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赖床不做家务?来,试试这招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2-08 12:21:3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内容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精彩推荐:订婚当晚未婚夫就亟不可待的设局陷害她,还好没结婚,一切都不晚!恶人自有恶人磨,渣男什么的没事就得虐一虐


五星级酒店,名流云集,今晚是慕氏的太子爷慕斯城和安家二小姐安夏儿的订婚盛宴!

“斯城……在哪个房间啊?”订婚礼开始之前,安夏儿脑袋晕晕沉沉接着电话离开宴厅。

“8607。”电话里慕斯城声音有丝冷漠,好像把以往对她的激情和疼爱都压了下去。

“琪儿姐姐说,你是想要在我们的订婚礼前给我一个惊喜么?”安夏儿颊边浮着可爱的梨涡,小脸红扑扑的。

慕斯城挂了电话。

他很快将是她的未婚夫了不是么?她还是很爱慕斯城的。

安夏儿步子摇晃地走在酒店走廊上,精致漂亮的小脸微熏,迷人而不失可爱。

“奇怪,明明没喝多少……”她拍了拍额头,视线渐渐模糊。

走进电梯,安夏儿迷迷糊糊地按第6六层的数字键,但没想到按了个8层。

安夏儿从电梯出来后直接奔慕斯城的所说的房间去,8和6模糊不清,来到一间8807号房前,她举起粉拳敲门。

“进来。”里面传来一声性感动听的男人低音。

安夏儿推门进去,笑了声,“斯城,你的声音什么时候变这么沉了。”

眼前的房间没有开灯,但隐约可以看见富丽奢华的家私轮廓,以及那张超大型的床——是个豪华套间。

“斯城……”她扶着墙进去后,身体瘫倒在那张超舒服的大床上,“你在哪呢?”

安夏儿拽了拽身上的衣服……

浴室那边传来哗哗的水声,过了会,一个欣长英挺的身影走了出来。

昏暗中,男人褐色的眸子看着这女人,声音磁性优美。

“你是谁?”

“热……”安夏儿粉嫩小唇微张着。

刚才她养母给她的那一杯酒后,她整个意识也逐渐不明了。

男人将擦头发的毛巾扔在一边,过来一拉她手臂,“起来,你走错房间了”

清淡的酒味扑入他的鼻息,带着少女的甜美幽香。

安夏儿只觉搂住了一个人,以及闻到了他身上沐浴露的干净迷人的味道,她喉咙有点发干。

她幸福地合着眸子,准备好在他们的订婚礼这晚把自己给慕斯城。

他忍了忍,打了一个电话给秘书,“会议文件不必送过来了,明天我直接去公司。”

男人挂断电话后,身躯覆上了……

他凑在她耳边“不要后悔。”

“嗯……”

安夏儿蹙了蹙眉头,小嘴蠕动了一下又继续睡了。

陆白看着床上的人,她的睡态很孩子气,紧紧地搂着裹在胸前的被子。

陆白昨天刚从国外回来,一时倒时差所以准备在这座酒住一个晚上,途中让秘书送会议文件过来,却没有想到这个冒失的女人闯进了他的房间。

他是个自控力很强的男人,这女人意外地清纯过人,一头齐肩的短卷发,睫毛长长的,可爱又俏皮。

看着床上的安夏儿,陆白从她手包里翻出一张她的证件看了看——

安夏儿?

“我半个小时候后到公司……”他打了个电话,“去查下一个叫安夏儿的女人,让人给一笔钱她,不用跟她提起我。”

算是作为补偿。

“哎哟……”

安夏儿醒来后,全身被大卡车辗压了一晚上的酸痛感。

她大脑里马上涌进来昨天订婚礼的事,以及中途慕斯城打电话叫她去某个房间的事……之后,订婚礼呢?

安夏儿马上下床准备穿衣服,“惨了惨了,订婚礼怎么样了?”

用力过猛,她下床时整个人跪跌在地毯上……

她叫着牙,痛得惨叫了一声。

昨天和男人的情形隐约还有印象,但记得不是很清楚。

想到这,安夏儿扫视周围酒店房间,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

安夏儿正不明情况,她的手机便响了,是安家的向叔打来的。

“喂,向叔,昨天晚上我和斯城的订婚礼怎么样了,后面发生什么事了?”安夏儿马上情急问道,她有太多的疑问不明白,比如怎么她现在一个人在这里。

“二小姐,你电话总算打通了,你现在千万别回安家,你昨晚从订婚礼上离开后就没回来,现在慕少悔婚了,他和大小姐……”

“什么?”安夏儿完全不明白情况,“昨天是斯城叫我离开的啊,他和琪儿姐姐……怎么了?”

“二小姐你还是自己看下电视吧,总之你现在先别回安家,老爷正在气头上……”

安夏儿放下电话后,脑子里只有一句话。

慕斯城悔婚了?

为什么,昨天不是他叫她来这个房间的么?

安夏儿拖着酸麻的身体去打开电视,慕氏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地产核心集团品牌,电视里播放的正是慕氏的太子爷慕斯城召开的记者会——

“我慕斯城在这跟媒体公布,取消与安家二小姐安夏儿的婚约。”那个魅惑全城的男人在记者发布会上说,“安夏儿昨天在订婚礼上离开后,彻夜跟某个男人在一起,这种婚前出轨,行为不检点的女人,从此与我慕斯城没有半点关系。”

慕斯城旁边站的是安家的大小姐安琪儿。

记者又问站在他旁边的美丽女子,“那请问安大小姐,对于安二小姐昨晚婚前出轨的事,安家会给慕家一个交待么?”

“这是夏儿妹妹的个人问题,与安家没有太大的关系。”安琪儿与慕斯城站得很近,她有着冰雪般的美貌,带着得体的微笑对记者道:

“因为夏儿妹妹虽然是安家的养女,但她一直都住在外面,她平时的生活作风安家也干涉不了多少,不过她手上所持的安家的股份已经被收回来了,我父亲也对夏儿妹妹的行为感到很失望,安家也许会跟她断决关系……”

看着电视上的记者发布会,安夏儿脑袋一轰。

慕斯城说她婚前出轨了?安家把她手上的股份收回去了?

想起昨天晚上安夫人给她喝的那杯酒……难道安琪儿趋她意识迷醉时拿给她签的那份文件,是转移她名下股份的文件?

安夏儿知道昨天晚上出事了,她手颤抖着给慕斯城打电话——

“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慕斯城态度疏离,往日的温情不复存在。

“斯城,你什么意思?”安夏儿道,“什么叫我在昨晚订婚礼上出轨了?明明是你叫我去……”

“8607号房。”他道,“可你去了么?”

“什么?”

他冷冷地道,“我昨晚打过你电话,是一个男人接的。你跟安家那两个双生兄弟的事是真的吧?”

安夏儿裹上浴巾马上冲到房间大门,打开一看,门上歆金的门牌上写着:8807。

“不,我不是故意的,昨天我喝多了走错了……”安夏儿拼命摇头,“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用再狡辨了,既然这样那也最好不过。”慕斯城道:

“其实我昨天晚上本就想跟你摊牌,我一点也不想跟你订婚,我爱的人是琪儿,我要娶的也是她,我当时会追求你不过是将你认成了琪儿。”

“慕斯城,你……说什么?”安夏儿攥紧拳头,手颤抖着怒道,“你还和安琪儿她,你们两个”

慕斯城一笑,“我们早就在一起了。”

“安夏儿,你给琪儿提鞋都不配!”

“你平时仗着你养父安雄对你的宠爱,在安家骄纵跋扈,你真以为我会喜欢你?”慕斯城冷冷地笑着,将安夏儿贬低至尘埃:

“之前会跟你保持关系,主要是要让安雄同意让安氏成为慕氏旗下的公司,因为他宠你,我必须表面与你保持着关系。既然现在你出轨了,安雄也怪不得我,我和琪儿也就不必再隐藏了,你就等着被安家扫地出门吧!”

听着慕斯城猛地挂电话,安夏儿的心也跟着一颤,背脊发凉。

缓缓地,她低下头。

靠着门坐在地上,笑了。

原来慕斯城爱的一直是安琪儿,这么狗言的言情剧情都落到了她身上?他竟是为了吞并安氏才和她在一起的。

“那……昨天晚上的人是谁?”顾晚安想起什么抬起头,敛去眸里湿润,目光在房间转了一圈落在床上,“领带夹?”

酒店外面已经聚满了八卦记者,等着拍安夏儿。

安夏儿从酒店安全通道离开后打了一个电话给安家向叔,之后坐在一座咖啡厅里,目光落在了远处的高楼大厦上面。

城市商务中心最高的国贸大厦电子屏上,正循环播放着帝晟集团总裁的财经访问,那是亚洲第一跨国集团的首席CEO—陆白。

这个男人靠着独特的眼光和果决手段创下了今天的商业奇迹,挤身福布斯企业家富豪榜,今年年仅29岁。

安夏儿托着半边脸庞望着那个国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商界钜子,那张360度无死角的完美脸庞。

除了名声地位以外,那张风靡男女老少的英俊脸庞,俘获了无数女人芳心……

篇幅有限,后续内容更精彩

▼点击【阅读原文】继续阅读精彩内容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