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通纺服】寻找优质供应链Ⅲ——中国制造正在走向全球“质造”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1-15 12:57:4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导读:

通过多家公司的实地走访,我们发觉产业大势已起,因此才能率先于5月提出“优质供应链”主题,并迅速被市场认可和扩散。通过多篇专题和公司深度,我们判断“优质供应链是稀缺资源”,前端不断迭代的新模式正在赋予优质供应链“坚守”的新价值、新溢价!

但市场对于我国纺织制造产业的优势何在?该优势能否在全球化背景下得以维持?主要竞争对手的发展情况?等问题存疑。因此本文将在全球视角下,通过梳理中国纺织服装产业的发展历程、全球现状、主要竞争对手以及成熟国家的产业升级路径等分析,再论“中国优质制造”的价值,强化我们的推荐逻辑。


投 资 要 点

出口增速虽下滑,但绝对地位难撼动。近年来,我国纺织服装的出口增速出现一定下滑,但从全世界范围来看,我国仍是全球最大的纺织品服装出口国。2015年,中国纺织服装出口占全球总出口额的36%;在纺织品和服装两个细分品类上,分别占到全球总出口额的31%和38%。从绝对值来看,中国2015年出口接近2800亿美金,第二大印度不到380亿美金,越南不到280亿,与中国差异巨大。

全球纺织服装出口格局业已成型。根据出口结构,我们对全球主要的纺织服装出口国划分为三类。1)服装加工制造类。以中国、印度、越南、孟加拉、土耳其为代表,从事相对低端的服装加工制造;出口结构中,服装及附件占比高。2)特种加工类。以日韩为代表,技术附加值相对较高的化纤、特种加工的纺织品占比非常高。3)品牌服装类。以意大利、德国、美国为代表,在其出口结构中同样表现出服装占比较高的特点,但是与低端的加工制造不同,其主要为品牌服饰的出口。

竞争对手短期内难形成较大替代。通过对与中国相似的以服装加工制造为主的出口国进行对比分析,中国的体量最大、越南的增速最快,但近几年受全球经济低迷,出口增速均出现显著下滑。通过对比竞争对手的人口、土地面积、就业人口、出口结构、生产要素成本(电费、税收、人工成本、优惠政策)等,我们认为目前越南的纺织服装结构与中国最为相似,且其在产业优惠政策、生产效率等方面也在几个地区中相对领先。印度全产业链的配套、丰富的劳动力及原材料资源,未来会对中国形成较大威胁。我们认为,中国制造的领先优势明显,印度和越南短期内不会对中国产生大的替代和威胁;且产业外移背景下,中国龙头企业通过海外布局有望充分享受这些地区的低制造成本红利。

我国纺织制造竞争优势显著,将多方向实现产业升级。全产业链配套、一体化服务、领先的研发设计能力、较高的人员素质及效率是目前我国纺织服装产业的核心优势所在。短期内中国优质制造的优势难以被替代,但是从全球纺织工业的发展来看,产业升级是大势所趋,产业链必将加速整合。通过借鉴日本纺织服装产业升级的路径,我们认为我国制造企业可以通过中低端产能向东南亚国家转移;智能化改造、提升生产效率;多元化业务转型;实现从OEM向ODM及OBM转型,从而实现产业升级。

建议关注:迎消费升级之风,智慧制造战略启航的健盛集团、受益前端模式迭代,“坚守”价值日渐凸显的孚日股份、全产业链布局的色织龙头鲁泰A、全球领先的针织服装制造商申洲国际、国际一线快时尚的供应链服务商江苏国泰

1.    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增速下滑,但仍占据绝对地位

1.1    发展历史:已至巅峰,近年我国纺织服装出口增速下滑

纺织工业的发展史,是制造中心在全球范围内的转移史。纺织产业的产生起始于英国的第一次工业革命。一战前英国棉纺织业供应了世界棉布需求量的45%,成为“世界工厂”和世界贸易中心。 20世纪初继英国之后,美国成为世界纺织品产量第一大国,被称为世界制造中心;1913年,在世界棉纺织总产量中,美国占了27.5%,英国只占18.5%。二战后,越来越多的发展中国家加入到纺织品生产和出口行列。上世纪70年代,纺织工业生产重心转移到韩国、香港、台湾等国家和地区;80年代之后,纺织产业的生产中心转移到中国、印度、巴基斯坦、印度尼西亚等发展中国家;1994年起,中国纺织品服装出口总额列居世界首位。2005年以后中国的低端产能开始向东南亚国家转移,2008年后人工成本的持续攀升加剧了这一转移的速度。

我国纺织工业的起飞阶段为20世纪50-70年代末。特征是在计划经济体制下产品以天然纤维原料成衣为主,生产以满足国内需求为主,市场格局比较分散,生产集中度不高。

20世纪80-90年代末,我国纺织业进入快速成长阶段。典型特征是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大批民营、外资企业进入;产品以大宗纺织品及成衣为主;大量产品出口,纺织经济向外向型经济发展;生产布局由分散布局向区域集中。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改革开放的背景下,中国纺织业凭借廉价劳动力优势经历了一个迅速扩张的时期。据德国Werner International Inc公司对世界纺织业劳动力工资成本的统计,在2000年秋调查的54个国家中,中国列第48位,劳动力工资成本仅为日本的2.6%、美国的4.8%。

进入90年代中期,我国凭借劳动力等成本优势,迅速承接了来自亚洲四小龙等地区的纺织业中低端产能转移。但由于市场竞争激烈,同质化竞争导致供需失衡,且当时多数国企包袱沉重、资金紧张、设备老化,全纺织行业连续多年亏损。后经国退民进,随着民企的高速发展,至90年代末,纺织业整体已接近盈亏平衡点。纺织工业是当时我国的轻工支柱产业,1999年纺织工业出口顺差320亿美元,占全国外贸顺差的70%。据2000年统计,纺织业产业工人1300万,占全国产业工人的13%,固定资产占比为11.4%。

2001年中国加入WTO后,最大的受益者就是国际竞争优势相对突出的纺织业,2004年我国纺织业的总产值的占比、产业工人的占比、企业单位数的占比均达到了该阶段的顶峰。

2005年,我国出口关税的主动提高,缓解了短期贸易的正面冲突以及人民币升值的压力,但纺织业进入了调整阶段。与此同时,我国劳动力成本呈现出快速增长之势,与发达国家及国际平均水平相比,尚具有较强的竞争优势;但与亚洲的主要竞争对手相比,中国的工资成本已经不具有优势:2002年中国纺织业平均工资水平已达到印度的1.12倍,巴基斯坦的1.86倍。这两个20世纪90年代后期崛起的国家正日渐成为中国在低附加值、大众化纺织服装产品上的强劲对手。

2007-2008年,虽然欧洲、美国对我国纺织品的设限相继到期,但以劳动力成本为代表的相对优势不断弱化,削弱了我国纺织业在国际上的竞争力;2008-2009年的金融危机暂缓了人力成本上涨的压力,但2011年的“补偿性”工资上涨,加之员工福利等规范化间接提高了劳动力成本,我国纺织业受越南等国家的冲击越来越大。

2012年以来,伴随着我国劳动力成本持续攀升、环保等政策性压力加大,产业转型、升级迫在眉睫,中低端产能加速转移至东南亚国家,纺织品服装的出口增速逐渐下滑,2016年纺织服装出口额同比下降6.76%。同时,结构上也有一定调整,生产成本中人力成本占比较高的服装出口占比有下降趋势。

1.2    全球地位: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世界领先,大国地位难撼动

尽管,我国纺织品服装的出口增速出现明显下滑,但是我国在全球纺织服装领域仍处于世界领先,出口总金额远高于其他出口国,大国的地位难撼动。根据UN comtrade的数据显示,我国是全球最大的纺织品服装出口国,2015年,我国纺织服装出口占全球总出口额的36%;在纺织品和服装两个细分品类上,分别占到全球总出口额的31%和38%。

2015年,全球前五大的纺织品服装出口国分别为:中国,印度、德国、意大利及孟加拉。在全球的纺织品服装出口结构中,纺织品占到35%,服装占到65%。

分品类来看,纺织品出口前十大为中国、美国、印度、德国、韩国、意大利、其他亚洲国家、土耳其、中国香港、日本。基本为主要的棉花生产国(中、印、美)及拥有技术优势的纺织品生产国。

服装出口前十大国家分别为中国、孟加拉、越南、印度、意大利、德国、香港、土耳其、西班牙、法国。一类是以品牌成衣出口为主的欧洲发达国家,出口单价高;一类是以服装加工为主的越南、印度、孟加拉等国家,其人工成本相对低廉。

2.    全球纺织服装出口格局成型,可划分为三类

2.1    全球纺织服装出口大国大致可以分为三类

我们对于全球主要纺织品服装出口国家的出口结构进行了拆分,发现主要可以分为三大类:

第一类:服装加工制造类,包括印度、越南、土耳其、孟加拉。这类地区发展相对落后,人工成本较为低廉,主要从事相对低端的服装加工制造。在其出口中,服装及附件占比较高。(印度因为是主要的棉花生产及出口国,因此服装占比相对较低)

第二类:特种加工类,以日本、韩国为代表。主要特征是化纤、特种加工的纺织品,如无纺布、纤维制品、特种纱线等占比非常高,这类产品的技术附加值相对较高,而对于人工要求较高的服装加工类占比很低。

第三类:品牌服装类,以意大利、德国、美国为代表。在其出口结构中同样表现出服装占比较高的特点,但是与低端的加工制造不同,其主要为品牌服饰的出口。意大利米兰是五大时尚之都之首,拥有GUCCI、Versace、PRADA、ZEGNA、valentino、Armani、Ferragamo等众多世界顶级服装品牌;德国拥有adidas、PUMA、Hugo Boss等全球知名品牌,其品牌背后的高附加值构建了德国及意大利全球前五大纺织品服装出口国的地位。同时,值得注意的是,德国及美国的特种加工类的出口占比也很高,主要在于其通过加大研发创新,研发新的技术含量高和附加值较高的产品,努力保持在某一专业领域的市场领先。

2.2    中国的纺织服装出口属于加工制造类

根据上表中对于全球纺织品服装出口的结构分析,与中国出口状况类似且规模达到一定体量的国家主要为:印度、越南、土耳其和孟加拉四个国家。

  •  从主要的出口国家来看,受地域因素影响,土耳其出口以欧洲国家为主,其最大的出口国为德国,而其他几个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均为美国。其中,越南的出口伙伴与中国最为相似,前两大分别为美国和日本。

  • 从出口产品结构来看,中国、印度和土耳其的出口结构相对分散、纺织品在总出口中有超过30%的占比,而越南及孟加拉则是主要依靠服装加工,产品出口中80%以上为加工制造。

  • 从出口增速来看,伴随着全球经济的相对萎靡,几大纺织品服装出口国的出口增速都在逐渐放缓。其中土耳其、印度、中国在2015-2016年出口均为负增长,越南是几大出口国中增速最高的一家,2013及2014年的出口增速均超过15%;2015-2016年,虽然增速有所下滑,但是仍保持正增长。

3.    其他国家难以对中国形成较大替代

3.1    各主要国家生产要素及基本情况对比

对于加工制造型的服装出口国家而言,生产成本为最主要的影响因素。通过对于鲁泰A及百隆东方年报中各业务生产成本的拆分,可以看出原材料及人工工资是生产成本的主要构成部分。同时,从纱线-面料-成衣,越是产业链的后端,人工工资在成本中的占比越来越高。同时,企业税率、出口关税等也是影响纺织服装出口的重要因素。

我们对于加工制造型纺织品服装出口大国的主要生产影响因素列表进行了分析。

  •   从人工成本角度:中国的人工成本仅低于土耳其,约为越南及印度的2-3倍,孟加拉的4-5倍。

  •   从政策优惠的角度:国内统一执行25%的所得税率,越南的官方税率为20%,部分工业区享受10%,且有4免9减半 (0%、5%)优惠政策, 同时不设消费税、城建税等其他税种。2016年印度莫迪政府宣布了对纺织业和服装制造商投入近10亿美元的一揽子刺激计划,包括招聘补贴、退税和放宽加班规定,目标是在未来三年创造1000万个就业岗位,并使出口额增加300亿美元。孟加拉的出口加工区投资的出口加工企业可享受10年免税。

  •   棉花政策方面:印度具备丰富的原料优势,几乎所有的人造纤维和天然纱线及面料,印度都有供应基地,且纺织服装原辅料供应自给率达到90%,而越南及孟加拉的棉花均严重依赖进口。

  •   能源成本方面:孟加拉的电费远低于其他几个国家,越南及印度的成本也明显低于国内。

  •   其他:1、越南电力充足,水资源丰富。政治稳定,人员素质相对较高,制衣劳工的效率也相对较高;2. 柬埔寨工人文化水平不高、国家假期很多,员工自由性也比较高,制衣厂效率落后于越南;3、孟加拉是世界上最贫穷的三十几个个国家之一,劳动力便宜;具有大量欧美品牌的制衣工厂(当地不产棉,大部分纱线供应需要通过进口),但是交通、电力等基础建设非常薄弱,主要是电力的问题(每个工厂都需用天然气发电,但整体天然气供应紧张)。

3.2    中国VS越南

越南是近年来承接中国纺织服装产业转移的主要国家,其纺织服装出口总额保持着快速的增长态势。同时,通过对比中国与全球其他几大加工制造出口国,越南的出口地、出口产品结构与中国最为相似;同时,目前越南的纺织服装产业优惠政策、生产效率等在几个国家中也处于相对领先。

越南纺织服装产业的主要制约因素体现在:1)配套不够完善,接近80%的面料需要依赖于进口。设备、辅料等很难在越本地完成采购, 对于交期存在一定的影响。2)越南对于污染的限制非常严格,企业均需要申请排污指标才能进行污水排放;3)员工效率及素质方面较中国存在较大的差异,多从事相对常规基础性的生产工作,而一些技术难度较高的生产仍有难度。4)越南的国土面积、人口数量与中国差距明显,承接力有限,天花板明显。

在产能外移的背景下,越南纺织产业将会对国内形成一定冲击。我们从越南纺织服装产业的订单承接角度,来对产能转移对我国纺织服装产业的影响程度进行简单测算。

首先,对比中国和越南目前的纺织产业发展现状。1)越南:2015年,越南纺织服装产业总产值约300亿美元,其中出口270亿美元,占比90%。越南就业人口5284万人,纺织服装产业吸纳就业人口280万人,占其就业总人口的5.3%,人均生产总值较低,仅1.1万美元/人。2)中国,2015年,纺织服装产业总产值9650亿美元,其中出口2838亿美元,占比29%。中国总就业人口77451万人,纺织服装产业吸纳就业人口914万人,占其就业总人口的1.2%。

越南的纺织产业目前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对比中国纺织产业的发展历程,对未来越南纺织服装产业的发展进行假设。1)伴随着技术水平的提高,机器对人工形成替代,纺织产业的劳动力需求会逐渐下降。同时,纺织产业作为先导产业,可以在短时间内吸纳就业及提升收入,在发展相对成熟后,其他的重工业等领域开始逐渐起步,会对纺织产业的就业形成一定分流。目前,越南纺织服装产业总就业人口占总就业人口的比例已处于较高的比例(中国占比最高未超过1.5%),预计未来将保持该比例或逐渐下降。2)中国纺织产业的人均总产值在加入WTO,订单饱和的情况下,基本上保持着约0.5万美元/年的增长速度,因此假定越南的人均总产值的提升也保持该水平。

假设,保持越南现有纺织服装产业总就业人数280万不变,出口比例保持90%;参考中国纺织产业的发展历程,假设越南人均总产值保持每年0.5万美元/人的增长速度,测算越南纺织服装产业出口的总规模。(根据该预测,越南的纺织服装产业总出口在2025年达到1537亿美元,与VITAS(越南纺织服装服装协会)给出的2025年1650亿美元的差距不大,证明该预测具有一定的合理性。)

按照该测算,2017年越南的总出口529亿美元,相比2015年的270亿美元增加259亿美元,假设越南新增加的出口全部为从中国转移至越南的订单,在出口总额保持不变的基础上,相应的中国的出口减少259亿美元,占中国总出口的约9%。

但值得注意的是,越南同时是我国第二大的纺织品出口市场,一部分的原材料需要从中国进口,则越南出口的提升,一定程度上也会带来对中国纺织品原料进口的增加。2015年,越南从中国进口纺织品82亿,占其总产值的27.6%,假设保持该比例不变,当订单增加259亿美元时,相应的从中国的进口会增加71亿美元。

因此,基于该假设情景,我们测算订单转移对中国带来的影响约为为188亿美元,在中国总出口中的占比约为6%。同时,我们注意到,国内纺织服装产业的龙头企业,如申洲国际、百隆东方、鲁泰、健盛集团等,均已经在越南等东南亚国家实现了较大规模的产能布局,输出技术与资本,并且已经在当地产业中取得了重要位置(申洲在越南的制衣厂为目前越南最大的制衣厂),越南在吸引外资的角度上较为开放,政策优惠也较多,国内纺织企业将通过全球化的产能布局,充分享受低成本国家纺织服装产业高速发展的红利。因此,我们认为越南纺织产业的发展对于国内服装加工的影响程度相对有限,不足以形成较大替代。

3.3    中国VS 印度

印度是目前全球第二大的纺织品服装出口国,根据印度纺织部的2015年报显示,其纺织服装产业占全国GDP的4%、占工业总值的10%、占全国出口的13%。印度纺织业对中国纺织业的威胁在于:1)印度拥有完整的产业链;2)生产要素具备成本优势;3)丰富的生产原料;4)印度政府的优惠政策:

  •   完整的产业链:印度是除中国以外唯一有完整的服装产业链的国家----从纤维纺织到时尚业。印度纺织业中59%原料为棉花,下游中服装业占比最大,达82%,产业用纺织和家纺业分别只占14%和4%。完备的产业配套是纺织业的竞争优势之一,未来具备着较大的发展潜力。

  •   印度时尚服装市场的快速发展:目前一些主要的国际服装企业和纺机制造商都已经投资印度,包括纺机制造商立达和特吕茨勒、时尚品牌Zara、巴西品牌Mango、法国品牌Promod、意大利品牌Benetton、Esprit、Esprit和美国品牌Forever 21。据印度工商联合会(The Associated Chambers of Commerce of India)调查,印度设计服装以每年9.5%增长。同时Zara, Vero Moda, Calvin Klein等品牌销售趋于成熟。

  •   年轻廉价动力:印度具有大量年轻廉价的劳动力,据《联合国人口展望》(2015)显示,2015年,0-14岁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中国为17.2%,印度为28.8%;60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中国为16.8%,印度为9.8%;2015年中国人口的中位数是37岁,印度的中位数为26.6岁。中国人口的老龄化程度高于印度,从人口红利的角度讲,印度的人口优势今后将更加明显。

  •   丰富的生产原料:根据印度纺织部2016年报显示,印度是世界第二大纺织制造商,拥有超过5000万锭和84.2万转子的产能,生产纱锭占全球的24%,纺纱占全球的8%;有最高的织布机产能(包括手织机),占全球市场份额的59%。印度是全球最大的黄麻和棉花生产国,是丝绸第二大生产国。

  •   优惠政策:印度政府多项优惠政策支持产业发展:1、科技升级基金计划已经为该行业注入2.5多万亿卢比(384.6亿美元);2、一体化纺织园计划(SITP)为新的纺织单位提供世界级基础设施;3、纺织行业通过自动路径可允许100%的外商直接投资。

  • 虽然印度纺织行业具有以上诸多竞争优势,但是中国纺织业仍具备一些绝对优势,使印度纺织业短期内不能撼动中国世界工厂的地位。很多学者认为,未来印度会成为下一个中国,接力世界工厂。从GDP的增速来看,将中国GDP增速曲线向后推13年,与如今的印度GDP增速曲线确实有相似,但与中国不同的是,印度不具备很多中国在成为世界工厂时的要素。

  •   人口红利尚未很好利用,劳动参与率不及中国:虽然印度人口红利被认为是印度制造业发展以及成为下一个世界工厂的竞争优势,但是印度的劳动参与率低于中国。中国目前劳动参与率为71%,而印度为54%,所以即使有大量年轻的廉价劳动人口,若不能将其利用印度也将失去此关键竞争优势。印度劳动参与率较低的一个主要原因是由于女性劳动率较低。

  •   劳动力教育问题:与印度现如今利用人口红利不同的是,中国能够收获人口红利,和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前,大规模普及基础教育存在密切关系。中国“识字率”标准为“可以阅读1500个常用字”,而印度的识字则是“可以签署自己的名字和阅读新闻标题”。 按此标准,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2015年,印度仍有19%的男性和38%的女性不识字,而中国2000年时识字率已达90%以上。

  •   纺织工人生产效率低下:据彭博商业周刊报道印度纺织业的主要劣势是工人效率低下,几乎只相当于中国工人的三分之一。根据Wazir的数据显示,印度纺织服装产业的总产值约为1200亿美元,其中国内消费额约为800亿美元,出口接近400亿美元,目前印度纺织业约有4500万劳动力,人均年产值约为2667美元/人,中国为10.6万美元/人,远超过印度。虽然目前印度政府在对此在采取措施,提出一体化技能提升政策,将对150万人提供覆盖全子行业的培训,但并非短期就能弥补巨大的中印效率巨大差距。

  •   时尚品牌在印度发展并非易事:时尚行业的一个关键成功因素是能够预测消费者的购买决定,然后许多印度人仍然对传统服装的忠诚度更高,在文化上存在一定壁垒,根据《金融时报》的报道,时尚品牌在印度市场非常小众,约50%的印度女性还依旧穿着传统服饰纱丽,且印度人的购买力更低,进驻印度快时尚品牌,如Zara, H&M, GAP,不得不下调价格以拉拢顾客。由于快时尚的模式特性,其利润率本就不高,价格战会进一步压低品牌利润。与中国进行对比,截止2016财年,Inditex在印度有18家门店,中国为607家,H&M在印度有12家,而中国则为444家。

总结:目前来看,印度完善的产业配套、年轻的廉价劳动力、政府的优惠政策等,为其纺织服装产业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契机,印度也是未来最有可能超越中国成为世界工厂的国家。但是与中国在成为世界工厂时不同的是,印度现在仍不能充分利用具有的人口红利,劳动力存在教育程度低,人工效率低等问题尚未解决,目前印度纺织业总产值与中国尚存在很大差距,短期并不能对中国形成强替代。

4.    我国纺织服装产业的升级之路

中国作为全球纺织工业的主要制造基地,生产加工是现阶段中国参与国际化分工的最现实方式。但目前中国最主要的竞争优势,已经不再是廉价劳动力,全产业链配套、一体化服务、领先的研发设计能力、较高的人员素质等是国内纺织服装产业的核心优势所在。通过前面的分析来看,我们认为,短期内,中国制造大国的优势难以被替代,但是伴随着成本持续攀升导致中国纺织业的国际竞争力明显下降,从全球纺织工业的发展来看,产业升级是大势所趋,产业链将加速整合,业内企业将普遍面临转型的压力。

从全球纺织品服装的出口结构中可以看到,曾经全球的制造基地,而现阶段因为人力成本高企已实现产业转移的德国、日本及韩国,仍然在全球纺织品服装中出口中占据着重要的位置,通过出口结构的拆分,发现其主要出口产品为附加值较高的纺织品或品牌服饰,我们将通过对于日本纺织产业发展路径的梳理,对于中国的纺织服装产业升级提供发展方向。

4.1      全球价值链下日本纺织业的升级路径

(一)日本纺织业的OEM阶段

1960年前后,受东南亚国家招商引资政策的影响,日本在美国市场的出口地位逐渐被东南亚国家取代。为振兴纺织产业,日本在20世纪60年代后半期积极引进合成纤维技术,引导合成纤维制品的出口;日本纺织企业应对衰退的方式,是一方面向东南亚、南美洲的发展中国家进行海外投资,另一方面则调整国内的生产能力,转向高附加值产品的生产领域;日本政府则鼓励企业进行技术创新,同时限制其生产规模。

(二)日本纺织业的OEM-ODM阶段

20世纪60年代后期,全球范围内的纺织业一度成为“夕阳产业”,欧美发达国家将发展视角转向材料高级化、用途多样化、产品个性化,日本顺应这一趋势,将产业升级带入技术导向阶段,努力追求技术创新,以求在国际分工新阶段谋求新的地位,即从OEM向ODM阶段发展。

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日本的纺织机械设备与纺织服装品产量进一步减少,虽然出口量上升,但进口的增长量更高。从全球格局来看,日本跻身成为世界发达国家,国内生活水平提高使其纺织服装产业的需求多样化、高档化,1983年日本纤维工业审议会和产业结构审议会得出主要结论,即发展先进型产业,加强垂直联合一体化,导入信息技术,满足市场对纤维品多样化、高档化的需求。

  纤维企业专注于专业化生产高附加值产品,进行产品升级。以附加值高的产品培育新的市场机会,从而进入很多高成本产品占据的新市场,并超越传统市场开发纤维品的新用途,尤其是产业用纤维品。不同企业在争取国内外市场份额时,其专业化的方向不同,如东洋纺和东丽以生产合成纤维为主要竞争力;钟渊公司则以棉纤维品的生产确定自己的位置,重点放在棉制品和合成纤维产品的精致加工方面,同时在生产工艺方面努力提高制造技术,通过改进染整工艺,生产出更加特殊的棉制品。

  纤维机械制造公司加紧研制高科技的机器,在技术方面力求超越欧美国家。技术方面的领先优势让日本企业拥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丰田公司至今仍然是尖端纺纱和织布机器的生产者。帝人和东丽在合成纤维机械制造方面的技术遥遥领先于其他国家。

(三)日本纺织业的ODM—OBM阶段

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半期,得益于其在技术创新方面的各项政策以及研发投入、人才培养等,日本纺织业已在全球范围内取得高新技术纤维设备生产、高性能纤维材料的绝对统治地位。由于传统生产的萎缩、新兴高科技生产的兴起,日本纤维企业已经完全进入技术导向发展的新阶段,在这样的情况下,日本纤维产业开始进行更多尝试,以求得控制除研发、技术之外的其他附加值高的环节,如营销、销售、品牌等,实现全球价值链下的功能升级和链条升级。在ODM—OBM的发展阶段,日本纺织服装产业的高科技企业主要采纳两种方式:一是以先进技术为基础向其他产业发展,二是以纺织关联技术为基础向其他产业进行渗透。

  高科技企业的选择:(1)部分高科技企业以先进技术为基础向其他产业发展,东丽、帝人等专业生产化学纤维起家的五大企业是这种方式的积极推行者。1953年东丽公司的经营范围就从纤维生产进入包括塑料、尼龙和压膜树脂等领域,之后扩大到电子材料和建筑材料行业。20世纪70年代,东丽开始与医药行业进行合作,开发人工肾脏等,从而进入制药行业;后又进入水处理领域,这些都与其在聚合纤维和薄膜技术方面的基础有关;(2)另一部分高科技企业以纺织关联技术为基础向非其他产业进行渗透,东洋纺公司是采取这一方式的代表,东洋纺选择以纤维业为中心,进入化学产业并逐步在其他市场进行改造和升级,逐步进入纤维、人造器官等产业。

  一般企业的选择:除高科技企业外,其他企业也进行扩张尝试,并努力追赶高科技企业所吞噬的市场份额。最早进行这种尝试的是日清纺公司,由于在纺织服装产业中,高合纤维的技术早已被高科技企业所垄断,公司选择向其他非相关产业发展,公司应用原先积累的技术进入飞行器设备生产的相关领域,在20世纪70年代收购了造纸厂,生产高端优质纸品,而后调整方向进入更多新兴高科技产业领域,如色彩成像识别的信息系统和生物医药行业。仓敷公司采取了与日清纺公司类似的发展模式,即需求驱动型的战略,进入市场需求急剧扩大的领域,如电子设备、生物医药,甚至包括食品、化妆品等快速消费品行业以及不动产租赁等行业,随后该公司开始利用市场营销来确立自己的核心竞争地位,在不同时期确立不同的营销主题,整合市场中销售的多种产品。

  时尚创意产业的发展:受美国纺织服装产业转型为时尚产业的影响,日本纺织服装产业通过发展服装设计师的个人国际影响力来发展纺织服装产业,进而提高产品的附加价值,从而实现产业升级。20世纪60年代,日本的服装设计师开始异军突起,学习国外流行的时尚元素,开始树立在世界服装设计界的地位。1977年,日本服装设计大师森英惠正式进入巴黎高级时装店协会。20世纪80年代,日本服装设计师在世界时装舞台上大放光彩,如三宅一生、山本耀司、川久保玲等。日本服装设计师在进行设计时主要运用东方元素,充分发挥自己本土的服饰文化,同时吸收西方的设计理念,创造了一种多层次、宽松并且极富剪裁感的服装风格,被称为“日系设计”。日系设计师的设计与本国纺织服装产业的发展相结合,运用新材料、新结构,产生一种新的服装理念,他们在世界服装界的声名鹊起,带动了本国服装业的发展,同时也提高了日本在时装界的名声,进一步带动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东京时装周也成为世界著名时装周。

4.2    我国纺织服装产业的升级路径

参考国际经验,我们认为未来中高端产能的技术升级、低端产能向东南亚国家转移是行业升级的具体路径;产业链的整合主要表现为低端加工制造环节向外转移、资源将向制造高附加值产品的企业转移,经过反复几轮的淘汰后,业内企业的转型将明显分化。

4.2.1  中低端产能向东南亚国家转移

目前,国内纺织服装产业龙头企业正在加速向海外进行产能转移,目前主要的产能转移集中在越南,也有少部分企业实现在柬埔寨及缅甸布局,未来计划进一步向劳动力成本更低的非洲国家进行转移。国内的优质龙头企业有望通过产业转移,充分享受低成本国家纺织服装产业高速发展的红利。

我们对于国内企业目前的海内外产能布局梳理来看,联发与鲁泰是目前海外产能占比最高的两个企业,其海外的衬衫产能分别占到总产能的48%及43%。百隆东方的海外产能也已经占到了其总产能的40%。其他几家纺织龙头企业的海外产能占比相对还比较低,不足20%。

4.2.2  智能化改造,提升生产效率

中国纺织产业发展的主要限制因素在于日渐高企的人工成本、税收因素等,但是完善的产业配套是其他竞争对手短期内无法赶超的。借鉴德国工业4.0的柔性制造的思路,未来纺织服装企业可以通过对行业要素资源整合,建立创新的、高效和智能的产业化平台,并建立现代纺织业的“智能产业生产线”。通过开发生产智能化、数字化的纺织自动装备,从源头解决纺织企业的质量和成本控制、节能减排等问题。通过生产过程的自动化、连续化和智能化降低工人劳动强度,提高劳动生产率和实现绿色纺织的可持续发展。

以全球最大的针织服装生产商申洲国际为例,通过发展纵向一体化的业务模式,将所有生产工序,从面料织造、染色与后整理、印绣花以至裁剪及缝纫集中在同一工业区内,有效提升工艺技术与制造水平,策略性地为客户提供一站式优质服务。标准化体现在从纺纱、织布到制衣和印染,所有环节都是完全标准化生产,接单和交付全部通过网络进行。申洲目前印染颜色准确度可达99.99%,色差基本为0。模具开发部门研发辅助生产工具,提高自动化率,降低对工人技能的依赖。

4.2.3  多元化业务转型

纺织业在新材料、能源、信息等领域已经创造出全新的舞台,和汽车制造、航天航空、交通运输、医疗等众多领域开始交叉融合,并产生许多亮点。未来,具备领先技术的企业,可以以先进技术为基础向非纺织产业发展和以关联技术为依托向非纺织产业渗透。

4.2.4  实现从OEM向ODM及OBM转型

意大利、德国及美国的服装出口大国身份,证明了强大的品牌不仅可以在国内市场取得份额领先,也可以实现向全球其他国家的大量输出。目前,我国的纺织服装的加工产业已经取得全球领先,但国内品牌的积淀尚未有限,未来品牌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直接向OBM升级较为困难的状况下,可以通过逐步参与产业链上下游的其他环节,提升附加值。目前,部分大的制造商已经开始逐渐参与到上下游客户的研发中(申洲与NIKE共同开发面料), 也是未来的一条升级路径。

5.    建议关注:健盛集团、孚日股份、鲁泰A、江苏国泰、申洲国际

5.1    健盛集团:迎消费升级之风,受益全球贴身衣物消费成长红利

公司为中国棉袜出口龙头,主营业务为各类棉袜的研发、设计、制造、服务及销售,根据2016年年报数据,2016年公司棉袜的营业收入占比达99.78%,其中出口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达80%。

与诸多国际品牌深度合作。公司客户包括迪卡侬、彪马、优衣库等,在此基础上2016 年顺利开发HM、UA、STANCE 等新客户,产品认可度高。一方面公司与老客户合作能够保持稳定增长,另一方面由于公司能够稳定、大量、及时提供产品,新客户订单快速爆发,相比一般制造商验厂后2-3 年才能获得大订单,公司2016 年开发的新客户订单量有望在2017 年便获得明显增长。

细分行业龙头,布局全产业链。健盛集团作为棉袜细分行业唯一上市企业,市场竞争优势明显,龙头地位稳固,多年生产经验积累,确立了公司在棉袜生产制造领域的领先地位。公司以优质的供应链管理为基础,全球化布局生产基地,致力在越南打造新一个健盛。越南等地新建产能基本实现了全产业链配套,未来公司本部也有望加强上游布局。

采用最先进的设备和自动化系统,不断提高生产的自动化水平。棉袜制造属于自动化程度较高的工艺。公司较早地引进了世界先进的棉袜生产设备并引入日本的生产技术和工艺流程。目前公司从意大利、韩国、台湾进口3000 多台高档自动编织机。此外,缝头环节公司采用自行研发的仿手工自动缝头方法,使得公司生产的自动缝头棉袜达到手工缝头的效果,生产核心环节实现高水平的自动化,为健盛集团构建优质供应链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风险提示。订单落实不达预期,收购进度不及预期。

5.2    孚日股份:受益前端模式迭代,“坚守”价值日渐凸显

孚日股份主营毛巾及装饰布系列产品,目前已发展成为一家以家用纺织品为主导,集国内外贸易、地产、热电、电机等多元产业于一体的综合性企业集团。公司出口额自1999年以来,连续18年蝉联全国家纺行业第一位,是我国规模最大、出口金额最多的龙头企业。近年来,内销市场快速发力,旗下拥有两大自有品牌孚日及洁玉,目前市占率居国内前列。

 “坚守”价值凸显,内、外销齐发力。2014年剥离光伏产业后,公司更加专注主业做好产品。通过精益化管理、自动化改造、降本增效挖潜等措施,单位员工创收明显提升,期间费用率也在显著下降,发展迎来快车道。受益于人民币贬值及全球经济复苏,外销市场逐渐恢复。内销市场也开始步入良性态势:一方面,公司持续推进自有品牌建设;另一方面,公司与新电商领域的网易严选、小米生态链以及微商客户加大合作力度,新模式的推进带来公司内销订单的快速增长。目前我国人均毛巾消费远低于欧美发达市场,消费升级背景下,毛巾市场增量空间巨大。

可转债募资扩产,新增产能打开瓶颈。2017年6月6日,公司发布可转债预案,拟募集资金12亿元,分别用于年产6500吨高档毛巾产品项目、高档巾被智能织造项目及调整公司负债结构。公司产能利用率及产销率持续维持高位,新增产能的投放有望打开增长产能瓶颈。目前,公司先以自有资金投入毛巾项目的建设,我们预计今年年底毛巾扩产项目逐渐投产,2018年产能开始逐步释放。

风险提示:汇率波动、经济复苏低于预期、新模式发展不确定性高、政策风险、终端零售恶化、人力成本持续攀升、外延并购不及预期。

5.3    鲁泰A:全球色织龙头,未来有望分享定制红利

公司是全球最具规模的高档色织面料生产商和国际一线品牌(PVH、Armani、Burberry等)衬衫制造商,拥有从棉花种植、纺纱、漂染、织布、后整理、成衣制造直至品牌营销的完整产业链。目前,公司已在柬埔寨、缅甸、越南建设生产基地进行产能布局,拥有优质长绒棉基地16万亩,纱锭80万枚,线锭9万枚,年产色织面料22000万米、印染面料8500万米、衬衣3000多万件的生产能力。

中高端色织布领域发展相对平稳,竞争格局也比较稳定,全球中高端色织布的年产量约8亿米,公司占比超过20%。预计受益于海外经济的逐步复苏,公司外销收入将迎来恢复性增长。同时,在小批量、多批次、快交期的背景下,公司也紧随市场趋势,借鉴丰田“零库存”管理思路进行生产线升级改造,体现在前后环节的衔接上减少资源的浪费和沉积,压缩资本占有,减少中间不必要的浪费,从而带来生产效率的逐步提升。

公司为全产业链布局的纺织龙头,伴随着海外产能的逐步释放,我们预计带来产销量的提升,同时有望进一步降低成本,维持较高的毛利率水平。

风险提示:原材料价格大幅波动、产能扩张不及预期、终端持续低迷、汇率波动。

5.4    申洲国际:纵向一体化和自动化标杆,保持增长的全球针织制造霸主

公司是中国最具规模的纵向一体化针织制造商,集织布、染整、印绣花、裁剪与缝制四个完整的工序于一身,主要以代工(OEM)的方式为客户制造质量上乘的针织品,产品涵盖了所有的针织服装,包括运动服、休闲服、内衣、睡衣等。2005-2016 年,公司收入规模从24.83 亿元增长至151.22 亿元,CAGR为18%;净利润从3.53 亿元至29.48 亿元,CAGR 为21%;毛利率水平稳步攀升,从2006 年21%提升至2016 年32%,且在2009 年之后基本维持30%左右的水平;同时净利率同步攀升,2009 年之后维持20%左右净利率水平。

公司与国内外知名客户建立了稳固的合作伙伴关系,包括运动品牌的NIKE、ADIDAS、PUMA、ANTA以及休闲品牌的UNIQLO等客户,产品市场也从日本市场逐步拓展至亚太区及欧美市场。运动品牌的高景气度,驱动公司订单量的稳步上涨。

公司纵向一体化的业务模式,将生产工序从面料织造、染色与后整理、印绣花以至裁剪及缝纫集中在同一工业区内,策略性地为客户提供一站式优质服务;在各产业链条之间物流、人流、资金流和信息流的互动与协同,为整个企业带来最经济的产业集群效应,从而有效降低成本,提高生产的灵活性,奠定核心竞争优势。

公司通过旧设备淘汰、机器换人、引入全球领先的节能低耗型生产设备,建设智慧型工厂,从而实现低成本完成精密生产和快速供货,极大提升了供应链的反应速度。自动化设备在服装批量生产过程中效率优势十分明显,企业引进自动化系统后,产品质更加稳定、生产计划更加灵活、生产管理流程更为优化,而管理效率的提升进一步保证了规模优势和盈利水平。

我们预计伴随着运动领域高景气度的维持,公司订单量维持稳定增长趋势;同时,机器设备的不断更新、机器换人等措施的实施,持续提升生产效率。供给侧出清背景下,强者很强,利好优质大型制造商。

风险提示:客户流失、产能扩张不及预期、原材料价格波动、劳动力成本持续攀升等。

5.5    江苏国泰:深度管理供应链,全方位支撑快时尚品牌的隐形冠军

公司打造了供应链服务和化工新能源两大主业,其中,供应链服务依靠轻资产(生产外包)模式,为客户提供从设计、研发、打样、生产、仓储、物流、报税、通关等一站式的配套服务;化工新能源业务以控股子公司华荣化工为主体,主要从事锂离子电池电解液和硅烷偶联剂的研发、生产和销售,锂离子电池电解液销量连续多年在国内和国际上名列前茅。

公司供应链服务为多个国际一线品牌通过提供一体化的配套服务,产品附加值高,客户粘度也非常高,积累了PRIMARK、inditex、GIII等一批优秀的国际一线品牌,伴随下游客户共同成长。公司对接数量众多的上游原材料供应商及制造商,深度参与纱线、布料、成衣制造的全产业链流程,一方面,可以通过整合各个制造商的采购需求,极大的降低采购成本;另一方面,通过全产业链的整合,达到快速的反应速度,缩短生产交期。同时,公司作为全产业链的整合者,资金实力雄厚,对于人才也具备较高的吸引力,公司可以为上游的制造商提供技术、资金、机器、人力等多方面的支持。

我们认为从行业趋势方面来看,小单、快反、非标品是发展趋势,具备柔性化生产能力的企业竞争优势明显,公司多年服务快时尚品牌的经历,将有助于公司顺应趋势获取更多订单。同时,供给侧出清以及品牌商缩减供应商,订单有望向龙头集中,表现出强者恒强的趋势。

风险提示:客户流失、汇率大幅波动、原材料价格波动、政策风险、劳动力成本持续攀升等。


6.    风险提示

汇率大幅波动、订单流失、劳动力成本持续攀升、原材料价格大幅波动、政策风险、产业升级不及预期等。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