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宝红作品:大高阳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6-15 09:06:2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大高阳

中国·河北


作者:宫宝红



  做为一个常年奔波在外、远离故乡的人,我时常因为自己身为高阳人而感到无比骄傲。

  其实高阳不过是华北平原一个辖区面积极小的地方,小到在全国可以倒数,南北西东边界的直线距离,开车不过区区半个小时就可到达;常住人口也只有三十万,三十万作为一个数字概念,大约可以这样直观地解释:我们很多人去过北京天安门广场,如果所有高阳人倾巢而出,无论大小都站在那里集会的话,我们还占不够广场的三分之一,看上去只是不够庞大的一群人罢了;说到高阳的物产,凭良心说我们这儿真的不是物华天宝、丰腴之地,名胜古迹基本上和我们不沾边,古往今来我们地里产的人家都有,而人家有的咱们还真没有,有人会说我们地里有石油有地热资源,嗨,咱别说了,我们能够给国家贡献石油的时间几乎比任丘晚了半个世纪——

  高阳真的很小,人口真的很少,那么我又是因为什么原因而感到身为高阳人的骄傲呢,而且胸中时常冲动着“大高阳”这个清晰的字眼,让我一想起来就激动地辗转反侧、彻夜无眠呢?


   二

  由于自己的工作需要,两年前我开始不停地在中国很多地方游走。到达一个陌生的城市时,如果有空闲的时间我会到当地的综合批发市场转一转,因为在那里找到高阳老乡的几率可以占到90%。

  高阳在外经商的人大约有两万多人吧,无论是寒冷美丽的哈尔滨还是在雪域高原的拉萨,无论是在四季如春的昆明还是在嘈杂炎热的广州,高阳人的身影简直是无处不在。他们带着自己生产的毛巾、毛毯、毛线、农机配件、卫生洁具,走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不要说国内了,就是在世界各地寻找高阳人的足迹也并非难事,大家都知道高阳是纺织之乡、戏曲之乡,但很多人可能不知道高阳还是北方著名的华侨之乡,我们旅居国外的老乡有四五千人。今年春节刚过的时候,我的一位朋友带着儿子北赴俄罗斯经商,她的妹妹一家早在临近西伯利亚的一个城市居住了十年,满口都是流利的“哈拉少”;前几天接了个电话,我妹夫在加拿大定居的二哥给家乡的父母问好;一家都在罗马尼亚的宏哥又回来了,餐桌上他极其香甜地喝着新棒子面粥,满脸洋溢的幸福绝对比喝牛奶时真诚得多;每天晚上,转盘夜市的老刘都和顾客打招呼“来,坐吧,有麻辣烫、烤串”,他十二岁的小女儿现在正在新加坡读书,而妻子做为陪读每天在那里的华人社区做一份还算是轻松的工作……


  记得有句话说:高阳人在家是条虫,出了门就是一条龙。在自己原来很少出门的时候,我无法完全理解这句话的丰富内涵,见过了形形色色在外的工作生活的高阳人之后,我才慢慢品尝出高阳人为什么会从“虫”变“龙”。生活在平原腹地的高阳人历来独享着淳朴善良的性格、吃苦耐劳的传统、细心踏实的作风以及勤俭节约的生活习惯,在家里的时候彼此之间性格相近,所以很难分出这种性格优势的伯仲;出门在外了,高阳人的性格在芸芸众生中渐渐凸显,虽然大多数人一时难以和陌生的周围环境融合,但正是这种不相融使高阳人固有的优秀品质没有发生改变,独善其身、努力经营自己的一份天空,终于在所处的行业崭露头角、异军突起,成为所谓的“龙”——成功者。这种情况是群体性的,并不是只发生在一名高阳人身上,这就让我想起黄山峭壁上看到的那一棵棵奇松,它们的种子随风飘散,无论到了多么艰苦的地方都可以扒岩攀壁,扎根、发芽、生长、壮大,它的生命力是如此之强,有生存条件的地方长势喜人,没有生存条件自己创造条件也要展露自己的壮美,即使喝风吞露也能屹立成玲珑剔透的风景。


   三

  早就听说过那个流传日久的故事,三十年前一个高阳人到上海出差,随意买了个毛巾搽脸,当时以为是上海名牌,拿回家一看竟是国营高阳毛巾厂出品,让高阳人在开心中获得了一份自豪的满足。说句实话,小时候听这个故事我多少有点怀疑,因为母亲工作的那个工厂真的不大,我无法完全相信它的产品能行销到全国任何一个地方,遍地开花。

  最近一段时间,我一直在祖国的大西南“行走”。“行走”这个词对于形容我现在的生活状态来讲,是相当形象具体的。我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之后,很少有机会到当地的名胜游玩,最多的时间就是在车流如潮的街道上寻找广告商,我经营一种新型广告材料,推销产品成为行走的最高目的。当自己认为一个城市走得差不多的时候,我就又抬脚奔向车站,在滚滚车轮的带领下走向另一个陌生。而在我行走之间,让我孤独中感到一丝温馨的就是“高阳”一直在我身边



——只要你认真观察你就会发现,几乎每一个小商店里悬挂的一打打毛巾、枕巾都打着高阳某个企业的商标,客车上司机们用来擦汗、擦玻璃的贴身之物定是出自遥远的故乡,宾馆里床榻上铺盖着“天羽”、“亚奥”、“双羊”品牌的毛毯,偶尔进一下卫生间兴许还有惊人发现——那些塑料管件上面清晰的标着“高阳县龙化工业区……”

  高阳土地上并没有出产什么稀奇品种,但勤劳聪慧的高阳人用双手创造了一个个令世人瞩目的奇迹。据说,高阳每年的 “三巾系列”产品占全国总产量的一半以上,而毛毯的产量占世界产量的30%,庞口农机市场的配件占同类市场销量的榜首,这都是非常惊人的数字,它代表着全世界可能有十几亿甚至二十几亿的人在使用高阳货——


  四

  多次到杭州游玩,都说“西湖美景盖世无双”,而最吸引我的却是这里的一尊雕塑。燕南寄庐原是“英名盖代三岔口,杰作惊天十字坡”的盖叫天故居,这座雕塑就屹立在那里:盖先生金鸡独立、右手执剑,一副大侠风范。懂戏曲的人可以不知道高阳,但不会不知道高阳人盖叫天。这位武生泰斗名震大江南北,留下了千古佳话,后在杭州终老,于是给西湖的众多美景又增添了一份铮铮侠骨,让充盈了柔美之气的杭州有了独特的阳刚。高阳人历来多才多艺,文化渊源很深,诞生过很多著名艺人,齐如山、张慧云、马三峰、韩世昌、侯玉山等前辈皆是梨园名家,高阳能够孕育如此之多的戏曲精英,足以令业内人士惊叹、让家乡人自得了。


  提到雕塑,在北京西山还有一尊让所有中国人都提气的佟麟阁将军塑像。佟麟阁将军是抗日战争初期阵亡最早的国军高级将领,高阳人,戎马一生,将热血和忠魂都倾洒在他深爱的祖国大地上,因此永垂史册,受万代敬仰。高阳自古便不缺乏仁人志士,从小时候起我们耳边就充盈着抗清英雄孙榜眼的故事,清末重臣李鸿藻官至太子少保、军机大臣、礼部尚书,是光绪时代著名的主战派忠臣,他的儿子李石曾是早期共产党人留法勤工俭学的倡导者和领导者,而闻名遐迩的高蠡暴动更是高阳人民不屈不挠、团结一心、抗击反动统治的有力铁证。自古燕赵大地就有慷慨悲歌的传奇,高阳人可以说是完美的续写了这份英雄的辉煌。


  高阳真可以称得上是一个英雄与才子并存的地方,曾经辉煌的高阳戏曲虽然淡出舞台,但在当今的艺术殿堂里却少不了家乡人的影子。最早和著名相声演员牛群搭档的赵福玉就是高阳县蒲口乡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在央视春节晚会上连获大奖,出版有《赵福玉相声文集》。部队著名作家冉淮舟是我的授业恩师之一,著作颇丰,祖籍旧城镇的他对家乡怀有一片赤子之心,几年前组织作家曾凡华、刘屏等来到高阳,撰写了一套大型系列报告文学用以展现纺织之乡的历史风貌。好友冉白正是位青年诗人,当年只有初中文化的他十七岁就出版了诗集《家乡的玉米林》,笔法清新隽永,独具一格,现在在北京、保定开设了数家文化发展公司,业务范围涉及影视制作、书刊出版、展览展示、文化交流等,俨然是由诗人成功转型的文化商人了。高阳还有“荷花淀派”著名作家韩映山、著名诗人白航、儿童文学作家张泉渌、小说作家史克己、故事作家侯智勇等值得称道的文学才子。而在美术方面也颇有建树,高阳籍著名画家曹环义是中国墨虎创始人,李苦禅大师的弟子,中国文联一级画师,画作被人民大会堂、中南海及钓鱼台国宾馆等收藏;县文化馆王志宏等老师的早年画作也获过全国一等奖,现在张铜彦先生的隶书风行北京、邢亚洲李丽娟伉俪书画双绝、辛万增秀竹俊朗怪石嶙峋、董继新笔下国画人物生动传神……他们的作品带着浓浓的文化气息,令这片土地多了一份风雅,变得更加五彩缤纷。


  五

  从县城出发,沿着高任公路一直向东,约行十四五公路会看到一条往南插行的道路,路边的指示牌上赫然标着:“庞口汽车农机配件城”。这个远离城市和主干公路的地方,就是高阳人锤炼出的又一个不朽传奇。二十年前这里只是几座破旧的村庄,即使你走遍整个西庞口也不会找到一间像样的房子,不是青砖腐瓦就是土坯泥墙。而现在你走进这里,看到的不仅是高楼林立、宽堂华屋,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数不胜数的客商,甚至时不时有金发碧眼的老外也穿梭在熙熙攘攘的街市上。现在的庞口是中国农机配件之都、是中华之最,每年市场的交易额高达一百多亿。高阳的确没有丰富的物产,但高阳人拥有诚信和智慧,正是他们从经营最小的螺丝开始,用真诚的笑容、公道的价位把远在千里万里之外的客户吸引到这个平原腹地的小村庄里来的。

  我们试想一下当年的场景吧,在那些没有公路、没有旅馆、没有饭店、甚至没有商店的日子里,满身尘土的外乡人踩着泥泞的乡村小路来到这里,被憨厚的庞口人领着走进自己没有电视、没有沙发、没有席梦思、甚至没有高度数电灯的土坯房里,坐在燃着柴火的锅台边的低矮方桌旁,吃着女主人端上来的棒子面粥、手里攥着一块杂烩面饼或烧山药的时候,脸上为什么还洋溢着灿烂舒心的笑容呢?因为他到家了,他到家了——庞口人从内心深处把他们当亲人,用庄户人最诚恳的待客方式迎接他们,他们也就摒弃了世俗的商人气真心诚意的把这里当成了“家”。有了这种亲如一家的买卖关系,何愁生意不成啊!庞口市场因此而建立,并因此而强大!


  还记得纺织商贸城开业时演出的盛况,那么多大腕明星来到了这座小小的县城,足足让高阳人过了一把现场瘾。查了查资料,高阳的纺织业始于明末,绝对属于历史悠久之列,光是研究高阳纺织发展的论文就不胜枚举,《河北省高阳县手工织布业调查材料》、《高阳织布业简史》、《一九三四至一九四九年的高阳布业》、《高阳织布业的历史和现状》、《高阳纺织业的变迁轨迹》、《高阳纺织业的调查研究》等等,尤其令人瞠目的就是这些资料中还有一份由日本人大岛正、桦山幸雄撰写的《事变前后的高阳织布业》(指七七事变),这些经济学家和历史学家从异地跋涉而来,紧紧抓住“高阳纺织”这个课题进行了一次次深入的研究和详细的阐述,乐此不疲,说明高阳这种特色产业具备独特的现实和历史的双重价值。现在,位于高阳县城东侧的纺织商贸城到今天也走过了整整十年的历程,它的建立使我们的纺织品生产从改革开放后的个体零散经营进入到了集团化、产业化发展时期,迎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高阳人知道了品牌的重要,在心目中确定了精品的概念。放眼商贸城,一股现代化气息就会扑面而来,应该说又一个春天已经降临到了古老的纺织之乡。

  一个小小的弹丸之地,竟然有国内两个最大的专业市场,独领风骚,这难道还不是奇迹,还不足以让高阳人自豪吗?


   六

  我虽然远离故乡,但想起高阳的一草一木来,还觉得它们就在眼前,身随离家,心在故土。我原来在家乡的时候几乎走访过高阳所有的村落,也到过高阳很多规模化以上的企业,三利、宏润、亚奥、双羊、振华、天羽、蓝波、麦迪生、永亮、瑞春、家园……我几乎能如数家珍了,回忆中那些企业掌门人的面容也浮现在我眼前,谈吐笑貌历历在目。

  王克杰,一位传奇人物,高阳纺织业新时期的代表,他的创业经历可以写成一本厚书,。从一个毫无背景的小职员蜕变成国内知名企业家,这个过程绝对需要勇猛拼搏的精神、豁达广阔的心胸、敏锐聪颖的智慧和不断学习的本能。三利集团的触角逐渐延伸,已由最初简单的毛线加工成长为以毛纺生产为主,涉及金融证券、投资咨询、房产开发、毛衫服装等诸个领域的大型民营集团公司,员工近万人,三利品牌蜚声国内外。曾经有幸听过他一次讲话,说的是他对于“感恩”的理解。谈起生活和企业的巨大变化,他自己深刻认识到成功的背后是无数人的付出,所以三利集团就有了一个著名的座右铭:三利人永远有比利益更高的追求——


  关于感恩,和王克杰有同样理解的高阳企业家比比皆是,感恩的实际行动就是回报、回馈、回应——回报社会、回馈乡亲、回应风气,让感恩之心成为每个人遵循的道德规范。08年5月12日,当汶川地震的消息像一个惊雷瞬间响彻华夏大地的时候,亚奥毛毯董事长李庚田、天羽纺织负责人房广安、双羊毛纺总经理郭艳庆等等纷纷在第一时间在本企业内部召开会议,商议如何尽快帮助受灾同胞。仅仅一天时间,各个企业赶制的救灾物品就装满了三辆大卡车,连夜送往灾区。更值得感动的是,亚奥毛毯年近花甲的李庚田先生不顾自己多病的身体,亲自押车奔赴四川。此时高阳各界也闻风而动,捐款捐物成为街头、工厂以及机关里最灿烂的风景线。伤在同胞,痛在我心,高阳人无私的奉献出了自己的一片真心。

  我亲眼目睹了这场抗震救灾中高阳人所展示的风采,当时我问到李庚田先生做出善举的动机时,这位文化不高的企业家操着高阳西乡口音说道:“咱们吃的喝的谁给的呀,老百姓!原来咱们这里有困难的时候,国家和人们帮助过咱们,现在四川有灾了,咱们不出力还是人嘛——”这就是淳朴的企业家,这就是怀有感恩之心的高阳人。

  生活富足了,也就是住得好、吃得好、穿得好;如果心胸也富足了,每一天都会变得充满阳光,天与地会变得更宽更阔,会觉得每一个人都是你的亲人,我们都在相互感恩、相互关怀中生活得幸福快乐,这应该就是我们共同盼望的人间天堂吧——


  七

  现在如果走在高阳的大街上,侧耳倾听你会发现在憨直的高阳方言里掺杂着很多异地口音。

  老七来自黑龙江那个著名的城市——哈尔滨,他来高阳已近十年,如今在县城开着一家规模不小的烧烤店,每天一大早就开始忙碌,买肉、洗肉、切条、穿串、招呼客人,这样重复的工作要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一两点钟。他的本名并不叫老七,甚至早年的小名、诨名也跟“七”这个概念无关,前几年他在结拜了一班高阳兄弟,排行第七,所以才有了这个容易记住的名字。他一家新买的房子是一栋二层独院小楼,就在他门店的旁侧,让他在一天的忙碌之后有了属于自己的安逸。

  小张从内蒙的赤峰来,他的美发店现在已属于老字号了,几经辗转,美发店从最初的小破屋变成了上下两层的楼房。小张在这里娶妻生子,原来的口音中已然夹杂了很多高阳元素,说出话来稍有点奇怪,不过客人们听的时间长了,反而觉得有一种别味的亲切。

  更多的来自异乡的人工作在高阳众多的企业中,他们的身影穿梭在车间里,经年累月,和高阳本地人一起共同铸造了今天纺织之乡的辉煌。


  现在,高阳的外来务工、从商人员已有十几万人,他们依托高阳生存、发展,高阳仰仗他们成长、壮大,已经成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他们的户口可能暂时不在这里,但他们其中的很多人就是在这里生儿育女、买房置业,实现了人生中一个个美好的愿景。

  余秋雨先生在他的著作中使用过这样一段话:“其实,所有的故乡原来不都是异乡吗?所谓故乡不过是我们祖先漂泊旅程中落脚的最后一站”,我相信这些原来的外地人已经把高阳当成了自己深爱的家,成为了新一批名副其实的高阳人,有一天他们的子孙也会把这里称为“自己的故乡”。


  八

  故乡很远,又似乎很近,这是空间和心境的交错,是一个游子对于故乡热切的企盼。

  曾经破屋陋巷的高阳,如今高楼林立、街道宽阔、车流纵横,经济和生活犹胜往昔。

  高阳真的是很小但又的确很大,小的是她的人口和地域,而她的“大”的内涵不仅仅是指这里走出去的产品能行销世界所展示出的实力,也不仅仅是指高阳人的足迹已踏遍山山水水、越过大海远洋所袒露出的魄力,我认为更能体现“大”这个含义的是高阳人所具备的创造、聪慧、勇敢、顽强、包容、善良和把握命运的雄心。


  回望故乡,有时我觉得高阳像一名婀娜多姿的少女,长袖翩跹,腰肢妩媚,脸庞秀美,口中唱出抑扬顿挫的歌声,绕梁三日,回音不绝,闻者身心顿失疲惫、神清气爽;有时我又感觉高阳是一位顶天立地的汉子,剑眉虎目,膀大腰圆,身材魁梧,他的铁拳如锤、双腿似柱,震天一吼,苍穹之下万物熄声只余寂寥;高阳还仿佛是一名聪慧手巧的妇女,面容恬静,低眉抿嘴,不苟言笑,但她将手中的丝线擎起可织天上霞锦、海中银鱼,泽被万户,温暖大地,让人们的梦境也有了舒心的惬意;高阳其实应该是一位饱经沧桑的长者吧,精神矍铄,双目深邃,脸庞坚毅,他的博学广闻令世人瞩目,解说人生,娓娓之语虽是慢慢道来但内含无穷智慧,听者仿若醍醐临顶……

   笔触疾走之际,我的大高阳再一次浮现在眼前,街道如诗,人流如歌,平凡的熙熙攘攘中似乎暗含着一股汹涌的力量,让这片平原的土地渐渐有了山岳的气势、高原的雄浑、大海的澎湃——



注:本文作者宫宝红先生,希望你看到新鲜转载您的文字之后,请尽快和新鲜小编取得联系。稿酬没有,小酒还是有一顿的。

再注: 本人看不到就算了,其他人不许转达通知。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