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法莲华经》白话直译(第二十七篇)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6-18 16:10:5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解品第四

  原典:

  尔时慧命须菩提、摩诃迦旃延、摩诃迦叶、摩诃目犍连,从佛所闻未曾有法,世尊授舍利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发希有心,欢喜踊跃,即从座起,整衣服偏袒右肩,右膝着地,一心合掌,曲躬恭敬,瞻仰尊颜而白佛言:我等居僧之首,年并朽迈,自谓已得涅槃,无所堪任,不复进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世尊往昔说法既久,我时在座,身体疲懈,但念空、无相、无作,于菩萨法——游戏神通、净佛国土、成就众生——心不喜乐。所以者何?世尊令我等出于三界,得涅槃证。又今我等年已朽迈,于佛教化菩萨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生一念好乐之心。我等今于佛前,闻授声闻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记,心甚欢喜,得未曾有。不谓于今,忽然得闻希有之法,深自庆幸,获大善利,无量珍宝、不求自得。

  译文:

  这时,在座的长老须菩提、摩诃迦旃延、摩诃迦叶、摩诃目犍连等大弟子们从释迦牟尼佛这里听到如此亘古未有的妙法,并亲眼看见释迦牟尼佛为舍利弗尊者授无上佛智的记号,宣布他将来世作佛,名为华光如来,这些多年跟随释迦牟尼佛修习方便法门的大弟子们有幸参加今日的法会,莫不叹为稀有,他们内心充满欢喜和崇敬之情,一下子都欢呼跳跃起来。他们从座而起,整理好各自的衣服,偏袒著右肩,一齐走到释迦牟尼佛的面前,然后右膝跪地,一心合掌,恭敬曲躬,虔诚地瞻仰释迦牟尼佛的尊颜。接著,他们开口说道:世尊啊!我们这些人是众僧之首,都已年迈老朽,自以为已得证涅槃,不能再肩负其使命了,所以,也都不再积极进取以求无上圣智。世尊啊!从过去到现在您讲经说法的时间已相当长了,我 们作为大弟子总是在座听法,慢慢地身体开始疲倦,精神也日益懈怠。我们一心只想著小乘人的偏空、无人我之相、远离愿求造作,认为这就是最高境界的解脱,所以,我们这些老朽之人对于菩萨法门如游戏神通、庄严净化佛国世界、教化普度一切众生等等,心中并不喜欢。

  为什么呢?因为,世尊过去说法教化我们,曾说让我们出离欲界、色界、无色界等三界苦宅,得证涅槃妙乐解脱。加之我们现在都已年老体弱,所以对佛所开示的大乘菩萨法门中无上圣智,已没有一点儿好乐之心了。可是,我们今天有幸在佛前听到佛为声闻弟子授无上佛智的记号,心中十分兴奋,因为这说明我等老朽之辈也终将会受记作佛,这的确是闻所未闻的稀有之法啊!我们万万没想到,并未追求的大乘妙法竟今日忽然得到了。

  原典:

  世尊!我等今者乐说譬喻以明斯义。譬若有人,年既幼稚,舍父逃逝,久住他国,或十、二十,至五十岁,年既长大,加复穷困,驰骋四方以求衣食。渐渐游行,遇向本国。其父先来,求子不得,中止一城。其家大富,财宝无量——金、银、琉璃、珊瑚、虎珀、颇梨珠等,其诸仓库,悉皆盈溢;多有僮仆、臣佐、吏民;象马车乘,牛羊无数——出入息利,乃遍他国,商估贾客亦甚众多。

  译文:

  接著,须菩提等上首弟子们又对释迦牟尼佛说道:世尊啊!我们现在想通过一个譬喻来说明我们心中的感想。譬如有一位男子,年少无知时离开父亲,长期住在其他国家。如此一直到十岁、二十岁以至五十岁。由于年纪已大,加之又很穷因,所以便走南闯北,四处求食乞讨,这样辗转漂流,来到了自己的国家。他的父亲自从失去儿子后,也一直在四下寻找,后来由于怎么也找不见儿子,便在某一城中停了下来,由此就在这里安家落户。慢慢地,家业兴盛,成为远近闻名的富豪,家中拥有无量的财宝,黄金、白银、琉璃、珊瑚、琥珀、玻璃珍珠等宝物取之不尽。家中的几个仓库个个盈满欲溢。许多童仆、臣佐、吏民都受雇执事,令其使唤。他家拥有的象马、车乘、牛羊等更是数不清、出入的利息遍布其他国家,专门为他跑生意的商客也十分众多。

  原典:

  时贫穷子游诸聚落,经历国邑,遂到其父所止之城。父母念子,与子离别五十余年,而未曾向人说如此事,但自思惟,心怀悔恨,自念老朽,多有财物,金银珍宝,仓库盈溢;无有子息,一旦终没,财物散失,无所委付。是以殷勤每忆其子,复作是念:我若得子,委付财物,坦然快乐,无复忧虑。

  译文:

  就在其父家业大振之时,那位贫困潦倒的儿子走乡过村,沿门乞讨,经历许多国家、城镇,刚好来到其父当初所落户的那座城市。多少年来,父亲常常想起自己的儿子,与儿子离别五十余年,但从未向别人提说过这件事。如今,他念子之心更切,经常一个人独自沉思,心中充满无限的悔恨。他自感身体日益老朽,家中虽有大量的金银财宝,仓库甚至都要溢出来了,可没有儿子,一旦命终,所有的财物都将散失,无人可以委付继承。所以,他日夜都在想念自己的儿子。他想,如果自己能够得到儿子,将所有的家产都委托于他,那该是多么坦然快活、无忧无虑啊!

  原典:

  世尊!尔时穷子佣赁展转遇到父舍,住立门侧。遥见其父、踞师子床,宝机承足,诸婆罗门、刹利、居士皆恭敬围绕,以真珠璎珞,价直千万,庄严其身;吏民、僮仆,手执白拂,侍立左右。覆以宝帐,垂诸华幡,香水洒地,散众名华,罗列宝物,出内取与,有如是等种种严饰,威德特尊。穷子见父有大力势,即怀恐怖,悔来至此。窃作是念:此或是王,或是王等,非我佣力得物之处。不如往至贫里,肆力有地,衣食易得。若久住此,或见逼迫,强使我作。作是念已,疾走而去。

  译文:

  世尊,就在老父日夜思念儿子的时候,这位穷子作劳工为佣人,在外辗转流离,刚好来到其父的宅院。他站在院门旁边,远远看见父亲坐在师子床上,双脚放在宝几上面。一些婆罗门、刹帝利、居士等都毕恭毕敬地站立周围。其父身上装点著价值千万的珍珠、璎珞。仆人手持白拂,侍立左右。床上盖著宝帐,屋里悬挂著花幡,地上洒著香水,到处都摆放著奇花奇草,还罗列著其他许多宝物,出出进进,随时取而予之。如此种种表明这位主人的尊贵和威严。那位穷子看到这种景象,觉得其父气势太大,于是心生恐怖,后悔来到这里。他暗想:这家主人可能是国王,或者是与国王地位相当的人,这不是我受雇作工获得食物的场所,不如到贫穷的地方去,那里出力之活好找,衣食也容易得到。我如果久留此地,有可能受到压迫威逼。想到这儿,穷子便快步走开了。

敝寺愿以转发佛讯之功德:

法务祈福回向世界和平,人民安乐。正法久住,法轮常转。灾障消灭,祸患不生。法界有情,普及于一切。我等与众生,皆共成佛道。同生极乐。阿弥陀佛,感恩合十。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