时惨遭腰斩。许多人回忆起这件事,说起腰斩的原因,大多数是因为读者不太适应古龙的快节奏的分段、蒙太奇的笔法以及文风过于跳跃的缘故。

古龙曾说,“我受到挫折最大的便是天涯明月刀”,“写这一部是我一生中最累、最痛苦的事”(见《大旗英雄传》序章《一个作家的成长和转变》)。

他的文字以人生感悟、灵巧智慧、诗意哲理来展开,句式与文体,就像充溢着哲理的散文诗,他用精彩的悬疑故事,创造了一个“新派武侠”的起点。然而他一直在尝试风格的多变,他强迫自己不停地去寻求创新之路。

傅红雪的痛苦几乎就是古龙的痛苦,武侠的诠释除了愤怒、仇恨、悲哀与恐惧,还有孤独与寂寞,关于人性的任何情绪,只有古龙的气质,才可以潇洒自如地摆弄。

我敢肯定,三十七岁的傅红雪正是古龙对自己的反思,就是这种类似于“自虐美学”的文字,读者们第一次体验,除了惊奇之外,一时之间悲喜交集,甚至令你怀疑人生。

天涯般辽阔的胸襟、明月般剔透的心灵、加上“无敌天下”的快刀,这三件东西代表着古龙创作上的挣扎与痛苦,世人虽然对这部小说评价并不高,但他的小说里出现的情感与片段,正是读者为其着迷的地方。所以说这部小说是古龙写得最痛苦的作品,一点都不为过。

浪漫的爱情,纯粹的友情,以及对深陷泥潭的最后一次救赎,傅红雪极度的自卑与骄傲,被古龙渲染得入木三分。

他可以在面对倪慧之时,出现一瞬间的心软,也可以在翠浓面前做到绝对冷酷。叶开的飞刀是为了救人,而傅红雪快刀出鞘,不是为了找死,而是为了求生。

在武侠剧情套路泛滥的年代,《天涯明月刀》正是一部特殊的作品,它的横空出世,在古龙小说中占据了一个极为重要的位置,其人性的刻画深刻入骨,其散文诗化的写作技法,影响到后面许许多多的武侠作者。

一个羊癫疯的瘸子,读者真的很难代入,那么它打动我的究竟是什么?

“你怕不怕孤独?”

“我怕,可是我已经习惯了。十年前我为了江湖上的名和利,我离开了家乡,离开了那个院子里种满黄花的姑娘。一个人,一把刀,从黄昏到黑夜,从天涯到海角…”

傅红雪是个平凡的人,他为痛苦的仇恨活着。古龙在创作这部小说之时,“创新”与“求变”的迫切渴望遇到了艰难的瓶颈,但是他对武侠的清醒反思,同样也达到了创作的巅峰。

古龙在创作上的执着深深感染了我,导致我后面阅读其他名家的武侠小说,有种索然无味的感觉。当然,除了金庸与梁羽生,温瑞安的实力也是有目共睹,只不过一眼瞧见“一把闪着寒光的小刀”,后面那一排排的“刀刀刀刀刀”,我轻拭嘴角滴落的鲜血,尽量让自己心情恢复平静,口水我肯定是不敢吐的。

原著中杜雷调查傅红雪的资料,记录在一张纸上:“傅红雪,年龄约三十六七岁。右足微跛,刀不离手,无师承门派,自成一格,用刀出手极快,江湖公认为天下第一快刀。他的身世不详,出生后即被昔年魔教之白凤公主收养,是以精通各种毒杀暗算之法.至今犹独身未婚,四海为家,浪迹天涯……”

荒芜的凤凰集,复仇的魔刀,在武侠小说中的设定里,侠客们通常英俊潇洒,武功卓越,目的只有一个,让读者迅速代入书中过一把英雄好汉的瘾头。读者的要求一点都不过份,但是你给我写个跛脚的羊癫疯出来是什么鬼?这是什么仇什么怨?

傅红雪行走的姿势是拖着右腿,身躯缓缓迈步。我脑海里浮现的,是香港演员狄龙半遮面的长发,艰难拖行之时,脸上凝聚一抹剑眉星目,冷冷地吐出五个字:“我没有朋友。”

很显然,狄龙表现傅红雪身上的暴戾气质,他的演技是在线的。我并没有鄙视傅红雪的残疾,我觉得古龙在创作这个人物之时,一定怀着敬畏之心,它的存着没有必然性,却有万般曲折的剧情,我相信武侠小说不止代表了作者的感情,它同样也是一种坚韧的精神。

苍白的手与漆黑的刀,岂非都是最接近死亡的颜色!死亡岂非正是空虚和寂寞的极限?古龙试图告诉我们,人性的卑微并不可怕,孤独地有些事你留也留不住,你一定要先学会忍受它的无情,才会懂得享受它的温柔。

每当与侠友书迷聊起古龙,我对书中肆意分段的文字只字不提,我们津津乐道的永远都是关于人性的剖析。古龙的经典语录层出不穷,书中的豪言壮语屡见不鲜,狂热分子痴迷的程度从吹捧到沉淀,从模仿到感悟,在理解层次上确实有高有低。

比如经典对白“你来了?”,“是的,我来了。”,“你不必来的。”,“可是我已经来了。”……类似这种重复装比的桥段,继承者争相效仿。第一次阅读确实仿佛如初恋的感觉,但是看多了我就有点眼花,手上若是有块板砖,忍不住一砖拍下去,分分钟让效仿者重新做人。

古龙的文字就是情犊初开的那一瞬间,美好而又缠绵,而男人之间的畅快淋漓,肝胆相照,在文字与阅历上其实你一眼是看不穿的,它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人性在这个充满仇恨与杀戮的世界里,所迸发出来的并不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已”的无奈,心领神会的读者朋友们都非常清楚,面对困难和挫折,我们不应该选择逃避,而是坦诚相见。

抛开江湖和武功的设定,爱情与侠义,正是武侠小说永恒不变的主题。

傅红雪与周婷,是个温馨感人的爱情故事,一个厌恶江湖纷争,身患残疾的中年浪子;另一个向往安稳生活,处于风尘世俗的妙龄女子。二人之间,都存在身体与心灵上的残缺,就像杨过与小龙女,一个断了胳膊,一个天真无邪,他们表达的是同一个思路,世上没有任何困难,可以阻挡江湖儿女的情深意重。畅快的视觉效果,足够震撼人心。

侠义是武侠小说之根本,每个读者所认可的思维,极有可能千奇百怪,金庸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我觉得在古龙笔下的市井小人物身上,距离并没有拉得太远。精彩的人性刻画支撑了古龙创作的基础,你若是将衣衫褴褛的傅红雪与神雕大侠杨过的身份互换,你说他的腿是跳下断情崖折断的,金老肯定很不乐意:

“互换是不可能互换的,这辈子不可能互换的。做生意又不会做,就是写这种东西,才能维持的了生活这样子,写武侠小说感觉像回家一样,在武侠小说里的感觉比家里感觉好多了!书里面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我超喜欢看书的!”

嗯,我借用一下网上比较流行的“看守所打工者语”,觉得浪子与大侠在形象上的对比,总是有明显区别的。

如果杨过单手单脚飞奔在蒙古大军之中,然后跳起来用飞石击杀蒙哥,那剧情就很扯淡了,我估计他连蒙哥的马儿都追不上。所以武侠小说的人物塑造,它的剧情应该怎么写,真的是作者说了算,古龙创作出傅红雪这个角色,就是为了自我救赎而生。

他们就这样互相默默地凝视着,很久都没有开口。幸福就像是鲜花般在他们的凝视中开放。

此时此刻,世上还有什么言语能表达出他们的幸福和快乐?

这时明月已升起。明月何处有?

只要你的心还未死,明月就在你的心中。

这是人性的初衷,也是我第一次阅读古龙的武侠小说。

《天涯明月刀》教会我的,是对武侠坚持不懈的痴心,我再也回不到青衫少年时的岁月,就像傅红雪一样,每个人的命运都会有个归宿,远处虽然还是一片黑暗,但我已不愿停留,只要心地光明,又何惧黑暗?

枭雄绝不会痴,所以和英雄不同。痴并不可笑,因为唯有至情的人,才能学得会这个“痴”字。当然,无论谁想学会这痴字,都不是件易事,因为痴和呆不同,只有痴于剑的人,才能练成精妙的剑法,只有痴于情的人,才能得到别人的真情,这些事,不痴的人是不会懂的。

刀缺琴断,月落花凋,公子如龙,翱翔九天。

我将一腔热血尽数抛洒在这个如梦如痴的童话之中,不知情怀究竟能维持多少时间。但我坚信,每当我敲下那一行行的文字,在寻求梦想的天涯征途上,心中对热爱武侠之执念,仰望明月,犹如我的初恋。




金庸古龙各执一词,“冰比冰水冰”究竟咋回事儿?

文 | 顾雪衣




在新派武侠小说史上,金庸与古龙是双峰并峙式的存在,他们曾经多有往来,关系也可称友善。古龙过逝后,金庸亦曾回忆:“余与古兄当年交好”。

尽管如此,他们却因半幅对联而各执一词,从而引发一场跨时达二十余年之久的公案,至今悬而未决。

19823月,古龙在《陆小凤与西门吹雪》(即《剑神一笑》)连载时写了一个“注”,大意是说有一天深夜,他与倪匡喝酒,想出了一幅上联,即“冰比冰水冰”(以下简称冰联),不仅倪匡对不出下联,金庸在知道后“也像他平常思考很多别的问题一样,思考了很久,然后只说了四个字:‘此联不通。’”

 古龙因此承诺如果有人能对出冰联,“而且对得妥切,金庸、倪匡和我都愿意致赠我们的亲笔著作一部。”

如果事情到此结束,很可能成为一段文坛佳话,无论最终是否有人对得妥切,是否能够得到三位大家的签名著作。

真正的拐点是在十余年后!

在三联版金庸作品集的序中,金庸公开澄清此事,直言“真正是大开玩笑了”,给出的理由是:“上联的末一字通常是仄声,以便下联以平声结尾,但‘冰’字属蒸韵,是平声。我们不会出这样的上联征对。”

于是,争议由此而起,两位作家一说有,一说无,孰是孰非,考验着很多评论者的思辨能力,甚至眼界与心胸。“拥古派”认为金庸不可信,既然古龙说有这事,就绝不可能空穴来风,尤其在古龙早已经过世的情况下这样说,不够厚道。“拥金派”则认为古龙于“诗韵平仄之道,更是完全无知”,金庸就该出面澄清,并狠狠打古龙的脸。

“拥金派”虽然自认说的有理,但他们似乎极少有人注意到金庸否定此联存在的原话中有“通常”二字,即“上联的末一字通常是仄声”中的“通常”。这两个字对应的是“偶尔”,也就是说上联以平声结句有时也是存在的。

比如岳麓书院的“唯楚有才,於斯为盛”、黄山玉屏楼的“远山收入画回首白云低,离阁逼云霄举头红日近”,甚至滕王阁的“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都是上平下仄,但依然都是名联,被世人所称颂。

既然古龙和金庸各执一词,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放开心胸,散开怀抱,既不要只站在古龙一方,也不要只站在金庸一方,换个角度看,或许会有豁然开朗之感——即古龙在对金庸表达一种敬意,金庸则对古龙做出一些维护。

金庸最初是不知道也好,是知道但后来忘记了也好,古龙在冰联中提到金庸,是对金庸表达出一种极大敬意。但也仅仅是表达敬意,因为那时的古龙已经走到了武侠创作的巅峰,完全没有必要依靠金庸拢聚人气。

而金庸无论是事后想起,或是多少年后才知道,觉得此联确是不通,故此写文澄清,目的是维护古龙身后英名。

但金庸的说明也有让人诧异之处,奇怪的不是他对此事的态度,而是他居然把这个说明写到自己的作品集的序里。通常情况下,作品集的序都是惜墨如金,是不会用较多的文字提到一个同行,而且所提之事与作品没有丝毫关系。以金庸的江湖地位,似乎不必如此高举高放,难道他真因为此事不胜烦扰?我们不得而知,更无从证实。

以金庸和古龙的境界和高度,绝不宜用“阴谋论”来猜测,这样做既是对两位大师的不敬,也是对他们人格的一种贬低。

有趣的是,作为见证人的倪匡一直没有表态。讳莫如深的背后,可能是一种圆滑世故,也可能是在保护当事双方,因为一旦表态,就必然要涉及“有”还是“没有”的问题,“有”会让矢口否认的金庸脸上无光,“没有”则会让言之凿凿的古龙背负骂名,进退两难之际,索性装聋作哑,以全和当事双方的多年情谊。

回想自新派武侠小说诞生,到金庸和古龙的崛起,不得不让我们感叹这是一个之前未曾有,以后也不会再有的时代。有关冰联的争议终有一天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消散,但金庸和古龙的名字却必将是永恒的存在,他们代表的,是一个盛世。他们留下的,是传奇,又不止是传奇。




《三少爷的剑》里的“救赎”和“成名问题”

文 | 洛梦涵




《三少爷的剑》是古龙武侠“江湖人系列”唯一一篇,它作为古龙后期经典作品的代表作、佼佼者,无论从构思、手法写法、思想内涵、哲学思考……哪一个方面来说都是相当优秀的。

从某种程度,三少爷放弃辉煌的名声,弃剑诈死,一直折磨自己,完成一个思想上的转变,一个灵魂上的救赎。

谢晓峰是一个标准的“古龙另类英雄”的存在,他不同于李寻欢天生的宅心仁厚,不同于铁中棠一直的忠肝义胆。他双手沾满血腥,他忽然觉得名声也是一种折磨。然后就去社会最底层折磨自己,看尽人间的种种不平事。他失去了自己,最后在“回归江湖”的一个过程中,找回了自己的灵魂,看淡了生死成败,终生不再使剑,完成了对自己的救赎。

这本书已经不是纯粹的武侠小说了。

这完全就是灵魂式的高度,跟我另外热爱的一本小说兰晓龙的《我的团长我的团》是一样的,比人性更深一个层次。

古龙的剑客都很特别,西门吹雪死都不会放下剑,所以超神了。可古龙后期的作品,因为现实主义和史诗级别的架构导致主角人物的存在感不强,高渐飞、小方、丁宁……都一样。谢晓峰还算一个例外。

也就是说相对于古龙先生之前的人物来说,谢晓峰更完整了更丰满了。他意识到自身的问题,看到了社会问题,江湖问题。

作品最后,他对谢小荻娶了厉真真,利用泰山之盟对抗“天尊”表示出认同。这完全是政治上的思想觉悟,凭他的本事和脾气,绝对能杀了慕容秋荻。可有些人不是杀了就完,她的存在表示某种平衡,一旦死了问题会更麻烦,天尊没人管束更要命。

以李寻欢做对比,李寻欢出来一趟,是解决了梅花盗、金钱帮的问题才收手的。可谢晓峰出来一趟,是明白了人生真谛,找回了灵魂,至于江湖的问题,他解不解决一个样。从这样一个转变过程,你就看出了古龙先生的思想转变历程,他不是一味追求故事情节的武侠作家。光这一点,古龙先生已经强过别人很多。

关于谢晓峰的“灵魂救赎”,就跟古龙另一个作品《萧十一郎》的主角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一种在燃烧自己的毁灭式救赎。不同于谢晓峰,萧十一郎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的名声很响,一个声名狼藉的大盗。

萧十二郎对他说:一个人成了大名之后,总难免会遇见这些麻烦的。成名虽然烦恼,但至少总比默默无闻地过一辈子好。

这表明了古龙先生对于成名的标准态度。

在《三少爷的剑》的结尾,无名的少年人要杀谢晓峰,也是着急成名。

先生对这事是支持的,肯定的。其实这件事的关键并不在于能不能赢,而是一种热情和勇气。

面对谢晓峰,你敢不敢拔刀出剑?

谢晓峰表示理解:等他们长大了之后,就不会再做出这种事。

包括谢小荻给了梅长华那一剑于是名扬江湖,道理是相同的。在古龙武侠里,这种情况很常见。

一个作家的作品中一直在强调重复的话题和内容,一定代表了作家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古龙先生的成名之路很是坎坷,所以阿飞说他要是不成名,只有死。这也暗示了先生的处境,他的成名经历并不容易,所以他很理解后辈的年轻人。

不止是在作品中,在现实生活的创作中,古龙先生也是这么做的,扶持帮助了很多有热血有理想的年轻人。

古龙先生的作品和他的为人处世很像,率真,坦直,利落。在名利的问题上也是毫不避讳,毫不矫情。所以他的文字不故作圣人。

《三少爷的剑》里说:他一定着急着成名,因为只有成名之后,他才能驱散压在他心上的阴影。

这中间蕴含的就是人世间永远无法避免的无可奈何的悲哀。谢家少爷作为一个世家弟子,肯定也是有名声的问题的。他若是不成名,只有拖神剑山庄的后腿。可他的名声太大了,于是把他压“死”了。所以,当谢晓峰终于看平淡的时候,他对这个江湖都开始理解:“可是等他们成名时,就一定会好好去做。因为他们都很聪明,绝不会轻易将辛苦得来的名声葬送。”

古龙先生自己也是这么做的。他在成名之后,一直在探索,一直在创新,终于在武侠小说界,达到了一个别人无法超越的高度。虽然先生已经去世了很多年,但他的文字还一直影响着我们。

好的作品具有普世的价值,先生的小说、道理、哲学,就是具有普世价值的。我们都很荣幸在这个年纪体会到古龙武侠的好,他的文字一定会陪伴我们很多人一辈子的。就正如“名声就像是鞭子,抽打着人的自尊心,也抽打着努力向上的决心。一个既没有显赫的家世,也没有父母可以依靠的年轻,要成名的确不容易。但是年轻人就应该有这样的志气,如果他是在往上爬,没有人能说他走错了路。”





武当山顶松柏长,七种武器酒名扬

—— 谨以此篇献给侠世界“年度最佳武侠文创奖”

文 | 秦似海




武当山。

琼阁云雾,绝壁深悬。

武侠的世界里流行一句名言,叫“拳出少林,剑归武当。”我赶赴武当山参加侠世界的盛会,并非为苦学虎鹤双形,也不是去研习八卦太极,我为老友而行。

登览亘古无双胜境,身临天下第一仙山,心里想得最多的,倒不是名落孙山的遗憾,而是感慨国人武侠情怀如此热情焕发,赞叹今古平台为武侠生命的延续,所作出的不懈努力。

岁月无情,但友情一直深记在脑海里,重逢老友时未寒,已是十三年之后。一眼认出他,只是每个人的身上都少了许多顽劣之气。最令我惊喜的是居然见到了青眉,一个性情慧质,才华横溢的女子。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当年“翠袖染青眉”所写的古龙武侠小说书评,见解之独道,一时无人能出其右。对我来说,热情握手并不能取代我的喜悦之情,酒宴上缺了我们对青春岁月的拥抱。

往事历历在目,感触颇深,当我在武当山“侠世界创世征文大赛”的颁奖典礼上,见到了贵州大风堂出品的武侠白酒“侠世界·七种武器”之时,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离别是为了相聚……是的!武侠的热情同样也需要交流。这款白酒的创意,无论是包装设计还是武侠的寓意,都深深打动了我。它带给我的是震撼,我已完全感受到内心惊奇的情绪。

我且以我个人的角度,用这六瓶“侠世界·七种武器”来谈一谈对这个武侠世界的认知。

古龙征服我的,是他对人性的破悉,他用武侠小说的形式,告诉世人,千万不要误解书中的血腥和暴力,那是人在江湖的身不由已,也是一种对命运的抗争。我们每个人都要相信,欢乐总是能战胜恐惧的。

当举起杯中酒,我的智商是在线的。因为我知道,不是每个人都能像萧峰一样,一口气连干五十杯。而《护花铃》里的风漫天,他毕生的遗憾,就是终生未尝一醉的感觉,光从“感觉”二个字去理解,风漫天的大言不惭已到了极限,他迎风朝我脸上吹一口酒气,可能我已人事不省。但我觉得这与酒量无关,古龙对于酒的喜爱,内心或许有看不见的寂寞,而他的才华,他的潇洒,总能感染到身边的朋友们。

一口浅尝,隐有飘逸的酱香扑鼻,口感轻柔;香而不艳,仿佛就像古龙笔下惬意潇洒的文字,令人畅快淋漓,我一腔武侠情怀,竟喝到有点烟水两忘的境界。

我尚有自知之明,我喝不起茅台,但我可以在武侠白酒“侠世界·七种武器”里藉慰平生,喜逢侠友,举杯共饮,我觉得这种放肆一点都不过分。恍若书中侠客们握紧刀锋,围着篝火高歌,无拘无束的痛快与狂放,正是武侠迷们津津乐道的人生。

据考证,古时的酒水一般由陶缸之中的曲酿发酵,度数偏低,你不能用现代酒精直接勾兑的白酒来比较。所以大凡读到书中喝酒这项技能时,看见某人大碗喝酒大口吃肉,不必大惊小怪,跟你平时喝啤酒差不多一个意思。

《本草纲目》记载:烧酒非古法也,自元时始创其法……近时惟以糯米或粳米或黍或秫或大麦蒸熟,和麴酿瓮中七日,以甑蒸取。其清如水,味极浓烈,盖酒露也……话说武松去景阳冈景区玩耍,吃夜宵的时候就路过“三碗不过岗”酒家,伙计说,俺家的酒虽然是村酒,但比老酒凶烈。很多人都在争执武二先生究竟是喝了十五碗还是十八碗?根据我的推断,如果当时武松喝得是白酒,那酒量是相当惊人的,如果是喝啤酒,唱着小曲吃着火锅,十八碗酒硬着头皮,我也能勉强入腹。

最有名气的当属小李探花,喝一杯就迷迷糊糊,一千杯他也是这般模样。古龙先生写李寻欢的酒量,往文青点去说,就是小李喝不醉,但他很容易“心醉”,一伤心起来,连孙姑娘也能甩他三条街。所以酒量这种东西,在武侠小说的书中,并没有详细的记载,它只是一种体现侠情的渲染手法,而像段誉那种作弊的心态,朋友们在同学会的酒桌上切莫轻易尝试,很容易被扇耳光。

中国的酒文化博大精深,如果喝“侠世界·七种武器”你也能打起来,书读得太少,确实是一种悲哀,在替你脸红汗颜之际,人前人后千万不要说你是武侠迷,那样是很丢脸的。

言归正传,侠友们拧开的第一瓶正是“长生剑”。

书中的精髓是“一个人只要懂得利用自己的长处,根本不必用武功也一样能够将人击倒。”微笑,是一种心态。它可以振奋人心,也可以鼓励每个辛苦创作的作者,保持乐观向上,而笑容就是你对待自己作品最真挚的感情。

“所以我说的第一种武器,并不是剑,而是笑,只有笑才能真的征服人心。所以当你懂得这道理,就应该收起你的剑来多笑一笑!”

《孔雀翎》代表着热爱武侠的信心,“真正的胜利,并不是你用武器争取的,那一定要用你的信心。无论多可怕的武器,也比不上人的信心。”《霸王枪》就是坚持创作武侠小说的勇气,“一个人只要有勇气去冒险,天下就绝没有不能解决的事情。”而《碧玉刀》的诚实,可以令你赢来一帆风顺的运气。至于《多情环》,并不是天下最犀利的武器,比它更厉害的是“恩怨”和“仇恨”。

我很想跟仍然在坚持码字的朋友们对饮一杯,是祝福也是期待。在武侠小说中,我们学到最多的就是侠义和正直、热血与豪情,我们不必去计较暂时的得失,不必为默默无闻而悲戚。很多人已经远离了多愁善感的年龄,看完了《离别钩》之后,你会发现“骄者必败”,我们需要的是一种可以坚持到底的恒心。当你与文字再次相聚,你终于会明白,只要武侠的精神不老,你是可以一直写到死的。

六部书,六瓶酒,六种感悟之后,那么第七种武器在哪里?

古龙的《七种武器》原先只完成五部,若干年后《离别钩》被追认为第六部。七十年代的《拳头》(又名《愤怒的小马》《狼山》)在香港武侠春秋重刊时,曾列为第七部。但此书与“青龙会”没有关系,而且“拳头”并不能算作武器,所以在考据上颇有争议。

2015年,古龙迷许德成去台湾看望古龙的弟子丁情,获悉第七部实为《英雄无泪》,第七种武器就是“一口箱子”。所以侠友推断,当年古龙友人陈晓林两度修改《七杀手》的结局,刻意加入“青龙会”的字样,并不是古龙授意,那么《七杀手》作为第七种武器也不能成立。

其实我觉得古龙迷不必太过纠结答案,正如古龙写《七种武器》的用意一样,读者朋友如果能够从武侠小说中领悟到精神力量,那么庹政兄的《第八种武器》用“爱”来表述心中对古龙的感情,何尝不可以呢?

“歌女的歌、舞者的舞、剑客的剑、文人的笔、英雄的斗志,都是这样子的,只要是不死,就不能放弃。”

台湾作家胡人曾评价《英雄无泪》:“在这部巨著中,写尽了天下情、天下爱、天下恨、天下恶,无论写什么,都写到了极致。在这部作品中,古龙倾尽了一生体验。这部书堪称一部人生宝典,它确实影响了一代人。”

一口箱子,是第七种武器,也是这款武侠白酒的创意。

文以载酒,呼之欲出。酒瓶之数暗含六部书本数目,此为一妙;一口箱子装六瓶“书",亦或是六本“酒”,此为二妙;每瓶酒融入了各自对应的武侠故事,可谓三妙。在这个充满了武侠热情的岁月里,我看到了大风堂真挚的诚意。


白酒的武林,崛起一个叫“大风堂”的神秘组织,由骨灰级的古龙迷常伟(百晓生)先生发起,他领引十七名江湖侠客高手,历经创意设计上的重重困惑,终于寻找出武侠情怀的真正内涵。

“七种武器”,长七寸二分,瓶体瓷白如玉。

酒味柔顺甘醇,可以小杯浅酌,也可大碗豪饮。

箱中暗藏“酒中之王”,长一寸八分,可溶于六种武器之中,以三十年的珍藏老酒,引出真正的“第七种武器”,用热爱来缅怀古龙的在天之灵!

大风堂一出手就做了三件轰动江湖的大事:他们制造了天下无双的“七种武器”;他们发行了武林通行的酒票;他们找到了失传已久的“酒王”。在武当山太极馆的颁奖典礼上,“七种武器”荣获侠世界创世征文大赛暨掌阅文学大赛的“年度最佳武侠文创奖”,实乃名至实归。

《英雄无泪》最打动我的,并不是刀光剑影,而是铜驼巷的长街。

“看到他这么英勇惨烈苦战死战,俺们这些人都看得忍不住要哭出来,就连那些本来还想作乱的雄狮堂兄弟,也被他感动得掉下了眼泪。”

“老狮子没有流泪,老狮子流的是血,他的眼角都迸裂了。鲜血像眼泪一样不停地往下掉。虽然也已经快要支持不住了,但是奋起最后的神力,杀出一条血路冲到钉鞋身边,抱起了他这个一直像狗一样跟着他的朋友。”

朱猛抱起了钉鞋,想说话,却连一个字都说不出,从眼角迸出的鲜血一滴滴掉在钉鞋脸上。

钉鞋忽然睁开了已经被鲜血模糊了的一双眼睛,说出了临死前最后一句话。“报告堂主,小人不能再侍候堂主了。”钉鞋说:“小人要死了……”

钉鞋是个小人物,他的忠肝义胆,他的视死如归,却令无数男儿动容。第七种武器的内涵,正是情义永存。在武侠小说中,我再也没有去寻找钉鞋这样的小人物,因为我觉得一个已足够。

张三丰放下铁罗汉,用了整整一百年,武侠小说从三十年代开始,发展至今,不足百年,或许这个百年的来临,才是它真正登堂亮相的时候。

纵观当下之优秀网文,玄幻仙侠,历史古言,哪一篇不是深藏着武侠的骨子,在书海中徜徉?武侠的艰辛路途不是虚言和感叹,它需要各方各界的共同努力。它其实还很年轻,路仍然漫长,我们可以满怀敬畏之心,绕过金庸、古龙两座大山,以时代的步伐带动中华文学的方向,用键盘声敲击心灵,用甘醇的酒水互诉衷肠。

武当山的侠世界主题公园,正与“侠世界·七种武器”酒文化一样,他们都是沿途的路标,向世人展示出一个属于武侠的世界,为国粹文化凝聚梦想,源远流长,生生不息。

我要为今古传奇点赞。

我相信,带给所有武侠爱好者的永远都是这一份情怀。我们在酒中陶醉;也可以在酒中回忆;我们可以登上武当饱览群山,也可以挥洒每个人身上的壮志豪情。不如就让大风堂的“七种武器”和“侠世界”主题公园,来引导我们的信心和勇气吧,有念想才能持续希望。

好酒不怕巷子深,我是侠之小众者,我也有贪杯的时候。与老友的相聚,我内心的喜悦之情难以言表。与老友们的彻夜畅饮,恍如隔世,儿时的这场武侠小说的阅读体验,留给我的,可能真的是为了等待朋友们的相聚。下一次会在哪里团圆?也许是炙热的边城,也许是寒冷的天山。

我在市井小巷中默默写字,我的胸怀和学识远没有英雄侠客们的超群绝伦,但我坚信,登高远望之时,看那巍峨峰岭,云烟绕缭,每个武侠迷都会由衷地感叹,此生为武侠而生,注定也会为武侠而死去。

在2018年古龙先生诞辰八十周年之际,“古龙吟”征联大赛也在武当山揭幕,为了纪念古龙,六月将举办武侠小说、书评征文大赛,届时会邀请古龙大弟子丁情、台湾中华武侠文学学会会长林保淳老师参加颁奖典礼,书迷们自发组织的各项活动都会陆续展开,这是武侠迷的执念,也正是难以湮灭的情怀。

脑海中又浮现古龙那句:“人性并不仅是愤怒、仇恨、悲哀、恐惧,其中也包括了爱与友情、慷慨与侠义、幽默与同情……”

道不尽的朋友情,唱不完的大风歌……

喝不完的杯中酒,写不完的英雄义……

梦想如酒香之浓厚,只有千杯不醉的决心,与万众并肩同行,无论是黑夜还是白天,远眺前方,在那苍穹之上,终会闪烁星辰与光亮。

我清醒如斯,犹以痴心渡余生。




傲月寒专栏 | 往期精彩回顾

有谁和我一样,脱光所有标签,不冷不痛只觉得爽?!

山灵、人杰、功夫好! 我说这里是全中国最武侠的地方,你认么?

为什么喝酒的姑娘最可爱! | 傲月寒 CEO日记

桃园拾遗 | 傲月寒 CEO日记

在中国有一本杂志叫《武侠版》 | 傲月寒 CEO日记

江湖行走,究竟有哪一种武器,  能守护住你心底的那一份孤独、寂寞、冷? | 傲月寒 CEO日记

比你悬疑的都没你武侠,比你武侠的都没你悬疑 | 傲月寒 CEO日记

十七岁的《今古传奇•武侠》距离触电到底有多远? | 傲月寒 CEO日记

我到世界上来,就是为了不妥协——与李亮二三事 | 傲月寒 CEO日记

原来武侠还可以搞这么大!! | 傲月寒 CEO日记

从社交恐惧症到话痨,我究竟吃了什么药?(内有独家视频) | 傲月寒 CEO日记

把一本武侠版做出来,共需要几步?(内附01年创刊至2005年作品花名册) | 傲月寒 CEO日记

用周星驰的故事,听江湖的故事(内附2006年至2010年作品花名册) | 傲月寒 CEO日记



-  END  -


点击首页自定义菜单有惊喜!

 江湖卖艺,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长按识别二维码,可为喜爱的作者打赏

“侠世界”公众微信号征稿!

内容要求:与武侠武术有关的任何文字,包含但不限于小说、散文、杂文、评论、诗歌、 漫画 

字数2千—2万

稿费200元到1200元

投稿邮箱:1831401433@qq.com


关注我们哦!

听说每涨一个粉,小编工资涨1毛哦~


侠世界

武侠,重启江湖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