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许愿流星雨》连载19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2-05 13:52:4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许愿流星雨Vow

 

 


42虚惊一场

鲁异禀望见林曼丽消瘦的钻石形脸庞,有点心疼。他恨不得将蒋蝶千刀万剐。所幸林曼丽脸部没有受伤,只是腿部受伤严重。对于鲁异禀来说,心爱的女神没有生命危险,他疏了口气。但看到女神艰难地喘着气,他心如刀绞。上天还算开恩,并没有夺走林曼丽的美貌,这也算得上是一场虚惊了。

饼干,你没事吧?看你一直发呆。苏愫舒关心地问。

哦,我没事。鲁异禀反应迟钝地说。

林曼丽感觉有人来看望她了,艰难地用手托住床,起身往这边看,只见鲁异禀正直勾勾地看着她。

你怎么来了?林曼丽问道。

…………”鲁异禀突然说不出话来。

这时坐在林曼丽床边的罗欧说道:你不用搭理他,他可不是什么善茬!

苏愫舒快速走了过去,一边整理散乱的床单,一边对林曼丽说:姐,他是我的高中同学哦。

哦?林曼丽一脸诧异地笑了笑。

这时鲁异禀慢慢地走了过来,他看到林曼丽这样无助而虚弱地躺在床上,他感到一种深深的痛楚,他觉得自己特别混蛋,以前怎么能暗恋蒋蝶这种十恶不赦的女魔头,他发誓要灭了蒋蝶,他与蒋蝶永远势不两立。

罗欧依然在与林曼丽聊天,而且越聊越嗨。鲁异禀似乎插不上什么话,只能站在那儿发呆。罗欧时而摸摸自己的长发,时而动动自己的眼镜,与林曼丽酣畅淋漓地谝侃。林曼丽说起罗欧的爷爷,罗欧谝得越尽兴了,他说他爷爷简直就是个无药可救的老顽童,林曼丽面带微笑并且投来赞许的目光。

苏愫舒一个劲地忙碌,帮表姐倒水、喂药,还整理礼品。由于林曼丽的人缘比较好,所以来看望她的人特别多,就刚刚一炷香的工夫,礼物便堆满了一地。

鲁异禀后悔自己两手空空地来了,他说了句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林曼丽一脸疑惑地看了看他。

鲁异禀用手抓了抓了短发,尴尬地说:来看你我也没有准备什么。

嗯?林曼丽似乎没听清他说什么。

苏愫舒拿出湿巾,擦了擦林曼丽俏丽的脸蛋,林曼丽大笑着说:哎呦,我去,舒妹呀舒妹,你别擦啦!

鲁异禀看看四周,总觉得缺少点什么,他忽然想起来了,问道:你爸妈呢?

苏愫舒叹了口气,摆了摆手,暗示鲁异禀别问了。但林曼丽并不忌讳,她低沉地说:我妈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就去世了。我爸后来去了北上广,已经很多年没回家了。现在都是我哥照顾我呢!……”

这引起了罗欧的共鸣,我爸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出去打工了,这么多年很少回来。我是我爷爷拉扯大的。我爷爷和别的老人不同,别的老人重男轻女,而我爷爷从来不这样。在我小的时候,我爷爷给我戴上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假发,还用邻居家过期的化妆品给我化妆,把我化得男不男、女不女的,别提多傻冒了!

林曼丽不禁大笑起来,啊哈哈哈,把男的当女的养,你爷爷太有才了!

罗欧淡定地说:我爷爷能了吧?

苏愫舒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43尴尬

林曼丽这时说起小傅稣的事情,原先轻松的氛围忽然凝重起来。

林曼丽告诉大家,她会全力以赴投身于拯救小傅稣的爱心行动。

姐姐,这事你就别操心了!我一定帮你负责到底。苏愫舒握住林曼丽的手。

林曼丽用手指为苏愫舒比了个心,舒妹,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本来接你过来是带你出去散散心的,谁知出了这样的事情,真是连累你了,姐对不住你啊。

姐,你是哪里的话?我帮助傅稣也是我自己的想法,我是真心想帮助她。

鲁异禀一头雾水地看看林曼丽,怎么回事?傅博是谁?

林曼丽刚要开口,苏愫舒突然抢先回答:一个贫困女生,她得了肝硬化。现在在家,苦苦等着肝源。

啊!鲁异禀叫了一声。

这时维C闯了进来,维C冲着病床大叫:不好了!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鲁异禀还没反应过来,只见一个妖刁的女的闯了进来。他赶紧背过身去,他的心扑通扑通地猛烈跳动。

C神勇地挡在前面,却被蒋蝶一把推开。她右手抓着红红的钞票,径直走向林曼丽的病床,罗欧与苏愫舒还没来得及阻止,便看见几十张钞票撒落在雪白的床单上,有的还飞落在地上。

林曼丽随即破口大骂:老娘不稀罕你的钱,撞了老娘还得了理了?臭婊子,小心老娘上法院告你的!

蒋蝶藐视地看了林曼丽一脸,告的!有种你告的!

苏愫舒气急败坏地说:咱们以前好歹还是校友了吧,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你这样真的是自作孽不可活!

蒋蝶冷笑一声:钱,已经给你们了。再说一次,让我道歉,做梦也梦不见。

鲁异禀忍无可忍地转过头去,怒不可遏地瞪着蒋蝶,怒发冲冠地说:……你不要欺人太甚!

我靠!你也在这里。真有意思。蒋蝶蔑视了他一眼。

鲁异禀挥着拳头冲了过去,这时护士走了进来,紧随其后的是林曼丽的哥哥林予祥。

蒋蝶冲鲁异禀大声地叫道:有种打我啊,怂货。像你这种怂货,怎么会追到女人。可笑了!还兴乎兴乎地追求我了,献尽殷勤,还不是碰了一鼻子灰。哈哈哈,真是个大怂货!

鲁异禀看到蒋蝶在众人面前这么埋汰自己,有些下不来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蒋蝶依然不依不饶、喋喋不休,她狂笑着说:这个人叫饼干,一捏就碎的玩意!

饼干早已忍无可忍,他挥拳砸向蒋蝶的脑袋。护士及时拦住了他,您好,请别在病房动手……”

林予祥看着一屋子的红色钞票,气得说不出话来。

苏愫舒依偎在林曼丽身边,她俩紧紧地贴在一块。

这时,主任医师走了进来,罗欧赶忙把几十张百元大钞捡了起来。

蒋蝶却不停地拨打电话,而电话一直打不通。

C正低声地安抚饼干,兄弟,想开点,犯不着与这种人动气。

主任医师将体温计递给苏愫舒,冷冷地说了句:让她夹上,等等告我度数。然后他便飞了出去。

44善举

蒋蝶的手机忽然振动,她溜出去接听。维C第一个发现蒋蝶不见了踪影,他低声对饼干说:那娘们溜了!   

饼干仿佛预感到了厄运就要来临,而他还是不敢确信。

C的右眼皮不停地跳动,他说:兄弟,我感觉咱俩将要有灾祸发生,左眼跳财,右眼跳灾,我现在右眼不停地跳……” 

蒋蝶此时正鬼鬼祟祟躲在犄角旮旯,她一边说一边向四周张望,廖老大,你不是悬赏五万寻找饼干的下落了么,我找到了,他现在在流星雨医院302……”

饼干拉着维C跑出病房,却没发现蒋蝶的踪迹。他俩向走廊尽头走去……

这时傅稣的爸爸傅博走进病房,他把一袋水果放在林曼丽旁边,他非常自责地说:曼丽,因为我,害你出了这样的事,我真的非常抱歉。你吃点水果吧,这都是我们家自己种的。

林曼丽急切地问:叔叔,傅稣现在怎么样了?

我老婆打发她睡着了。一共需要三十来万,现在我只借到几万块钱。眼看着闺女的病越来越严重,我却无能为力。我真想用我的性命换我闺女的性命。

叔叔,你有傅稣生病时的照片吗?我想在流星雨公司的微信平台上登一下。

有啊,都在我手机上,要不咱们加上微信给你传过去。傅稣两眼放光地说。

这时苏愫舒洗了毛巾,敷在林曼丽的额头上。傅博一个劲地夸赞苏愫舒非常认真,把苏愫舒夸得脸都红了。

在林曼丽的授意下,罗欧把几十张钞票放在傅博手里。傅博连连称谢,说道:下辈子就是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你的大恩大德!

罗欧大笑着说:不敢当,不敢当。

林予祥微微笑了笑,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林曼丽点了点头,等我老板来了,我详细跟他说。他真的是太忙了!

傅博感激不已地说:你们真是大好人啊!

林予祥一本正经地说:我妹妹对你宝贝的事情非常上心,她一直跟我们说起小傅稣的事情,相信她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罗欧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很快我就要拍大电影了,我发誓,我会把全部的片酬全部给你。

苏愫舒点了点头,我也是!

罗欧非常开心,因为他发现他的女神苏愫舒与自己这么默契。

林曼丽用脉脉的眼神看了看罗欧,心想:这个小男生还是蛮有担当的嘛!

罗欧甩了甩长发,笑着说:傅博叔,我想认你女儿作干妹妹……”

傅博叔终于露出一丝微笑,太好了!太好了!不甚荣幸!

林曼丽笑着说: 等等你把这里的吃的喝的都拿走吧!拿回去让小傅稣吃。

这怎么好意思呢?傅博满怀感激地说。

没事的,没事的,就当我是傅稣的亲姐姐吧。


未完待续



         野草俱乐部


长按左边二维码

感谢您的关注


我要推荐
转发到