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年前这座西班牙花园洋房里发生了什么? 武康路(三)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2-20 19:12:3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1938年9月30日上午,上海武康路40弄1号洋房内,看似平静的外表下,一起轰动上海滩的命案正在发生……
康路40弄1号,一栋西班牙风格的独立式花园住宅,由著名建筑师董大酉设计。当时,留美归国开业的董大酉还是国民政府属下的上海市中心区域建设委员会顾问和建筑师办事处主任,上海博物馆、图书馆等就是出自他之手。
▲董大酉手稿
房子的外围有一道高高的竹篱笆墙,把漂亮的洋房、幽静的花园与嘈杂的弄堂分隔开来。老房子几乎完全隐藏在绿茵丛中,只能依稀窥见二楼有着三个拱形窗户的大阳台。
只有在冬日,当树叶飘零落尽,才能清楚看见洋房的沿街面是向两侧延伸的,这三折围合似乎形成建筑的对外“门面”,可是真正的入口却是在房子背后的朝西方向。这种平面布局是采取了内外有别的立面处理,别具匠心,是整幢楼最具特征的地方。
图片来源:上海市徐汇区旅游咨询中心
入口处,大门的装饰华丽细腻,采用螺旋柱与复合柱式结合,两柱之间券门上的贝壳和卷涡图案尤其精美,既有西班牙传统的热烈奔放,又有巴洛克艺术的标新立异。这扇大门如此华丽细腻,在上海绝无仅有。
小楼建于1930年,建成时为比利时与法国商人合资的义品银行所有。1933年,成为中华民国驻挪威公使诸昌年寓所。在此之后,小楼迎来了一位新主人,也由此被蒙上了一层神秘面纱……
1938年9月30日上午9点钟,一辆牌号6312的黑色“福特”牌轿车在上海法租界福开森路18号唐公馆大门前停了下来。两个买卖人下了车,跟着还有一个搬运大花瓶和装满古玩木箱的伙计。轿车掉头等候,引擎仍然“突突突”的响着。守卫立即打开铁门,显然来人和住宅主人很熟悉。
二十多分钟后,三个人出门上车,汽车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第二天,各大报纸都报道了重大新闻。民国首任总理唐绍仪于9月30日上午9点半在上海的家中遇刺,伪装成古董商的神秘刺客连砍两斧,悄然逃遁,被害人血流满面,斧头还嵌在头上。当日下午4时,唐绍仪死于广慈医院(现瑞金医院)。而当时的福开森路18号,便是如今的武康路40弄1号,唐绍仪故居。
唐绍仪(1862—1938),民国第一任内阁总理,出生于广东省珠海市,自幼到上海读书。1874年,清政府派出的中国少年赴美留学团中,唐绍仪就是其中之一。
▲1874年赴美留学前,唐绍仪(右)与梁如浩(左)合照
七年后,唐绍仪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毕业,据说当年的中国学生中只有他和詹天佑取得了学位。
唐绍仪自1881年回国开始步入政坛,从协助处理朝鲜甲申政变开始崭露头角,到担任专使赴美谈判庚款问题,再到代表满清政府与南方代表进行和平谈判,这一切都与袁世凯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他因为出众的英语能力和外交才干得到袁氏的赏识,成为其在晚清对外交涉和铁路行政等方面权益的代理人。
▲唐绍仪内阁阁员(前排最右为唐绍仪)
1912年3月,由袁世凯提名,唐绍仪出任中华民国首任内阁总理。51岁的唐绍仪达到了他政治生涯的顶峰。但唐因为一心一意推行“责任内阁制”而与袁产生了严重的分歧,不久袁世凯公然破坏《临时约法》中的规定。最终,唐绍仪愤然辞职,拂袖而去。
辞职后的唐绍仪只在天津短暂停留后,便移居上海,但并未脱离政坛,并很快与孙中山站在了一起。1915年的护国运动中,他与孙中山共同反对袁世凯称帝,作为上海反帝派的中心人物。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唐绍仪历任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会、国民政府委员。
▲1912年孙中山与唐绍仪在总统府前合影
但最终,唐绍仪与孙中山十余年的政治合作还是结束了。唐绍仪始终希望通过调和、平衡和协商的办法来解决南北对峙这样的重大问题,孙中山则毫不迟疑地坚持革命斗争的道路。
更为重要的是,在对待国会的问题上,两人出现了严重的分歧。孙中山主张采用激进的手段建立革命政权,武力北伐,统一中国。唐绍仪则力主召集正式国会,通过“政党政治”与北洋军阀平分政权。两人在政治上分道扬镳,但未因此反目,可谓君子之交。
▲1920年唐绍仪与家人在上海大西路旧居的合影,左上角为其亲笔题字
抗日战争爆发后,唐绍仪发表了支持抗战的言论,被认为是自卢沟桥事变后,国民党方面“主张抗战最力之一人”。“八·一三” 事变日军进攻上海,一时社会动乱,为安全起见,他将妻子和大部分子女安排在香港,自己从大西路(今延安西路)寓所搬到了二女婿诸昌年的私宅——福开森路18号(今武康路40弄1号)。
自此,唐绍仪在上海当起了寓公,希望能够成为险恶江湖之中的一个散淡渔翁,但由于他曾经是政坛上叱咤风云的人物,各种政治势力都十分关注他。日本驻中国特务机关长土肥原企图拉拢他建立中国傀儡政府,取代蒋介石。蒋介石方面也很关注他,授意他与日方接触,探明底细。
结果,唐与土肥原秘密会面后,有关他已定意做汉奸的谣言一时满城风雨,亲友劝其登报辟谣,但他自信地断然拒绝说:“谁不知我的为人, 用不着辟谣!”最终,唐被重庆下令“定点清除”。军统特工冒充古董商混入其家,用利斧将其劈死,从容撤退,唐可算是清末民初名人中死得最惨的一人。
武康路40弄1号在“文革”时被彻底没收,如今只是一栋普通民居,不对外开放。不过,路小西和瑞小秋怎会就此被“吓退”呢?
走入华丽的拱门,两人毫不犹豫地登堂入室。老旧的木楼梯上蒙着一层灰衣,是厚重的时光印记。虽转角处堆放的杂物让人有些“出戏”,但依旧可以想象八十年前的这座房子是如何的气质不凡……
二楼的房间正在装修,径直走进去,惊喜地发现竟可以通向我们在马路对面依稀遥望的那个“欧洲大阳台”!阳台中央三联拱券落地窗,墨绿色的窗框边所使用的螺旋式列柱与大门所使用的一致,充满地中海风情。
离开了武康路40弄1号,继续漫步在平凡而又不平凡的梧桐小路上,我们的思绪久久不能平复。民国总理、抗战、刺杀,这些看似遥远的字眼,这些上海滩腥风血雨的往事,八十年前就切切实实地发生在这座老房子中。如今,经历了解放、文革、改革开放,这座花园洋房早已褪去往日风华,她的故事偶尔被人提起,但更多的时候,她就这样,默默地隐藏在茂盛的梧桐树后,静待春去秋来……
点击以下链接查看更多上海老房子的故事
路小西&瑞小秋历险记——东平路(上篇)
走一条“文艺”的小路 | 绍兴路(二)
印记 | 宝庆路三号
如果你来上海,我绝不会带你逛白天的武康路
百廿交大的古“建”奇谭
把梦想装进口袋 | 宝庆路(三)
这里“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上海广场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